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娇惹

第十五章打 4 75x. co m

娇惹 叶糖笙 4801 2024-03-28 14:25

  “颜总,你好哇。”卡琳娜吸了口烟,淡淡的烟雾从她的红唇中缓缓吐出。

  “好久不见了,沉总。”

  卡琳娜真正的名字叫沉言,她是沉飞之的亲妹妹。

  颜珩靠近她的时候,闻到了她身上的香水味,这味道,和沉飞之身上残留的女人香水味一样。

  “记得我上次见你,还是在七年前,你父亲的葬礼上。”她诧异地笑了下,“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像您这样的大美女,我看过一眼,自然是过目不忘。”颜珩不动声色地拍着马屁。

  卡琳娜听得心里高兴,忍不住抬手就要摸他的脑袋,颜珩悄然往后退了一步,躲开了她的动作。

  “你长大了。”她也不恼,收回手,说了句意味不明的话。

  颜珩记得,七年前,他跪在父母的墓碑前,卡琳娜帮他撑着伞,安慰性地揉了两下他的头。

  那时的他,浑身湿透,只有她,给了他短暂的温暖。那一天在集团的张管家,正忙着安抚那些想要夺权的董事们。

  那些董事,有一半,是家族的亲戚,有一半,是父母生前亲密无间的伙伴。夲伩首髮站:i52 yzw.c o m后续章节请到首发站阅读

  可他们,却在他父母车祸死后,不念一丝旧情。

  回忆戛然而止,颜珩直奔主题:“沉总和颜安集团合作了十年,为什么忽然要终止?”

  卡琳娜笑而不语,只是看着他,一会儿后,她说:“我们换个地方。”

  楼上的包间内,卡琳娜和颜珩,面对面坐着,中间隔着一张桌子。

  片刻后,服务生送来了她要的红酒和果汁。

  门重新被关上,她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又将那杯果汁放在颜珩的手边,“你才十七岁,未成年人不能喝酒,喝果汁吧。”

  颜珩没有拒绝,见她喝了一口红酒,他也端起果汁轻轻抿了一小口。

  “你想知道我提出解约的原因?”涂着大红色指甲油的手指,在桌上不轻不重地点着,卡琳娜看他抽了张纸巾擦嘴。

  颜珩点头,将用完的纸巾随手扔进脚边的垃圾桶里。

  卡琳娜双手抱胸,往后倚靠着椅背,懒懒地说道:“我讨厌你们公司的那个代表。”

  “他已经与您交涉了七年,为什么突然讨厌?”颜珩知道她说的话,只是个借口。

  “若是你亲自来和我交涉的话,兴许我会考虑,收回之前的决定。”

  “可以。”颜珩当机立断地答应,“如果这是您所希望的,我可以做到。”

  卡琳娜猝不及防地大笑了一声:“到底是未经人事的年轻人。”

  “我所说的交涉,还有一层意思,就是你和我,去床上交涉交涉。”她的语气越发轻佻,“当年的黄毛小子长成现在这样,让我不动心都难。”

  “颜珩,我知道你处理公司的实力有多强,但我更想看看,你在床上的功夫,能有多厉害。”

  颜珩面不改色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捞起桌上的果汁,毫不犹豫地泼在了她的脸上。

  他的动作一气呵成,直到额前的头发丝都在往下滴水,卡琳娜也没能及时反应过来。

  “颜安与卡琳公司的合作,到此为止。”随手将空杯子扔到地毯上,颜珩转身朝外走。

  反应过来后,卡琳娜不紧不慢地抽了张纸巾,慢慢悠悠地擦拭着脸上的果汁,她抬眸看了眼时间,随即望着颜珩的后背:“今天,你是走不出这个门的。”

  颜珩不予理会,拉开了房间的门,门外,站着六个身材魁梧的保镖,伸手拦住了他。

  他回头,冷笑:“沉总这是什么意思?强买强卖?”

  “你自己也知道,我还是未成年人,不怕犯法吗?”

