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十八章补偿

娇惹 叶糖笙 7074 2024-04-01 21:38

  姜芸解到一半,颜珩忽然睁开了眼睛,大手瞬间钳制住了她的手腕,警觉地问:“你是谁?为什么在我身上?你想要干什么?”

  “我......”她刚启唇说了一个字,颜珩不知哪儿来的力气,一个翻身将她压在了下面,双手用力地掐住了她的脖子,语气狠厉:“你说不说!”

  被这突如其来的一幕吓到,姜芸惊恐地使劲去掰他的手,他用的力气很大,仿佛下一秒就能掐死她。

  她瞪大了双眼,双手用力拍他的手背,努力和他解释:“哥...哥我...姜......”

  “芸”字还没说出来,颜珩猛地松开了她,他闻到了她身上的奶香味。

  是姜芸,不是什么乱七八糟想要爬他床的女人。

  当即卸下了所有的防备,颜珩虚弱不堪地倒在了她的身上,砸得她痛呼了一下。

  颜珩就像一床沉重温暖的被子,她被紧紧地包裹在他的身下,下巴磕在他的肩膀处。

  姜芸大口大口地呼吸,缓了缓之后,抬起双手试图把他从自己胸前挪开,试了两下,她累得够呛。

  微凉的耳廓紧贴他滚烫的脖颈,姜芸的手摸到了他的后脑,尝试着抚摸了两下,“哥哥,你压到我胸了,好痛。”

  颜珩闷哼一声,竟然真的从她身上离开,倒在了一边。

  他侧躺着面对她,姜芸感受着他近在咫尺的呼吸,休息了下之后,又说:“哥哥,把湿衣服脱了,好不好?”

  颜珩的喉咙里传出一声压抑的“嗯”。

  今晚把她折腾得够呛,实在懒得起身,姜芸侧躺着,与他面对面,她的手重新在黑暗中摸索上了他的衬衫扣子。

  全部解开之后,他的胸膛大敞,姜芸帮他把衬衫往两边褪,带点儿凉意的手不经意间滑过了他胸前的肌肤,颜珩在黑暗中瑟缩了下,喉结不自然地上下滚了滚。

  她刚刚的触摸,好舒服。

  他体内燃烧着的那把火,正需要她的体温来浇灭。

  颜珩乖乖地任由她摆弄,衬衫完全脱下,她需要继续去脱他的裤子。

  手指颤抖着抚上了他腰间的皮带,姜芸只和姜诺有这样亲密的接触,眼下面对颜珩,她难免会有些紧张。

  皮带顺利地被解开,她的手稍微往下,抚上了他的裤链,正要硬着头皮往下拉,颜珩忽然攥住了她的手腕,在黑暗中哑声说:“我自己来。”

  姜芸倏尔如获大赦,沉沉地舒了口气,双手努力往后缩了缩,然后闭上了眼睛,努力降低他脱裤子时的存在感。

  然而,眼睛看不到,耳朵还能够清晰地听见。

  她清楚地听见了裤链被拉动的声音,也清楚地听见了颜珩艰难往下褪裤子的声音,更清楚地听见了颜珩似难受似畅快的几声闷哼。

  裤子和内裤悉数被他扔在了地毯上,姜芸帮他盖好被子,准备下床去。

  没想到下一秒,颜珩烦躁地把被子掀开,重重地喘着粗气。

  她耐着性子又帮他盖了一遍。

  “热!”颜珩用力地把被子踢下床。

  姜芸气愤地咬了咬牙,又不能不管他!

  她凑近,伸手覆在他的额头上,依然烫得厉害。

  “哥哥,我去帮你找退烧药。”直到现在,不谙世事的姜芸,仍然认为他是发烧感冒。

  搭在他额头的手还没来得及收回,颜珩灼热的掌心就盖在了她微冷的手背上。

  “这样就很好。”他的手握紧了她的手背,喃喃。

  姜芸知道物理降温,猜测颜珩可能是抗拒吃药,所以她想了办法:“那我弄点儿冰块来?或者打盆凉水,用毛巾帮你擦一擦身上?”

  “麻烦!”颜珩重重地吐出两个字。

  姜芸忍不住在黑暗中翻了个白眼,心说:真是难伺候的大少爷!

  可问出口的话,依然软软糯糯的,她问:“那哥哥想怎么办?你总不能这样躺在床上。”

  她的关心,她的靠近,一再地让他心里的防备一退再退,许是待在黑夜里的人太过脆弱,又许是什么别的原因,颜珩现在,不想让她离开。

  他需要她陪。

  尽管他现在的情况十分糟糕,尽管身上的药效还没完全消退,但他觉得,他能有足够的自制力,不对她做什么。

  再退一万步讲,假设他真的对她怎么样了,他也认了,他不是那种提上裤子不认人的渣男,他会对她负责一辈子,不管她需不需要。

  心内剧烈地挣扎了一番,颜珩缓缓开口:“你过来。”

  不明就里的姜芸,在黑暗中愣怔了几秒,随即老老实实地靠上来。

  颜珩伸手一捞,将她整个人捞到了他的怀里。

  姜芸猝不及防地躺下,脑袋枕上了他的胳膊。

  “哥哥?”她有些意外。

  她身上的湿衣服还没脱掉,后背紧贴着他滚烫光裸的胸肌,颜珩感受到一股扑面而来的凉爽,双手双脚都贴在了她身上,他舒服地将脸蹭在她的脖颈处,轻声回答:“这样就好。”

  姜芸僵硬着身子,不敢反抗,不敢动弹。

  她在心里默念:颜珩只是需要物理降温,她和他现在并没做什么亲密的事情,她并没有对不起姜诺。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颜珩急促的呼吸逐渐平稳,他尽量让自己的下腹远离姜芸,不想让她知道他现在生理上的龌龊反应。

