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作者:钰米      更新:2021-01-31 03:57      字数:2489
  疼的走过去看着她的睡颜发呆!她樱红的唇微微张开,眉头却一直紧皱。她竟然为了外人来求她,还是郑若阳。慕夏安心里郁结,俯下身惩罚性的去亲吻她。
  黄亦然大概是不能呼吸了潜意识里有些抗拒,慕夏安含住她的唇慢慢的追逐,黄亦然缓缓睁开眼睛,不解的看着她。慕夏安看她无辜的样子在她肩头狠狠咬了一口,白皙的皮肤立刻渗出血丝。黄亦然痛的泪眼迷蒙:“慕夏安”还没说完,就被她用吻堵住,慕夏安解开了她的浴袍,手掌从腰间顺着柔滑的背脊向上移动,再缓缓的握住她胸前的柔软揉捏。吻滑至她光滑□□的锁骨处,柔柔的吮吸,轻轻的啃噬!
  黄亦然太熟悉这种感觉,身体做出了最诚实的反应。她完全抗拒不了的轻声低吟,心跟着她的动作一起颤动。她的眼里还含着泪光,散发出柔和的光,慕夏安看着她染上□□的脸,肌肤都带着淡淡的粉色,按耐不住把她压在身下。那眩晕的感觉摧毁着黄亦然的理智,连她的灵魂也随风飘荡。她不堪承受最后那致命的一击,紧紧抱着身上的人,慕夏安很瘦,瘦的咯疼了她的心。
  ?
  ☆、第二十三章
  ?  天空已经露出了灰白色,慕夏安看了一眼睡着的黄亦然,帮她拉了一下被子,小心翼翼的起床。清晨的第一缕曙光透过窗户,被厚重的窗帘压住,黄亦然似乎感受到了准备突破重重障碍的阳光,缓缓的睁开眼睛。习惯性的摸向床边,触手一片冰凉。她起身去找慕夏安,经过书房的时候,黄亦然敲了敲门,没人应答。
  她轻手轻脚的步入书房,黄亦然是第一次来到慕夏安的别墅。看着这里的一切,她呆愣了几秒,千言万语涌上心头。慕夏安的书房到处都挂着她的作品,这些摄影作品的主人公就是黄亦然。在林氏酒会上,黄亦然仰望星空的照片,她记得,那个时候所有人都陪着郑若阳去打台球,只有她没有去。林家的别墅外面有个花园,喷泉池旁边坐着一个人。黄亦然以为只有一个人,没想到她会遇上慕夏安。也许是夜色太美,月光太好,黄亦然竟然和慕夏安聊了一会,慕夏安问她:“你怎么没和她们去玩?”
  黄亦然反问:“慕总不是也没去吗?”慕夏安不置可否的笑笑:“我和她们不是一路人!”黄亦然也是同样的答案:“我也不是!”慕夏安觉得黄亦然挺有意思:“你父亲既然已经认了你,怎么不正名一下你的身份?”
  “我是黄家的女儿啊!如果我改姓了,我外公该多伤心。”黄亦然出生不久母亲就去世了,她是外公一手带大的。慕夏安轻声念了一下她的名字:“黄亦然。”黄亦然笑的意味不明:“不是亦然,是忆然。”慕夏安显然对她很感兴趣:“什么意思?”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后来慕夏安才知道原来她的名字叫做黄忆然,只是和林亦真的读音一样,所以强行改成了亦然。黄亦然看着照片上的自己,慕夏安的摄影技术已经出神入化,画面角度都十分唯美,抓拍的很到位。黄亦然举着酒杯的照片写着:200X,成年啦。黄亦然的毕业照,那天加州的阳光十分刺眼,她拿着帽子遮阳光,旁边写着:201X,毕业啦。还有她们在美国度假的照片,黄亦然从泳池边的躺椅起来,旁边写着:屁股好烫。还有在LA的夜市,她们的合影:狼来了。还有两个人一起去旧金山玩双人伞翼滑翔,黄亦然害怕的抱紧慕夏安,慕夏安为了平复她的心情,唱了一首《HE□□EN》,耳边有低低的歌声传来:“
  Oh-thinkin'aboutallouryoungeryears
  Therewasonlyyouandme
  Wewereyoungandwildandfree
  Nownothin'cantakeyouawayfromme
  We'vebeendownthatroadbefore
  Butthat'sovernow
  Youkeepmecomin'backformore
  Babyyou'reallthatIwant
  Whenyou'relyin'hereinmyarms
  I'mfindin'ithardtobelieve
  We'reinheaven
  LoveisallthatIneed
  AndIfounditthereinyourheart
  Itisn'ttoohardtosee
  We'reinheaven”
  歌声由远及近,黄亦然早已哭成泪人。原来她和慕夏安不知不觉已然经历了这么多,慕夏安为她编织的感情陷进,的确趁人之危,但是不可否认,谁还能像慕夏安那样花这么大的心思在她身上。黄亦然转过身去,慕夏安正看着她,她的嘴巴一张一合的,眼眶发红:“你还记得吗,那个时候我们平安落地,你对我说了一句什么话?”
  黄亦然痴痴的看着慕夏安,眼泪簌簌的往下掉,情意流转在心头,她伸出手抱住慕夏安的腰:“慕夏安,你太瘦了,我把身上的肉割点给你吧。”慕夏安含着泪笑了,那个时候,她也是说了这样的话。黄亦然抱着她,看着她染成银白色的头发,鼻子一酸,哭的更加伤心:“慕夏安,你好老啊,怎么都有白头发了。”语气是万分的嫌弃,但不难听出她的心疼之意。
  “因为某人愁得,相思病。”慕夏安顺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她自己也很懊恼,与日俱增的白发,尽管挺与众不同的,但是哪个女人会不在乎青春容貌,她索性都染成了银白色。慕夏安是用脑过度,别人一生都做不成的事情,她用三分之一的人生就完成了。不过看到慕夏安有些害羞的摸着耳朵,原来她也有羞涩的时候,黄亦然吸了吸鼻子:“我要回家一趟。”
  “去干嘛?”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黄亦然释怀了:“我要回去收拾东西,和你一起住。”
  夏季的天气说变就变,天色已经昏暗,似乎是暴风雨的前奏。黄亦然收拾了东西,嘴边的弧度掩不住的幸福:“亦真,慕夏安已经答应收手了。你也回去告诉郑若阳,以后好自为之吧。”林亦真本想说谢谢,但是又怕生分了。她拉着黄亦然的手出门:“姐姐~”林亦真一句话还没说完,旁边飞驰而过的汽车溅了黄亦然一身的水,她刚想上前理论,车里的人走下车,一身全黑的皮衣,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