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十六章熬

娇惹 叶糖笙 5475 2024-03-30 22:31

  颜珩十岁那年,张管家在集团会议室,孤身一人面对诸位董事。

  “各位董事,颜董和洛董刚刚入土为安。”你们这么急着想要夺权,不太合适吧?

  “白纸黑字摆在这里。当年,颜董和洛董拟这份协议的时候,可都是在诸位的见证下。我记得,那时的诸位,可没有出声反对的吧。”

  “少爷作为颜董和洛董唯一的儿子,是这个集团唯一的继承人。”张管家又强调了一遍。

  “我知道,少爷今年十岁。在大家的眼中,以少爷的年纪、阅历和经验,你们认为他不能承担起守护整个集团的重任来,你们认为他无法胜任集团CEO的位子。”但这并不能成为你们篡位的理由。

  “少爷目前人在墓园,无法赶来。于是他嘱托我,将一些话带给诸位。少爷说,请诸位给他一次证明自己的机会。他会按照协议的内容,堂堂正正地坐上这个位子。距离今年结束,还剩下六个月,少爷会用六个月的时间,帮公司赢得十个亿的利润。若是今年结束的时候,少爷没有完成自己的目标,等到那时,不需要诸位的弹劾,他会主动将这个位子让出,留给更能胜任的人选。”

  张管家的话音一落,底下哗然。

  “少爷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他就不怕砸了自己的脚吗?要知道,集团去年一整年的利润创了历史新高,也不过才区区六个亿。”

  “颜珩一个涉世未深的毛头小子,居然想用短短半年的时间挣上十个亿,他疯了不成?”

  “这种天真愚昧的想法,未免太可笑!”

  “要是传出去,外人还以为,颜家的少爷因为父母的死,得了失心疯精神病呢。”

  丧心病狂的嗤笑声和怀疑声,充斥整个会议室。

  张管家不动声色地忍耐着。

  这正是颜珩需要的氛围,正是张管家想要看到的。

  “少爷给自己定下的规矩就是这样,不知道诸位敢不敢应承?”张管家丝毫没有怯懦。

  “这有什么不敢的!”

  “颜珩就是在痴人说梦,对于他这种天方夜谭的空想,我们自然是愿意将戏看到最后,等着看他的笑话。”

  洛明叔补充道:“我们还要再加一个条件,若是颜珩半年后达不到自己定下的目标,他不光要主动辞去职位,还要永远都不得再踏进集团半步,集团的一切事务都将与他毫无瓜葛,他没有权利再插手颜安的任何事情。”

  此话一出,其他人瞠目结舌。

  没想到最后,在这方面,最想致颜珩于死地的人,不是外人,而是颜珩的亲舅舅洛明叔。

  “好!”张管家欣然允诺,“不过我们这边也有一个条件,若是少爷真的完成了自己的目标,那么在座的诸位,日后都要谨记颜董和洛董生前的嘱托,一心一意地辅佐少爷,全心全力地效忠集团。”

  众人拍案同意。

  张管家拿出颜珩早就准备好的协议书,“这份协议,少爷已经签过字了,为避免日后产生不必要的纷争,请诸位董事在上面签字。”

  大家仔细地阅读合同,发现上面写的和他们所说别无二致。

  “没想到我这个外甥,年纪虽小,倒挺有自知之明的。”洛明叔对协议十分满意,第一个签上了自己的名字。

  白纸黑字的合同签署完毕,会议散了。

  洛明叔手搂着张管家的肩膀,“这个位置,就让我的好外甥再坐上半年。半年后......”

  “半年后,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张管家笑着打断了他的话。

  洛明叔皮笑肉不笑:“要是我今天坐上这个位置的话,别人会说我名不正言不顺,外人会传我这是在趁机欺负成了孤儿的外甥,集团的人也不会有多少心甘情愿地服我。没想到颜珩这一闹,半年后,等我坐上这个位置,自然什么阻碍和流言都消失了。你回去转告我的好外甥,就说他的舅舅,非常感谢他为我铺好的黄金坦途。”

  张管家盯着他离去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彻底消失。

  为了阻碍颜珩的目标,以洛明叔为首的董事会成员,纷纷向与颜安合作的各大企业集团抛出了新的橄榄枝。

  “洛董,这件事情不用您说,我也有分寸,颜珩那小子才十岁,颜安集团交到他手里,不是彻底玩完儿了吗...您放心,我肯定是站在您这一边的,等您坐上这个位子以后,可千万别忘了我们五五分的约定......”

  洛明叔等人跑遍了上游的各大企业,提前承诺足了给他们的好处,他们自然是应下了这个丰厚的人情,除了卡琳公司。

  “亏你还是颜珩的亲舅舅,怎么,你妹妹尸骨未寒,这就想着争夺你妹夫的家产了?我可记得颜安集团最初,是个不起眼的小公司,是你妹妹和你妹夫两人,拼命奋斗到今天,颜安才有了现在的规模。要不是你的妹妹和妹夫,你一个游手好闲的草包,能进入颜安的董事会?你能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卡琳娜最看不惯这种为老不尊的人欺负孤儿寡母的戏码,“你还要不要脸?马上给老娘滚出去!”

