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作者:钰米      更新:2021-01-31 03:57      字数:2500
  些亡羊补牢。而且弄得不好会两败俱伤,慕夏安根本不在意钱的问题,郑若阳知道她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更换郑氏的管理层:“亦真,你帮不了我,慕夏安已经在郑氏集团投放了400多亿,她根本不可能停手。”
  林亦真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绝对不会这么做。只是眼下事态不受控制,如果失去郑氏集团,郑若阳该受多大的打击:“若阳,我可以去求我姐姐,她不是个坐视不管的人。”郑若阳捂住她的嘴,心里百感交集,当年林氏破产,郑若阳保住了郑氏集团,没有能力挽救林亦真,她已经万分愧疚,直到现在她还是悔不当初。她不想林亦真去求任何人,这会让她心碎:“亦真,你别参和这个事情。慕夏安,已经疯了!”
  郑氏收购战弄得满城风雨,有媒体称慕夏安是商界传奇。这个年仅30岁的女人,在商场上又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蛇吞象的传说正在上演,郑氏还在苦苦支撑。Sunny主演的电影票房很好,她又轻轻松松的站上了大银幕。这一切都是慕夏安的功劳,公司第一次投资的电影就大获全胜,举行了一个小小的派对。
  “听说没,我们慕总和郑氏集团的战争。”一个同事有些醉了,叨叨着说。
  “我们慕总年纪轻轻,下手真狠啊!”
  “你没听说吗?郑氏集团的郑总说我们慕总出身不干净,黑道知道吗黑道!”sunny也就只是听听,突然旁边有个人说:“你知道我们慕总吗?冲冠一怒为红颜!”sunny竖起了耳朵,旁边的人显然喝多了:“郑若阳的女朋友是我们慕总的女人!”全部的人都“哦”了一声,看到sunny在一旁又全部噤声了。
  一个男同事打了个嗝,手指不停比划着:“你们这些女人目光短浅,眼里都是些情啊爱的。在我们眼里,这叫偷梁换柱,洗黑钱知道吗?”所有人都不知所云,半信半疑的看着那个男同事:“别乱说话!”
  那个男同事还真是喝酒壮胆,口无遮拦:“你知道我们慕总,为什么可以这么任性!她的家底不是一般人能查的,走私军火知道吗?”唯恐那个同事乱说话,一群人把他抬了出去,说者无心,听者有意。Sunny收拾了一下,也准备走。
  自从郑氏的收购战打响之后,慕夏安总是在两岸三地甚至是全球飞,sunny很久没有见过慕夏安了。经过慕夏安办公室的时候,看到门开着,慕夏安站在窗前,只有一个背影,她的头发变成了银白色,松松垮垮挽着,西装披在肩侧,慕夏安很瘦,瘦的sunny有些心疼。慕夏安转过身来,一脸的倦容,看到门口的sunny,没有任何表情:“找我有事?”
  “夏安,你什么时候回来的?”慕夏安没有抬头,她点了一支烟:“刚到不久。”sunny抓不住慕夏安,心里生出一丝烦躁,她在别的地方都能游刃有余,唯独慕夏安,她实在是没有办法。她试问,自己哪里比黄亦然差了。慕夏安把西装拿在手里,掠过她出门,sunny叫住了她:“夏安,郑氏的事情,你还要继续吗?”据她所知,郑氏的毒丸计划,慕夏安也有些招架不住,按照这样下去,慕夏安还需要多一半的钱来支撑,直到郑若阳下台。慕夏安没有看她,一如既往地平静:“不要过问不该管的事!”
  慕夏安驱车到了黄金海岸,黄亦然把东方国际还给她,搬到了这里。慕夏安坐在车里,不知道在望什么,她觉得可以碰到黄亦然,慕夏安太想她了。她看着自己手上戴着的手链,一个心形的银链子,很便宜,可是慕夏安却很宝贝。那条手链是慕夏安强行从她手里摘取的,说是生日礼物。黄亦然也许已经忘了这是她送给慕夏安的第一份生日礼物。
  那一年,黄亦然家破人亡,她根本没有任何求生意志。是慕夏安逼着她一定为她举办生日派对,也是为了转移她的注意力。黄亦然录了一个视频给她,慕夏安看到的时候心里突生幸福感,她带着满满的期待打开,黄亦然的脸出现,尽管脸色不好,但是慕夏安还是觉得她很是动人:“hello,慕夏安!你是我非常感激的人,总是像阳光一般出现在我的世界里,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们的关系已经上升到我都无法定义的地步,如果没有你,我的人生应该会非常凄凉。”黄亦然哭了,她不想落泪,手指不断的拭去泪水,但是说话声音还是沙哑:“希望在以后的人生中,你还是会待在我身边,带给我快乐与阳光。慕夏安,我爱你,生日快乐!”黄亦然说的一口流利的美式英语,那一句我爱你,只是很普通的口语,那个时候的慕夏安也不会多想。只是她说的那么真挚,从视频里可以看出她是真的放下过去,从悲痛中走了出来。
  慕夏安是她的阳光,所以她用几年的时间打造了一艘游轮,并且用SUNNY命名。这是她送给黄亦然的礼物,可是她却对她说:“慕夏安,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慕夏安第一次彷徨到无助,她远远的看到黄亦然从小区出来。
  黄亦然也听说了最近郑氏集团的收购战,亦真总是愁眉不展的样子。她也是无能为力,她知道自己妹妹的心思。可惜,她高估了自己在慕夏安心里的地位,黄亦然下周回美国的机票已经订好,她打算采购一些必备品,看到一辆跑车停在小区的门口,黄亦然凭直觉是慕夏安的车,慕夏安很喜欢车,而且喜欢性能稳定的跑车。慕夏安从车里出来,黄亦然不能跑,这样会显得更加狼狈,两个人就这样遥遥相望。
  黄亦然根本无法和她对视,她迈开脚步正要离开,被突如其来的力道抱进怀里,她听到了慕夏安的声音,带着浓重的鼻音:“亦然,我输了!你回到我身边好不好?”黄亦然下意识的想搂住她的腰,停在半空又收回手,她仰了仰头:“慕夏安,你放过郑若阳好不好?”慕夏安整个身体都僵硬了,用一种难以读懂的情绪看着她,她的眼里是失望痛楚:“可以,你求我!”黄亦然心痛的无以加复,她不想弄得两败俱伤,就算慕夏安勉强得到郑氏,郑氏集团的债务指数因为股票增发也会变多,得到一个金玉其外败絮其中的企业,根本没用。慕夏安那庞大的财力来源,黄亦然不想追究,但是她不想慕夏安做些底线外的事情。慕夏安抓着她的手更加用力,似乎要把她捏碎:“你求我,我可以考虑!”
  “慕夏安,就当我求你了,你放过郑若阳吧!”风吹起了慕夏安的头发,散在脸颊两侧,模糊了她的视线。她觉得夏天的风竟有些刺骨:“你答应留在我身边,我就可以放过她!”慕夏安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看到黄亦然已经躺在床上睡着了。她的睡姿很像宝宝在妈妈肚子里的样子,缩成一团!这是缺乏安全感的睡姿,慕夏安有些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