  卡琳娜踩着高跟鞋,风情万种地摇曳着身姿,来到了他的面前,双手缓缓抚摸上了他的胸膛:“今天晚上,要么,你是我的,要么,你是沉娜娜的。”

  “你自己选一个。”她凑到他的耳边,暧昧地朝他吹了口气。

  颜珩厌恶地将她推倒在地,门口的保镖见状,立马就要冲进来,在地上的卡琳娜冲他们摆了摆手,他们才没有动作。

  “卡琳公司是你们颜安最大的合作商,如今你堂而皇之地一而再再而三地拂我面子,颜珩,你想死吗?”她的语气依然柔软,但说出的内容却恶毒无比。

  他的双手紧紧地藏在背后攥着,一贯的冷静理智:“我们颜安,不缺合作伙伴,但贵公司没了我们颜安,兴许很快就会支撑不下去。”

  “痴人说梦!”卡琳娜一字一顿,送了他四个字。

  胸口剧烈地起伏着,她朝门口吼道:“她来了没有?!”

  “已经跑过来了。”

  保镖的话音刚落,沉娜娜就气喘吁吁地跑进了房间。

  “姑姑!”她径直从颜珩身边略过,将地上的卡琳娜扶了起来。

  卡琳娜拍了拍身上,没好气地瞪着她:“他要不是你哭哭啼啼喜欢了六年的人,他今天这么对我,我非要了他的小命不可!”

  沉娜娜一边哄着,一边着急地把她往门外推:“姑姑,等他成了我的人以后,我一定让他跪下来和您道歉。”

  “这还差不多。”卡琳娜的语气缓和了不少,知道她急着要他,“行了,快进去吧,瞧你那猴急的样子。”

  沉娜娜心花怒放地关上了门,这才将视线落在脸色绯红的颜珩身上,她盯着他鼓起的裆部,知道他一定憋得很难受了,她羞涩地挪到了他的面前,伸出手:“颜珩,良宵苦短,我们别再耽误下去了。”

  手还没碰到他的裤子,颜珩忽然死死抓住了她的手腕,用力捏着,疼得她倒吸了口凉气。

  “颜珩!你快松手啊!疼!”她使劲挣扎着,拼命去掰他的手。

  这时,站在门外的保镖们听到她痛苦的声音,猛地将门打开,一眼看到了屋里的情况,二话不说冲了进来。

  颜珩直接将她狠狠地甩在地上,握紧了拳头朝他们挥去。

  七个人扭打在一起的时候,沉娜娜怕伤了自己,迅速从房间里退了出去,卡琳娜正站在走廊看好戏。

  她嗤笑道:“没想到这小子,还是个难啃的硬骨头。”

  “那当然!”沉娜娜就喜欢他身上的那股劲儿,还有他那张百看不厌的脸蛋,“姑姑,你可别让手下伤了他。”

  “瞧你这不值钱的样儿!”卡琳娜翻了个白眼,“早就和他们打过招呼了,打其他什么地方都可以,就是不能招呼他的脸和他的命根子,毕竟,你下半辈子的性福,要靠他呢。”

  “姑姑对我最好了。”沉娜娜亲昵地搂住她的脖子,脸颊蹭上了她的侧脸。

  屋内的打斗声还在持续着,沉娜娜有些犯嘀咕:“姑姑,您不是说,那药只要沾上一点,五分钟后,绝对任人摆布吗?怎么他们打了这么久,颜珩还没有被制服?”

  卡琳娜也觉得有些纳闷,脑海中有什么画面一闪而过,她猛地记了起来,颜珩喝完果汁后擦嘴来着。

  那张纸巾!有问题!

  但没关系,就算他留了心眼,也是没用的。那药是最新研发出的猛药,只要他沾了一滴,就能发挥奇效。

  两人好整以暇地等待着。

  打斗声渐渐消失,直至完全停止,整个空间彻底安静了下来。

  “姑姑,我进去看看。”沉娜娜出来的时候,还贴心地关上了房门。

  此刻她站在门口,手握到门把手上,正准备开门,门被人从里面打开了。

  颜珩满头大汗地走了出来,他眼底猩红地望着目瞪口呆的两人,头也不回地扶着墙壁,朝前走着。

  大惊失色的沉娜娜和卡琳娜往房间里一瞧,六个保镖全都躺在地上,不知道是被颜珩打昏了还是打死了。

  “少爷!”脸上挂了彩的张晋一瘸一拐地跑了过来,在他扶住颜珩的那一刻,颜珩脱力地瘫在了他的怀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