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四章离开

娇惹 叶糖笙 4089 2024-03-28 14:25

  “明明...明明还完了债,明明我妹妹终于彻底摆脱了那个早就该死的臭男人,明明生活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可是命运总会给人猝不及防的意外和打击。”张管家哭到哽咽:“领养了小芸和小诺的第二年,我妹妹就被查出了肝癌......”

  颜珩喝酒的动作顿住,垂眸盯着桌面,淡淡道:“怎么没告诉我?”

  “您已经帮助了我们那么多,我怎么好意思再麻烦您呢......”张管家将脸埋在桌面上,失声痛哭起来。

  “我这个妹妹什么都好,就是死心眼!嫁给了一个人,非要死守着他,哪怕他是个不折不扣的酒鬼混蛋,哪怕他整日整夜地赌博...每一次赌输,就要花掉十几万,我妹妹没有钱,只能跟我要,这些年我攒的家当,全都砸到我妹夫那个无底洞里去了!”

  颜珩默不作声,这些事,早在张管家求借五百万的时候,就和他讲过了。

  当初帮忙摆平了五百万的债务后,颜珩还格外给了张管家二十万,让张管家交给他的妹妹,希望他妹妹能重新开始。

  在农村,二十万,足够一个妇女和两个孩子富足地过上几年。

  再加上张管家的帮衬,颜珩本以为,她会过得很不错。

  可谁也没想到,舒适惬意的日子没享受几天,她就开始了抗癌治疗。

  世事难料!颜珩深深地叹了口气,原来当初他给的那二十万,只是杯水车薪。

  彻底解了心头的疑惑,他环视着一贫如洗的房间,将易拉罐中剩下一半的啤酒一饮而尽,道:“让他们住进来吧。”

  下巴处的几滴酒,滑过凸起的喉结,沿着挺拔的颈脖线往下,滚进了他的衣领里。

  颜珩脸颊微红,原本孤傲冷清的少爷,此刻在昏暗灯光的映衬下,添了几分人烟气与柔和。

  张管家哭得头疼,没反应过来,抬头,费劲睁大红肿的双眼,“您说什么?”

  “你妹妹的孩子,以后由颜家负责。”空的易拉罐被他握在掌心,手指轻轻用力便捏出了褶皱,颜珩表情淡淡的,没有看他。

  “您......”张管家扶着桌子,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又确认了一遍:“您是指小芸和小诺?”

  颜珩挑眉看向他,点头。

  跪在地上不肯起来的张管家,最后是被颜珩叫进来的两个保镖强行拖走的。

  三人离开后,整个世界都安静下来了。颜珩打开窗户,坐在窗边散着酒气,目光穿过院子,落在了斜对面亮着灯的房间。

  听张管家说,姜芸今晚睡不着,所以姜诺在她的屋子里陪她。

  颜珩手搭在窗沿,脸枕在自己的胳膊上,仰头望着盛满星星的夜空,看了一会儿,酒醒得差不多,他关上窗户,熄了房间里的小灯。

  此时的姜芸并不在房间,她去了一趟养母的坟墓,回来的时候,在离家不远的垃圾桶旁,发现了邻居家养的橘猫,她蹲在那里逗弄了它一会儿。

  再站起来的时候,视线无意间瞥到了垃圾桶内,借着皎洁的月色,她一下子就看到了最上面那件黑色的长风衣,是颜珩穿的。

  现在它赤裸裸地躺在垃圾桶里,姜芸立马明白过来。

  这可恶的家伙,嫌弃的可不是这件衣服,而是她呢!

  心中登时来气,他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明晃晃地瞧不起人!

  姜芸皱着眉用手将那件风衣提溜出来,把它当成颜珩,使劲地往地上一扔,还不解气,她又使劲地抬起那只没有扭到的脚,狠狠地跺了上去,死死地碾压着。

  直到风衣不成样子,她的气才彻底消下去。

  重新将衣服丢进垃圾桶里,她像个没事人一样,朝家的方向走着。

  回到院子,她朝自己的房间走去,倏尔想到了颜珩那张冷冰冰的死人脸,姜芸蓦地顿住脚步,偏头望向他所在的房间,那边漆黑一片,窗户紧闭,她恶狠狠地瞪了一眼,随后进了自己屋。

  姜诺躺在她的床上,问她干嘛去了。

  姜芸撒了个谎,只说自己出门扔垃圾了。

  她脱掉身上的外套,露出里面白色的吊带裙,姜芸坐在床上脱鞋,姜诺随即起身,凑过来,从背后抱住了她。

  宽厚的胸膛抵着她单薄的后背,姜诺的脸埋在她颈窝,手搭在她的腰间,关切地询问:“不是扭到脚了吗,怎么还乱跑?”

  “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姜芸活动着贴膏药的脚腕,给他看。

  本来她伤得就不重,当时在颜珩面前故意夸大了其词。

  加上赤脚医生的药,现在几乎感受不到疼痛了。

  姜诺知道她从小就娇气,受了一点小伤委屈得不得了,他在她耳边说:“等下上了床,我给你揉揉?”

  姜芸手抚着他的脑袋,人靠在他的怀里,脸颊蹭着他的侧脸,“好。”

  两人依偎在一起,笑着。

  彼时,漆黑一片的房间里,传来了窸窸窣窣的响动,颜珩睁开了眼睛,从床上坐了起来。

  黑暗中一抹小小的影子迅疾闪过,不知道溜到哪个角落里,发出了唧唧唧的叫声。

  颜珩疲累地揉了揉眉心,重新躺下,伴着老鼠的叫声,几乎一夜无眠。

  这个地方,他再也忍受不下去了!

  而张管家,似乎就是他肚子里的虫。

  大约猜到了颜珩再也待不下去,天刚蒙蒙亮,张管家就让姜诺和姜芸收拾各自的东西了。

  “千万不要在少爷的面前,有任何磕头谢恩的举动,感谢的话放在心里就好了,少爷他,很讨厌那种矫情的氛围,超级不喜欢!”张管家千叮咛万嘱咐,姜诺和姜芸频频点头,心底乐开了花。

  少爷早早坐进了车里。

  姜芸赖着姜诺,让他背着她上了车。

  颜珩正好看到那一幕。

  张管家是最后一个上车的,他和少爷坐在同一辆车的后座。

  车队缓缓地驶离了村子,张管家恋恋不舍地望着窗外,盯着远处的山头,他指给少爷看:“那山上,葬着我的父母。我妹妹生前,死活不肯离开村子,不愿跟我到市里,就是为了守着他们。如今,我妹妹的骨灰也葬在了那边,等以后我死了,也是要和他们葬在一处的。”

  张管家说这话的时候,颜珩注意到了他头顶,多了几根白发。

  父母早亡的颜珩,身边只剩下张管家,陪着他走到现在。

  张管家也是从小看着他长大的。

  “你得长命百岁。”颜珩忽然严肃地开口。

  张管家看着他,一愣,随即笑了起来,认真地答应着:“好!”

  “我还得看着少爷娶妻生子呢。”

  颜珩微微一笑。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