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十七章烫

娇惹 叶糖笙 6331 2024-03-31 23:35

  姜芸的病没好利索,加上明天要上学,姜诺今晚没打算闹她,七点多的时候给了她一个晚安吻,姜诺回了自己的房间休息。

  睡了几个小时醒来,姜芸觉得肚子饿,独自出了房门,熟门熟路地摸到了餐厅后厨。

  已经很晚了,锅上还煮着东西,厨房里只有一位女佣在那儿忙碌。

  女佣帮她温好了一些饭菜,姜芸嘴里吃着,还不忘好奇地问道:“锅里煮的是什么?”

  “这是给少爷准备的醒酒汤。”姜芸和姜诺是家里的贵客,佣人不敢怠慢,所以姜芸问什么,她便恭敬地答什么。

  “醒酒汤?哥哥喝酒了?”

  “张管家说少爷去了酒会,和别人应酬的话,可能就会喝上几杯。”佣人笑了:“少爷到底喝没喝,我也不是很清楚呢,反正提前备好了总归没有坏处。”

  姜芸点头,脑海中思考着。

  今晚的酒会,要是她没有生病的话,理应陪颜珩一起参加的。

  颜珩嘴上说不生她的气,但她可不能真的当真,得找机会在他面前示好一番才行。

  寄人篱下,颜珩又是她和哥哥的主人,她得考虑的多一些。

  姜芸眨巴着大眼睛,声音甜甜的:“姐姐,这么晚了,要不你去睡吧,等哥哥回来,我把醒酒汤给他端上去。”

  “这......”佣人有片刻的犹豫。

  “姐姐放心,到时候在哥哥面前,我不会给自己邀功的,这是姐姐辛苦熬的,我会如实向哥哥说明的。”

  佣人没料到小小年纪的她,会想到这一层上去,连忙摆手:“不是,你误会了,我是怕你年纪小,万一不小心端洒了,磕碰着自己,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毕竟,你和你哥哥,是城堡的贵客。”

  贵客这两个字,她已经不止一次地在外人口中听到过了。

  姜芸心里明白,颜珩是看在舅舅的面子上,才让城堡里的下人们把她和哥哥奉为上宾,奉为贵客。

  但若离开了颜珩和舅舅的光环,她和姜诺在这个城堡的地位,其实和下人没什么两样。

  舅舅不可能永远陪着她和姜诺,所以眼下及未来最重要的事情,那就是她得全心全意地讨好颜珩。

  为了她和姜诺的未来,颜珩这棵硕大的摇钱树,她可得牢牢地抓紧了。

  最起码,不能做出让颜珩讨厌的事情来,她和哥哥成年之前,必须得留在城堡这个漂亮的金丝雀的窝里。

  “我会小心一点的。”面对佣人的担忧,姜芸这样说。

  见她坚持,佣人也不再推辞,弯下腰,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像哄小孩儿那样:“那就交给姜小姐你了。”

  姜芸欢快地点了点头。

  佣人等了一会儿,汤熬好之后,她关上火,哈欠连天地离开了。

  不知道颜珩什么时候回来,等待的过程无聊又漫长,吃饱喝足的姜芸待坐在黑暗的楼梯角落发呆。

  不知过了多久,终于听到院子里传来了车子驶进的声音,姜芸瞬间清醒过来,马不停蹄地奔去了后厨。

  “哥哥?”偌大的昏暗的卧室内,姜芸小心翼翼地在黑暗中行走,轻轻地唤了他一声。

  床上没有任何动静,姜芸以为他喝得不少,恐怕这时候睡死了。

  将汤碗放在床头柜那边,姜芸在床上摸索了下,想找到颜珩睡觉的位置。

  摸了两下,手心是空的,继续往里摸了几下,还是什么都没摸到。

  难道人不在床上?

  心中有了这个认知,姜芸大着胆子打开了床头柜的灯。

  颜珩真的不在床上,那他会去哪儿呢?

  借着灯光,姜芸四下环顾了一圈。

  卫生间的门紧闭着,她首先想到的,就是颜珩可能在卫生间呕吐。

  走过去敲了敲卫生间的门,里面没有任何动静,她将耳朵贴在门上,仔细地听了听,什么都没听见,人似乎不在里面。

  旁边是浴室,眼角的余光注意到门留了一条缝隙,姜芸大着胆子推开浴室的门,黑暗中隐约有个轮廓。

  “哥哥?”她试探性地喊出声,屏息凝神听着,黑暗中似乎有人的呼吸声传来。

  那人的呼吸声并不平稳。

  害怕颜珩真出了什么事,姜芸一下子打开了浴室的灯,不大不小的空间瞬间亮堂起来。

  待完全适应了光线,姜芸放下遮挡眼睛的手,这才看到颜珩整个人泡在浴缸里,眼睛紧闭着,不知道是死是活。

  她急忙冲了过去,跪在浴缸旁,抬手就去拍他的脸颊:“哥哥!你怎么了?!”

