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十九章你真脏

娇惹 叶糖笙 5188 2024-04-03 03:56

  “女佣把你的衣服送上来了。”颜珩拿起放在一旁的衣服,“先去换了吧。”

  “好。”姜芸接过,兴冲冲地跑进了浴室。

  准备下去的时候,颜珩提醒她穿鞋子,姜芸乖乖照做。

  就算他不说,她也能想起来的。

  调皮地冲他扮了个滑稽的鬼脸,姜芸迫不及待地要先走。

  颜珩拉住她,伸手牵住了她的手,拉着她进了电梯。

  她有过短暂的恍神,不知道他今天吃错了什么药,垂眸紧盯着彼此交握的两只手,她觉得有些不适,但最终没有反抗什么,任由他这样做了。

  颜珩直接带着她来了餐厅。

  大家在看到少爷牵着姜芸手的那一刻,纷纷停下了手头的动作,似乎都在那一瞬石化。

  张管家像个没事人儿,在颜珩拉着姜芸坐下之后,他面色平静地凑过去打了个招呼。

  然后他重新坐到了姜诺的旁边。

  隔着很远,姜诺遥望着颜珩与姜芸那一桌。

  他们之间,没人敢上前插入。

  就连姜诺也不敢去。

  他狠狠地吸了口汤,周身被阴霾笼罩,却仍是不死心地问:“少爷怎么牵着小芸的手?”

  张管家只顾着自个儿高兴,根本就没注意到姜诺的情绪低沉,他目不转睛地盯着远处的少爷与姜芸,笑着和姜诺解释:“傻小子!少爷分明是喜欢小芸啊!”

  手中的金属叉子,被姜诺用力地折弯,他低着头,什么话也没说。

  张管家却像是打开了话匣,忍不住企盼起了美好的未来:“要是他们感情稳定的话,以后小芸说不定真的能嫁给少爷呢!你妹妹将来要是成了这城堡的女主人,你这个做哥哥的,不得跟着一起享福啊!当然,还有我这个做舅舅的......”

  张管家激动地咯咯咯笑,一旁的姜诺再也听不下去,直接端着自己的餐盘离开了座位。

  张管家不明所以地看了看他离去的背影,而后又沉浸在了美好的幻想之中。

  陪在颜珩身边的姜芸如坐针毡,尤其是在看到远处的姜诺愤然离场的背影之后,她整个人就像是热锅上的煎饼,心中焦灼得厉害。

  快速扒拉了几口饭,她对颜珩说:“哥哥,我吃饱了,先回房间收拾一下上学的东西。”

  颜珩点了点头,抬手摸了摸她的脑袋,放她离开。

  偌大的餐厅传来一阵不可思议的唏嘘声,还有碗筷猝不及防相碰撞的叮当声,众人呆呆地看着少爷亲昵姜芸的一幕,可真是破天荒头一遭!

  在无数羡慕探究的眼神中,姜芸几乎可以说是落荒而逃。

  马不停蹄地赶回自己房间,姜诺果然来了她这边。

  他正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姜芸锁上门,深吸口气,然后转身,蹦跳着奔到了床边,钻进了他的怀里,清脆地唤了他一声:“哥哥!”

  姜诺垂眸盯着她毛茸茸的发顶,第一次没有及时地回抱她。

  “哥哥......”姜芸察觉到他的不开心,又委屈地喊了他一声。

  她最懂得该在什么时候示弱。姜诺鼻子里哼出一声,双手拽住她的胳膊,将她从自己的怀里提溜出去,冷冷地开口:“就是你现在这样一副我见犹怜的表情,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成功勾搭上了颜珩吧。”

  “明明知道男人最受不了什么,你却偏偏要摆出男人最受不了的可怜的姿态来。”姜诺的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就是你现在这种惹人怜爱的模样,才让颜珩欲罢不能爱上你了,是吧?”

  “姜芸,你怎么这么贱?”

  硕大的泪珠从眼角滚落下来,姜芸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哭。

  豆大的泪珠砸到了他的手上,姜诺有一瞬间的心软,但也只是短短的一瞬而已。

  他继续口不择言地伤害她:“你也在他面前哭过吗?就是这张梨花带雨的脸,诱骗了他吗?”

  “你躺在他床上的时候,他会不会温柔地吻掉你的眼泪?会不会像我一样,用力地吮吸你的唇瓣?”

  光是想到那些画面,姜诺就快要气疯了,他倏尔一脸嫌恶地松开了她,整个人从床边离开,像是要远离什么脏东西,他迅速地后退了几步,恶狠狠地看向她,语气极其的阴冷可怖:“姜芸!你真脏!”

