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十四章算计

娇惹 叶糖笙 4089 2024-03-28 14:25

  张管家进到301的时候,姜芸已经醒了,姜诺正陪她下五子棋。

  见到来人,两人不约而同:“舅舅!”

  他手上拿着两人的校服,问姜芸:“身体好些了吧?”

  “好多了,舅舅。”

  “今晚早点儿休息,明天上午八点,我们准时出发,去学校报道。”

  “好。”一想到马上就能上学,兄妹俩开心得不得了。

  在乡下的时候,姜诺念到了初一,姜芸刚刚念完小学。

  “这边课程的进度和乡下的不太一样。小诺,你念完初一,按理说应该马上升入初二,但我怕你一时半会儿适应不了,加上你们来到陌生的校园,需要一定的时间熟悉,而且我还放心不下你妹妹,所以,在我和少爷商量之下,决定让你们一起从初一开始念。”

  “舅舅,正好我也放心不下妹妹,我和她待在一个班级,是最好的安排。”

  姜诺的话音刚落,三位佣人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走了进来,张管家示意他们放在地上就行。

  “这是你们明天上学用的,收拾收拾吧。”

  说完,张管家和佣人们一起离开。

  姜芸和姜诺目目相对,随即兴奋地搂抱在一起,接着想到房门没关,两人又迅速松开彼此。

  今晚的酒会,是在莫顿庄园举办的。

  当张晋随着老板颜珩出场的时候,众人窃窃私语。

  他们一同出席的画面,似乎是在证实那些谣言的确切性。

  各种污秽下流的编排,全都入了张晋的耳朵,他重重地叹了口气,幸亏这群嚼舌根的家伙,不敢直接在少爷的眼前泼脏水。

  他坐在宴会大厅,已经喝到第三杯香槟了,偌大的场子,被他来来回回绕了六遍,愣是没见到今晚想要寻找的主人公卡琳娜女士。

  此时的颜珩,正被沉氏集团的千金大小姐沉娜娜堵着出路。

  “说吧。”沉娜娜扬了扬秀眉,颇为赏识地看着他:“你想告诉我什么?”

  颜珩不解地看着她胡言乱语,片刻后,他开口:“你挡着我去路了。”

  幽深狭窄的花园小路,只容一人通过。她不知天高地厚地挡在他前面,已经让他很躁郁了。

  “什么?”沉娜娜以为自己听错了,一脸的不可置信:“颜珩,这就是你告白的态度?”

  颜珩盯着她,深深拧了拧眉,那眼神就像在看一个神经病,不打算继续和她耗下去,他转身,准备离开。

  背后传来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下一秒,沉娜娜紧紧地拉住了他的胳膊,“颜珩,你不想告白的话,那你跟着我走进来干嘛?”

  颜珩的脸彻底黑了下去,他扭头,语气冰冷地警告着:“沉小姐,麻烦你自重一些。我是来这里醒酒的,不是来这里和你私会的,你似乎搞错了真相。”

  说完,他用另一只手掰开了她抓着自己胳膊的手,刚往前迈出一步,沉娜娜忽然用力抱住了他的腰,整个人贴了上来。

  她紧紧地蹭着他的后背,“我知道你口是心非惯了,也知道以你的身份地位,是拉不下脸来和我告白的,但这些都没关系,我愿意给你一次机会。颜珩,我们交往吧。”

  “你疯了不成?”气急了的颜珩从鼻子里哼了一声,闻到她身上浓重的香水味,他就觉得恶心,“我给你三秒钟的时间,松开我。”

  “我不要!”沉娜娜搂得更紧。

  颜珩不再怜香惜玉,怒火中烧的他,使劲挣脱开她,他的力气很大,沉娜娜踉跄不稳地后退了两步,随即狼狈地跌倒在地。

  “颜珩!”沉娜娜带着哭腔,“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他回头,目光凶狠地盯着她,“我不认为我的方式欠妥,你恐怕是误会了,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更不会和你交往。”

  “可是我喜欢了你六年了!”骄傲的大小姐终于卸下了面具,伤心欲绝地痛哭:“为什么,你从没正眼看过我?颜珩!你怎么能这么对我!”

  “你大概是喝醉了。”颜珩生硬地吐出这么一句话,不再理会在地上撒疯的沉娜娜,掉头离开。

  这次他走得很迅速,生怕她再像之前那样扑上来。

  可是,走出一段路的颜珩,还是听到了她恶狠狠地控诉:“颜珩!你是不是真的喜欢男人?!要是这样的话,我恶心你一辈子!”

  他的脚步一顿,随即毫不在意地离开。

  望着彻底消失在眼前的男人,沉娜娜擦着眼泪从地上爬起来,手指紧紧地攥成拳头,眼神中写满了算计。

  “姑姑,我想得到颜珩。”沉娜娜拨通了一个电话,对着那头的人说道。

  那头的人沉默了几秒,“好,交给我来处理。”

  颜珩皱着眉拍了拍身上的西装,在小路深处冷静了很长时间,脸上的阴霾才渐渐散去,估摸着沉娜娜应该离开出口那边了,他原路返回,畅通无阻地离开了花园。

  走进男洗手间,颜珩刚打开水龙头,就听见某个隔间里传出了女人的呻吟声和男人压抑不住的低吼。

  耳边传来清晰激烈的啪啪声,颜珩脸不红心不跳地站在洗手池前,慢条斯理地洗着手,清理身上的西装。

  片刻后,隔间门被打开,颜珩低着头洗自己的手,事不关己。

  脚步声由近及远,高跟鞋的主人,不紧不慢地离开了男洗手间。

  颜珩拧上水龙头,站在镜子前擦手,这时,镜子里映出了一张男人的脸,是从刚才的隔间里出来的,男人还在整理腰带,脸上挂着餍足的笑。

  那男人一抬头,正好与镜子里颜珩的目光对上,脸上的笑容立刻消失不见,迅速变成了尴尬,“好巧啊,颜总。”

  颜珩缓缓转身,面色沉静:“沉总,巧。”

  沉飞之尬笑了两声,见颜珩是要离开,伸出手恭维道:“您先请。”

  “沉总与我父亲的年纪一般长,您是长辈,您先请才对。”颜珩擦完十根手指,将一次性擦手巾扔进旁边的垃圾桶。

  沉飞之连连点头,“也好,也好。”

  擦了擦额头上冒出的冷汗,他走到颜珩身边的时候,还是提点了一句:“刚才的事情......”

  “沉总放心,我这人嘴巴严得很,自然知道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颜珩暗里嘲讽:“您在大家心中,可是出了名的专情顾家好男人,今晚我看到的,可以是其他任何人,但绝对没有见过您。”

  “颜总能这样说,我就放心了。”沉飞之面带微笑,重新挺直了腰板。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男洗手间。

  在走廊的尽头,颜珩见到了今晚想找的人。

  卡琳娜慵懒地倚靠着墙面,手指夹着女士香烟,看见来人,淡淡笑着,似乎是在专程等着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