  姜芸着急了,拍他脸的时候没控制好力道,清脆的响声充斥着浴室,颜珩熟透了的脸蛋此刻更是又添了一层鲜红。

  浴缸的水还是温的,颜珩整个人穿着衣服泡在水里,双眸依然紧闭着,眉峰紧蹙,似乎十分难受,对她的呼唤没有应答。

  姜芸情急之下看到了摆在一旁的颜珩的手机,胡乱在衣服上擦了擦手,她拿起手机,深深地皱紧了眉心。

  她从没接触过智能手机,在乡下的时候,她只会用电话。

  想起卧室里肯定有电话,姜芸放下手机,自言自语:“哥哥,你再坚持一下,我马上去打电话给舅舅。”

  跪的时间虽然不长,但姜芸的双腿还是麻木了,她撑着浴缸边缘,尝试着站起来。

  努力活动了下刺麻的双腿,刚迈出一步,背后忽然伸过来一只大手,狠狠地用力拉住了她。

  姜芸一个不稳,加上鞋底一滑,整个人猝不及防地后仰,伴随着一声惊呼,她直接摔进了浴缸中,水花四溅,后脑勺磕碰到了颜珩坚硬的胸膛。

  极富戏剧的一幕,躺在浴缸中的颜珩稳稳地接住了她,而她严丝合缝地跌进了他的怀抱里。

  姜芸脚上的两只拖鞋,先是飞到半空,而后落在地板上。

  单薄的睡衣一下子被水浸透,姜芸立刻感受到了颜珩身上的滚烫,根本不是正常的体温。

  双手死死地抠住了浴缸边沿,姜芸挣扎着要从他身上起来,颜珩的胳膊横在她的腰间,稍一用力,她被迫重新躺在他胸前。

  “哥哥,你发烧了。”姜芸侧了侧脸,不知所措地说出这句话来。

  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只知道今晚的颜珩有些怪异,姜芸隐隐感到害怕。

  颜珩急促不稳的呼吸就在她耳边,十分灼热,将她耳边的肌肤都烫红了。

  “哥哥,你发烧了,我去找舅舅......”姜芸没有底气地说着,声音越来越小,人也越来越犹豫,她似乎不应该抗拒来自他的一切行为。

  放在她腰侧的手收紧了力道,颜珩抱紧了她,半晌儿,哑着声音说:“让我抱一会儿。”

  “......好。”姜芸艰难应了一声。

  躺在他的怀中不敢乱动,浴缸的水温渐渐低了下去,可颜珩身上的肌肤十分炽热,两人隔着薄薄的衣料身体紧贴,不知道是太过紧张,还是被颜珩身上过高的温度传染,姜芸的额头上渐渐冒出了汗珠。

  颜珩紧紧地闭着眼睛,努力压抑着心中的猛兽,他的脸埋在她的发丝间,闻到了淡淡的奶香,不同于外面那些女人的香水味,她身上的味道,令他陶醉。

  忍不住勒得她更紧,恨不能把她嵌进自己的血肉里,颜珩深深地吐出口气,绯红的脸颊紧贴着她的鬓角。

  他束缚得太过,姜芸难受地动了动身子,费力喘着气息:“哥哥...我有些透不过气......”

  颜珩充耳不闻,刚刚疲软下去的阴茎,此刻因为她的磨蹭,又有了苏醒的迹象。

  “哥哥......”姜芸的一张小脸憋得通红,难受地唤他,又动了动身躯,为自己换了一个比较舒服点的姿势。

  她的双腿不经意间夹住了他下身的坚挺,颜珩猛地颤栗了两下,因为药效而敏感的阴茎,当即泄了出来。

  透不过气的姜芸,现在心中充满了惊恐,唯怕自己今晚被颜珩勒死,害怕再也见不到她的姜诺哥哥,甚至她还痛苦地流了眼泪,无声无息地悲伤着,根本没有其他的心思放到颜珩身上,也没有关注到他下体的异样。

  生理上的欲望又释放了一回,颜珩慢慢地回了丝理智,朦胧间记起姜芸好像还在病中,而她却正被他压在水里。

  深深地闭了闭眼,颜珩缓缓松开自己的手,有气无力地对她说:“你回去吧。”

  得以喘息的姜芸,大口大口地痛快呼吸着,听到颜珩的话后,她的脸色瞬变。

  又是这句话!

  她估摸着他又在气头上。

  姜芸努力地离开他的怀抱,这次,没有他的阻碍,她顺利地爬出了浴缸。

  浑身湿透的她,一接触到空气,立马冷得打了个寒颤,先找了条浴巾给自己披上,然后蹲在浴缸边:“哥哥,我先扶你起来,好不好?”

  颜珩睁着眼睛看她,瞳孔里是一片吓人的红色。

  姜芸没想到他难受得这么厉害,也不管他同不同意,直接伸出双手去架他的胳膊,想把他从水里拉出来。

  颜珩的体重不轻,加上身上的衣服又泡了水,整个人又沉了好几斤,姜芸卯足了劲儿,涨红了脸,连续试了几次,可他还是纹丝不动。

  她一下子松开他,整个人脱力地跌坐在地上,不由自主地哭了起来:“哥哥,你起来好不好?你别吓我好不好?我说要找舅舅,你又不肯,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怎么办......”

  他要是出了什么事的话,她和姜诺以后再去哪儿找这么好的地方享福?

  姜芸坐在那里,无措地嚎啕大哭起来,边哭边用手擦着眼泪。

  “别哭了......”她的哭声,让颜珩慢慢地冷静下来,整个人恢复了不少神智,但声音仍然虚弱:“...你扶我起来。”

  姜芸以为自己听错了,直到他又有气无力地说了一遍,她这才慢慢地停止了抽泣,帮助颜珩离开了浴缸。

  颜珩半个身子的重量压在她肩膀,几乎快把她压得跪倒在地。

  姜芸拼命咬着牙,搀扶着他,两个人踉踉跄跄地出了浴室。

  颜珩倒在床上,重新闭上了眼睛喘息。

  姜芸累得够呛,在原地站着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缓过来,她从衣柜里找出颜珩的睡衣,关上床头柜的小灯,随即爬上了床。

  “哥哥,把湿衣服换了再睡觉,要不然会感冒的。”屋内漆黑一片,姜芸跨坐在颜珩的身上,手落在他的衣服领口处,开始一颗一颗地帮他解衬衫的扣子。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