  说完,他强迫自己不去关心她那张受伤的苍白如纸的脸蛋,气急败坏地离开了她的房间。

  房门被他摔得震天响。

  在对面的房门被人使劲地合上之后,姜芸终于承受不住,将自己的脸埋在被子里,失声痛哭起来。

  “兄妹俩吵架啦?”望着避嫌的两人,张管家好奇地打量着。

  姜诺拉了拉背上的书包肩带,实话实话:“和妹妹闹了点别扭。”

  姜芸一直低着头,藏着哭得红肿的双眼,面对姜诺的话,她闷闷地“嗯”了一声。

  印象中的姜芸和姜诺,关系一直很亲密很和谐,张管家还是头一次见他们吵架到谁也不想理谁的地步,他轻轻叹了口气,拍了拍姜诺的肩膀:“有什么话,好好和妹妹交流,你已经长大了,不管什么事情,都要多让着妹妹一些。”

  姜诺的眼神中意味不明,他没有回答舅舅的话,而是直勾勾地看着舅舅的眼睛,想从张管家的瞳孔中看出一些别的什么情愫来。

  张管家话里话外,都充满了对姜芸的偏爱。

  这让姜诺不得不开始怀疑,舅舅话里的另一层隐藏的深意。

  现在的姜芸,可是颜珩放在心尖上的姜芸,是极有可能给舅舅的后半生带来无尽财富的姜芸,所以,在舅舅的眼中,姜芸是不是成为了他后半辈子荣华富贵的倚仗?

  为了钱,舅舅应该巴不得颜珩立马娶了姜芸吧。

  姜诺在心里愤恨地想着。

  觉得他眼神有些怪异,张管家疑惑地打量姜诺:“你怎么了?”

  收起隐藏的阴鸷,姜诺咧开嘴笑:“没什么,在想舅舅刚才的话,我会记下的。”

  “好孩子。”张管家摸了摸他的脑袋,“走吧,司机在外面等着了。”

  “小芸啊,你和少爷坐一辆车。我和小诺坐后面一辆车。”张管家吩咐着。

  跟在张管家后面的姜诺,冷冷地盯着前面舅舅的背影,露出了一副果然如此的阴翳。

  阳光照在姜诺脸上的那一刻,他脸上的阴霾随即消散,重新摆出了人畜无害的表情来。

  精神恹恹的姜芸,缓慢地踱着步子,走在最后面的她,无精打采地盯着脚下的路。

  台阶下到一半,忽然面前撞上了一堵人墙,姜芸闷闷地抬起眸,映入眼帘是颜珩那张隐隐担忧的脸。

  “怎么走得这么慢?”阳光洒在她的脸上,颜珩望见了她红肿的眼睛,下意识伸手摸上了她的眼睑,“怎么哭了?”

  不似姜诺之前的疾言厉色,颜珩说话的声音温温柔柔的,好不容易忍住哭意的姜芸,听了颜珩关心的话后,又情不自禁地红了眼眶。

  她偏头,朝姜诺所在的地方看了一眼。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停下动作的,姜诺保持着打开车门的姿态,定定地朝她这边看过来。

  心中陡然升起了强烈的报复念头,姜芸知道姜诺在看,所以她双手揽上了颜珩的脖子。

  颜珩站在比她低几级的台阶上,此刻的两人身高持平。

  “哥哥!”像之前很多次甜滋滋地唤姜诺一样,姜芸娇滴滴地唤了颜珩一声。

  然后,在颜珩不解的眼神中,她缓缓地凑上前来,双唇轻轻地贴上了他的唇瓣。

  颜珩骤然瞪大了双眸。

  偷偷围观的不少人,瞬间紧张得几乎停止了呼吸。

  阳光下唯美浪漫的一幕,还没上车的张管家,欣赏了片刻后,还不忘记拿出手机拍照留念。

  姜芸在心中默念,十秒之后,耳边传来了沉重的关车门的声音。

  姜诺呆呆地坐在车里,双手止不住地有些发抖。

  没有人注意到他刚才的失态,毕竟,颜珩在大庭广众之下和女孩子接吻这件事,才是最爆炸的新闻。

  午后的阳光透过车窗,洋洋洒洒地铺在了他的身上,可姜诺却感觉心底一片冰凉。

  他目不斜视地盯着前方,没有勇气再去看姜芸和别人接吻的甜美的画面,嘴角不由得泛起苦笑。

  果然,只有最亲近最熟悉彼此的人,才知道哪把刀捅上来最痛。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