  颜珩的一只胳膊,虚虚地搭在她腰间,他的手攥成拳头,似乎在有意识地尽可能不触碰到她腰腹部的肌肤。

  他似乎是要抱着她睡觉,可姜芸身上黏黏糊糊的,十分难受,她已经快忍耐到极限了,不由自主地在他怀里小心翼翼地动了几下。

  “怎么了?”他温声问道。

  她小幅度地偏了偏头,对身后的颜珩说:“哥哥,穿着湿衣服睡觉,身上黏糊糊的,难受。”

  他只顾着自己舒服,倒是忘了这一点。

  “那你把衣服脱掉吧。”他说。

  姜芸以为自己听错了。

  黑暗的环境中安静到令人窒息。

  “我的意思是说,柜子里有干净的浴袍,你脱掉衣服,换上浴袍,然后再上来。”

  颜珩懊恼地咬了咬唇,刚才差点儿暴露当下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

  姜芸这下放心,“好。”

  不远处的黑暗中,传来姜芸窸窸窣窣穿脱衣服的声音,颜珩的目光紧盯着那抹轮廓,下身可耻地硬了许多。

  她才十四岁啊你这个禽兽!在心里狠狠地腹诽了自己一番,脑海中下流的想法才彻底挥散掉,颜珩强压下了对她身体的渴望。

  姜芸换上浴袍,老老实实地窝在了他的怀里,他的下巴抵着她的额头,两个人面对面抱着。

  已经很累了,姜芸枕着他的胳膊,没一会儿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不知道酣睡了几个小时,药效再一次在颜珩的体内发挥作用。

  脑门上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颜珩粗喘着睁开了眼睛。

  温香软玉抱在怀里,想立马将姜芸就地正法的念头越来越强盛,颜珩死死地压抑着自己,可下半身却不受控制地滑到了她的双腿之间。

  姜芸腿间的肌肤细腻柔软,涨得发疼的阴茎缓缓地在她腿间摩擦,每一下,都让颜珩升起极致愉悦的快感。

  得到了莫大抚慰的他,心中畅快了不少。

  光看上半身,他像个正人君子似地虚虚搂抱着她,可下半身,却在她的双腿间流连忘返。

  此刻的他,知道自己就是个衣冠禽兽。

  本以为自己能克制得住,可没想到,他还是禁不住生理的诱惑。

  姜芸沉浸在睡梦中,完全不知道他在她的腿间射了一次又一次,直到射出来的精液稀薄到几乎透明,颜珩觉得体内的药效才算彻底过去。

  姜芸这一觉睡得很沉,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整个人看到床头柜的闹钟,瞬间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

  正在镜子前系领带的颜珩,听到床上传来的巨大声响,立马回头,眉头微蹙,“怎么了?”

  她着急忙慌地从床上跳了下来,激动到结巴:“十...十一点半了!”

  颜珩挑眉,不明所以地看着她。

  “我今天要去学校报道的!”一口气说完,她赤着脚奔到门边,准备下去回自己的房间。

  手刚握到门把手,衣服的后领就被人揪住,姜芸倒退着撞进了颜珩的怀里。

  他就势伸手揽住了她,“怎么这么毛毛躁躁的,连鞋子都不穿就想往下跑。”

  “来不及了哥哥......”她挣扎着要往外跑,颜珩直接将她转了个身,温柔地将她搂在自己的胸膛前。

  “时间改了,下午再去学校。”他在她耳边低语,手抚摸上了她柔顺的秀发。

  “改了?真的吗?”她不太相信。

  听到她口中的质疑,颜珩笑着解释:“学校是颜家的,什么时候去,我说了算。”

  “颜...颜颜家的学校?”姜芸磕巴着,不可思议地瞪大了双眸,这就是金钱的力量吗?这就是颜家的实力吗?简直也太壕了吧!

  “怎么不说话?”透过不远处的镜子,颜珩看到了她微微张大的嘴巴,觉得她可爱。

  “我我......”一时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才能掩饰自己内心的狂喜。

  鼻尖碰了碰她的发丝,颜珩松开她,伸手捏了捏她的脸颊,“以后让你惊讶的地方,还多着呢。”

  姜芸勾了勾唇,开玩笑地说:“哥哥这是在向我炫耀吗?”

  颜珩看了她一眼,转身回到镜子前,嘴角上扬:“你可以这么理解。”

  经过了昨晚的接触,姜芸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不一样了。

  颜珩似乎比从前好相处了些。

  她在心中暗暗地得意,说明她昨晚没有离开是对的!

  从镜子里看着站在那边独自神思的姜芸,颜珩回头朝她招手,“过来帮我系领带。”

  “我不会。”

  “我教你。”

  颜珩耐心地看着她一遍遍试错,一次次重来。

  终于系好的时候,姜芸长长地吐出口气,胆战心惊地抬眸,怕他已经等得不耐烦,可他的脸上没有任何不悦的表情。

  相反,姜芸从他的脸上看到了一抹满足。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错觉。

  真是见了鬼了!

  颜珩饱含深意的目光,落在镜子中她笔直的双腿上。

  他早就在神不知鬼不觉的时候,帮她擦洗干净了。

  微微俯身,虔诚地搂抱住了她,颜珩在她耳边低语:“我会补偿你。”

  补偿?她微微打量着他,只感觉他在笑,往日他脸上的坚冰似乎融化了。

  难道是因为她?她觉得自己没有那么大的本事。

  补偿她什么?补偿她昨晚衣不解带地照顾?

  姜芸想不明白。

  但她知道,补偿这两个字,总归是对她有利有益的词语。

  “好!”她兴奋地答应着,回抱住了他。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