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其他 卑劣情人(姐弟,骨科)

十六

  “你别叫我姐姐……恶心,你放开……你,你不得好死!”她惊骇得大哭起来,扭头以示抗拒,两条腿却被他牢牢坐住,动弹不得,眼眶中的泪水止不住地流下来。

  嘉言俯身,深深望向她,似乎没听到她的谩骂,过了一会儿,突然自言自语起来:“那你为什么一直欺负我呢?我想跟你亲近,可是你从来不理我,我做这么多,也依旧是无用功。你一直骂我打我,我从来不还手,为的就是获得你的喜爱。你竟然还要和别的男生好。”

  她骤然失措,“什么……”

  “其实你也知道,那样的男生你配不上,你最配得上的——”他停顿了几秒,继续平静道:“也是像我这样的烂人,家庭不和,性格肮脏。我只有你,你还想着……还想着抛弃我,我们是亲姐弟啊,我连我真正的母亲都没见过,她从小就不要我,而你也想这么狠心,你们都想抛弃我。”他似有梗咽,整个人背对着光,一双眼睛却黑得发亮。

  佳念哭得更加厉害,她下意识摇头,却无力反驳,“我没有,我什么时候说抛弃你?你……可是不能这样……我也照顾你!你就这么白眼狼!”

  “我知道。”他似笑非笑,“姐姐,那你……可怜可怜我。”

  他会把她弄脏,变成一个只有他能享用的破娃娃,在生命的长河里一起堕落沉沦,而他也是她的一条狗,从很久以前就是跟在她屁股后面的狗,他们永远互相陪伴着对方,她别想和别的男生在一起。

  佳念不明白他说的可怜他是什么意思,在她迷茫之时,察觉到小腹上有个硬邦邦的东西一直在顶她,愈发灼热。

  “不要……”她意识到了这是什么,低叫的同时她疯狂地挣扎,瘦弱的手腕被磨蹭得通红。

  嘉言的手拨下她的胸罩,解她的扣子,白嫩小巧的乳房暴露在冷空气中,小奶头可怜巴巴地瑟缩。

  男性本能驱使着他揉捏起来,细嫩柔软的手感让他呻吟出声,他搓弄着变硬的奶头,指甲恶意地刮擦,身下的人儿突然拱起腰不停地扭。

  她咬唇止住破碎的娇喘,奶头却被他坏意一拽,整个人发痒发疼,有什么奇怪的潮湿黏在了内裤上。

  她好害怕,有一种她不能控制的东西开始在体内升腾。

  嘉言把她的反应尽收眼底,低声喘息:“别这样扭,我也难受,姐姐,再跟我……接吻吧。”

  说罢,一点也不客气,直接吻上她的唇。舌头不得要领地追逐她,卷住她躲避的舌头用力吸吮,黏糊糊的口水顺着嘴角溢出,色情的“啧啧”声回荡在耳边。

  湿润而霸道的亲吻让佳念的身体逐渐奇怪,她感到有种酥麻的电流顺着脑袋流淌在身体里。

  还有胸前那只手,正狠厉地揉捏她的乳房,蹂躏成不同形状。

  横亘在她双腿间的人越来越粗暴,曲起的膝盖不停顶着她下面,她的双腿无法合拢,弄得她好痒,好难受。

  突然,身上的凉意让迷情中的佳念不由得清醒,下半身的裤子已经被他褪去,内裤被半拉到大腿处。

  而他正挂在她身上,在她耳边、脖颈处胡舔一气。

  听到嘉言窸窸窣窣的解裤子声,佳念疯了似的哭叫起来,细瘦的腿无力地蹬着:“走开……你走开!畜生畜生!”

  她的膝盖踹到他的肋骨,嘉言吃痛闷哼,一咬牙,狠狠捂住她的嘴,嘘了一声,眼里是密布的黑暗,恐吓道:“你真别叫了,再叫,让你很疼很疼。”

  被恐吓了的她似乎一下子变乖了,他看到她懵怔的模样,手不由一抖,歉意在他眼神里一闪而过。

  他吻在她锁骨凹陷处,语无伦次地说:“姐姐……别生气,我没有,我的意思是,你别抛弃我,我想跟你……跟你做爱,我们两个人都好可怜啊,姐姐……”

  在他手指往下滑,触碰到下体时,她的脸顿时苍白如雪,身体更是抖如筛糠。

  他第一次摸女生的性器官,像朝露中的花瓣一样,只觉异常柔软娇嫩,和他硬邦邦的身体简直是天差地别。

  佳念被这么一摸,忍不住哆嗦战栗,等到她的腿被迫折起来,少女隐秘的器官一下子展现在他面前。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