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女生 都市言情 自从那天起(1V2)

第三十章修罗场?

自从那天起(1V2) 春槐花 2539 2024-04-10 04:08

  时间不知不觉已经晚上十点。因为是夏季,哪怕是县城夜间生活也会很晚结束,陆陆续续有人来进派出所,无非是些喝醉闹事的。

  叁人坐着,看上去了无生气,等得麻木。

  “柏葭。”

  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裴宿羿略显焦急的声音从大厅门口传来。

  坐着的叁人齐齐朝声音的方向望去。这声音只惊动了她们,或许是[柏葭]二字,引起众人的思绪。

  柏葭看到他没有意料中的惊喜,反而眼神中衍生出惊慌,她回头看向应珩,随后站起身朝裴宿羿走去。

  两人站在大厅中央,不让他再向前靠近。

  靠近后,他身上带着风和尘土的味道,柏葭猜想路上他是否打开了车窗。

  裴宿羿仔细观察她上下确定无碍才放心,“怎么会闹到派出所来?”

  事情不是一两句说得清楚,话题也不知道从哪里开口,她也不想裴宿羿久留,找个话口,让他别在这里,“我们一会边吃边说行吗?”

  他能感觉到柏葭在担忧,可是她在担忧什么呢?

  “行。”

  见他答应,柏葭继续进攻,“你去车上坐着等我,行吗?”

  话甫毕,裴宿羿微哂,精明如他,越过她的脑袋看向后面手臂受伤靠墙而坐的男人。对方的目光一直盯着两人,视线沉静却不容忽视,从他进门就感受到了。

  应珩并没有避开他的审视,根本无畏。

  裴宿羿心中大概对此有了见解,嘴角勾出一抹笑,温和而不失讥讽。

  “怎么?”裴宿羿收起远看的视线俯看面前的人,“赶我走?”

  刚刚的暗下交锋,她不是没有知觉,明明知道不会发生任何事情,可她就是不想裴宿羿在这里。

  “没有。”这是柏葭的实话,“这里人多怕你待着不舒适。”

  裴宿羿听了她的话饶有兴趣笑着,想去探究她的真心,她很平静,好似真心。她愿意哄,他就愿意听,但还是忍不住去说,“真真假假。”

  话他虽然这样说,但柏葭知道他是答应了,笑着举起四根手指,“发誓真的。”

  裴宿羿哼她一声,掰下她一根指头,“这样才对吧。”

  柏葭笑容收回了一些,风吹过湖面似的快速蜷回所有手指,不再和他贫嘴,“快回车上等我吧。”

  疾风般的动作、着急的催促令裴宿羿不悦。他故意俯身贴近,柏葭在他靠近时偏移了几分,裴宿羿强硬地摁住她的肩膀,使她逃无可逃。

  潮濡的鼻息,像手心扫过麦穗,痒痒的揪心。发丝里铃兰的香气裴宿羿享受又贪婪地深吸一口。

  他什么话也没有说,放开她后,拇指帮她把碎发撩到耳后,眼睛里漾起温柔的余波,“我等你。”

  俊男靓女,站在大厅吸引了不少目光,匆匆一眼,匆匆过去,再匆匆讨论,结束。

  他走后,柏葭心里升起难题,该如何面对应珩。脸上虽然没有愁云满布,但也布了一半,如果他问,她决定说谎。

  坐回去后,事情并没有她想得复杂,应珩坐着默默玩俄罗斯方块,倒是秦莲姐眼神中带着八卦。

  秦莲问道,“小葭刚刚的是男朋友吗?”

  右边耳朵传进来的消除声音乱了柏葭的心神,回答的力不从心,“嗯。”

  “真好啊。”秦莲姐由心的赞叹,言语中又流露出期冀。

  旁边急促的滴滴滴声,柏葭小时候玩过俄罗斯方块,这是路走到头了,无处可消,gameover了。

  柏葭一直欠身半背对着他,不时搓着手臂,大厅冷气开太足了。

  打了五千多分,死了可惜,也令人恼火,没了再重新开始的心情,应珩收起手机,无声闭目养神。

  没多久过来一位警察,非常抱歉地告诉她们,今天太晚审不了,只能等明天。

  等了老半天,被通知白等,没有怨言是不可能的,却也只好听从。

  柏葭主动订了两间房,她和秦莲一间,应珩一间。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