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二十一章受够了

娇惹 叶糖笙 4446 2024-04-05 11:02

  颜珩第一次带姜芸出来吃饭。

  偌大的包间,只有他们两个人。

  “尝尝这个。”瞧着她不怎么动筷,他主动挑了一些她可能爱吃的。

  眼前碗里的食物堆成了小山,姜芸收敛了情绪,细嚼慢咽地吃着。

  “多吃一些。”眉梢带着笑意,颜珩说:“走的时候,打包一些带给姜诺。”

  从他的口中听到姜诺的名字,姜芸稀奇地抬起眼眸看他。

  “我知道你们最近在闹别扭,冷战的时间太长,即使是亲兄妹,也容易影响感情。”

  “哥哥。”姜芸突兀地喊了他一声,咬了咬筷子,随即开口:“我觉得你最近有些变化。”

  颜珩挑眉。

  没有回答她什么。

  她自顾自地继续:“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我觉得你很难相处,可是现在时间长了,我发现你又很平易近人。”

  颜珩的性格复杂,她对他知之甚少。

  “你可以多花点时间,慢慢地了解我。”

  姜芸开怀地笑:“好!”

  吃完饭,颜珩又带着她逛了一圈商场,在城堡里什么都不缺,姜芸几乎没买什么东西。

  颜珩是抽出时间来陪她的,公司还有不少事情需要处理,将她送回城堡之后,他又回了颜安开会。

  提着满满当当的美食,姜芸站在302门口。

  深深地吸了口气,她礼貌性地敲了敲门。

  姜诺以为是佣人,慢慢吞吞地从床上爬下来,拖着疲惫虚弱的身躯,无精打采地将门打开。

  见到站着的人,他惊讶得说不出话来。

  姜芸努力绽放出笑容,“哥哥。”

  整整三天没听到这两个字了,姜诺的眼睛,瞬间不争气地红了一圈。

  “我还以为......”他缓慢地让开身子,“你不会再理我了......”

  姜芸径直进了房间,姜诺在她的后面把门关上,锁死。

  “你还没吃饭吧?”她将打包的饭菜一一摆在桌上,手上忙碌着:“我和哥哥出去吃饭,顺便给你打包了一份。”

  房间里迅速溢满了饭香,姜芸拿起筷子,转身,“你......”

  姜诺从背后紧紧地抱住了她,他的脸埋在她的颈窝,整个人颓废不堪,声音痛苦地低喃:“我错了,小芸。”

  “是我对不起你,你打我骂我都行,就是别不理我,求求你原谅我......”

  昏暗的空间里,姜芸任由他抱着,长久地没有回应。

  “脏的人是我,犯贱的人也是我,我不该带着那么大的恶意揣测你。我只是太害怕了,怕你会离开我,我没有自信,颜珩他什么都比我强,小芸,我真的怕......”

  越说到后面,姜诺的声音越小,甚至还隐隐带了哭腔。

  感受到颈脖间传来的湿意,姜芸终究是心软了,她的手,轻轻地抚上了搂在她腰间的他的手,不轻不重地唤了他一声:“哥哥......”

  她手覆上来的那一刻,他立刻反手握住了她的手,用力地捏着。

  生怕她说出什么他承受不起的话来,姜诺单手扳过她的脸颊,苍白的唇小心翼翼地印上了她的嘴巴。

  姜芸挣扎了一下,姜诺的心底泛起了密密麻麻的疼,他恋恋不舍地后退了下,表情受伤地看着她。

  姜诺漆黑的瞳孔里闪烁着光,姜芸知道,那是他眼中的泪花。

  她还是妥协了,重重地叹了口气后,稍微挪了挪身子,与他面对面站着。

  两个人的唇靠得很近,他的目光追随着她的眼神,不肯放弃。

  姜芸读懂了他此刻的煎熬与悔恨,不想再彼此折磨下去,她主动吻上了他。

  姜诺先是愣怔,而后急促又激烈地吮吸起了她的唇,不断地叫她的名字:“小芸,小芸......”

  如饥似渴地含住她美好的唇珠,他的索求逐渐疯狂。

  晕晕乎乎的姜芸忽然想到了颜珩,猛地推了他一下。

  “怎么了?”沾染了情欲的嗓音,嘶哑又性感,姜诺战战兢兢地问:“是不是我弄痛你了?那我温柔一点好不好?”

  “别留下痕迹。”她冷淡地说了一句。

  刹那间,寒从心起,不想被颜珩发现,所以她让他别留下痕迹。

  姜诺踉跄了下,双手握住她的肩膀,才让自己重新站稳,他冲她苦笑:“你还在怪我对不对?所以要用这种方式提醒我,你已经是颜珩的人了,对吗?”

  姜芸不置可否,而是说:“哥哥,已经造成的伤害,是无论如何都翻不了篇的。”

  一想到三天前睚眦欲裂的姜诺,她的头就疼得厉害。

  拼命地想要忘记一些东西,往往会适得其反,不仅忘不掉,还会在她的脑子里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明朗。

  姜诺深深地闭了闭眼睛,下一秒,他无力地抬起手,狠狠地给了自己一巴掌。

  “你干什么!”姜芸双手捧起他的脸,心急如焚地打量着。

  “对不起。”脸上火辣辣的刺痛,抵不过心里的,姜诺垂头丧气地远离了她的触碰,背过身,双手紧紧地握拳,语气悲凉:“小芸,你走吧,我想歇息了......”

  她站在那里没动。

  他动了动唇,艰难开口:“我可能...还得再休养几天。这段时间,不能陪你一起去学校了。抱歉......”

  她往前走了几步,动作很轻很轻地搂住了他的腰,整个人慢慢地虚贴上了他的后背,解释:“哥哥,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

  姜诺几次启唇,最后,只是点了点头。

  从小到大这么多年,他从未对她疾言厉色过。

  三天前的那一幕,不光她忘不掉,他也释怀不了。

  每每躺在床上,反复回忆起那糟糕疯狂的画面,他总觉得当时的自己很陌生。

  那个如狼似虎的姜诺,真的是他自己吗?

  答案是肯定的。

  被仇恨蒙蔽了双眼,冲动之下的他,放出了心底最原始的野兽。

  是他吓坏了姜芸。

  “只要你愿意原谅我,不管多久,我都愿意等下去。”痛定思痛,他说了这么句话。

  姜芸踮起脚尖,在他的后脖上,落下冰凉的一吻,随即落下来的,还有她的一滴泪。

  房门被关上,姜诺顺手关了灯,恐怖的黑暗一下子将他吞噬,他蜷缩在被子里,像个被人遗忘被人丢弃的孩子,在孤独的角落里无助地呜咽,抽泣。

  颜珩深夜回到房间,打开灯,发现床上躺了一个人。

  “哥哥。”姜芸揉着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迷迷糊糊地冲他笑:“你回来啦。”

  心脏忽然被填得满满的,这一刻,在这个房间里,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温暖。

  七年孤独的日子,他熬过来,也受够了。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