  “我来找你,那是看得起你!就你这个小破公司,要不是靠着你的哥哥帮衬,你能在上游?算个中小企业都撑死了!反正我也不差你这一家!”

  洛明叔在卡琳娜这边蹭了一鼻子灰,溜溜地走了。

  “少爷,现在一线的企业集团,除了卡琳公司,没有愿意站在我们这边的。”

  颜珩的脸上,已经看不见父母去世的悲痛,他扶了扶眼镜,低头看着文件,对张管家说:“与卡琳公司合作半年,能给我们带来六千万的利润。我自己的那两家公司,等到年底,大约能有两个亿的收入。我算了一下,这半年,我们大约需要接触二百多家中小企业,只要与他们成功达成合作关系,我们就能在年底补上那七亿四千万的利润收入。”

  “幸亏老爷和夫人有先见之明,在您八岁的时候,就开始锻炼您管理公司的能力。我也没想到,两年前,他们只给了您一笔不大不小的资金,让您自己看着办,两年后,您却靠着曾经的那些资金,换来了现在蒸蒸日上的两家公司。少爷,不得不说,您是个天才。”

  颜珩淡淡开口:“我也没想到,这两家公司,会在这种时候,起到关键的作用。”

  颜珩名下有两家公司,除了他的父母和张管家清楚,再无其他外人知晓。

  “舅舅他们,断了我们与大集团合作的可能,必然也能猜到,我们会主动放下身段,去与中小企业合作。他们一定还会暗中操作,千方百计地阻止我们。”

  “所以,您想怎么做?”张管家问道。

  “以我名下的公司出面,去联系中小企业。”颜珩看着张管家,没来由地笑了下:“而您,需要和我在这半年的时间里,上演一场场疯疯癫癫的戏码。”

  接下来的半年时间里,颜珩上过大大小小无数的报纸。

  “被拒之门外的颜安集团少爷,在XX公司门口,烈日暴晒一整天。”

  “颜安新任小CEO颜珩,在暴雨中淋了一天一夜,只为见到XX公司的老总。”

  “颜珩生病住院半月余,集团事务堆积成山,无人决策。”

  “颜珩被拍到在酒吧买醉,年纪轻轻与小姐左拥右抱,被指风气不佳。”

  “惊天内幕!颜珩为成功上位,曾口出狂言,与集团董事签下不可能完成的赌约。”

  “颜安集团总裁颜珩不堪重压,醉酒后开车撞上路边护栏,目前已被看押监管......”

  半年后的颜珩,西装革履出现在会议室的那一刻,在众媒体的聚光灯下,露出了久违的笑容,他重新介绍自己:“大家好,我是颜珩,颜安集团的总裁,未来,请多多指教。”

  对于颜珩这种扮猪吃老虎的滑稽行为,洛明叔在会议之上心脏病发,这则有趣的消息以最快的速度传遍了大街小巷和网络媒体。

  十一岁的颜珩谈合作,碰上了恋童癖的老男人。

  张管家赶到的时候,颜珩已经被人扒光扔在了床上,老男人则被一个年轻人打晕在地。

  那一年,颜珩第一次被人下药,也是他第一次遇到了壬寅。

  “既然这药对身体没有太大的损伤,那就不用治疗。”颜珩拒绝了医生的提议,他说:“只有靠自己的意志力打败它,以后再遇到这种类似的事情,我才能用足够强大的理智来战胜可怕的欲望。”

  张管家照看着颜珩,他整整在浴缸里泡了一天一夜的热水。

  颜珩第二次被人下药,是在他十三岁那年。

  他被亲近的人出卖,那人瞒过了张管家和壬寅,把他卖给了一位年近四十的老女人。

  那个药,比他十一岁尝过的还要凶猛。

  颜珩狠狠地扎了自己大腿根一刀,打昏老女人和她的两个保镖之后,他自己逃出来的。

  狼狈流血的他,在男洗手间撞到了张晋。

  做出了和十一岁时同样的决定,他硬生生地扛过了药效。

  现在,十七岁的颜珩,认为自己同样可以打败这可恶的春药。

  受了伤的张晋几乎拼尽了全力,才将颜珩送到了楼上。

  “不必惊动张管家和医生他们,我自己可以。”颜珩躺进盛满热水的浴缸,语气虚浮:“你去处理伤口吧,不用管我了。”

  张晋走后没多久,姜芸端着一碗醒酒汤,来到了卧室门前。

  想来颜珩这时候八成喝得不省人事,她没敲门,直接试着拧了拧门把手,门顺利地开了。

  借着月色,姜芸摸黑走进了颜珩的卧室。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