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章
作者:钰米      更新:2021-01-31 03:57      字数:2500
  笑晏晏的慕夏安。这是他和慕夏安定的交易地点,他看向周围,郑若阳姐妹也来了,唯独缺少了林亦真。
  郑若阳没有带林亦真来,她怕事情不受控制,为了林亦真的安全,她带了郑若夜前来。慕夏安放弃了对郑氏集团的收购,退居郑氏第二大股东的位子,条件是郑氏由郑若阳执掌,而郑云鹤必须退休。郑云鹤为了郑氏集团妥协了,郑若阳与慕夏安正式和解。郑若阳也看到了慕承俊,可是选择合作伙伴也要看人才对。敌人的敌人也可以成为朋友,更何况林亦真和黄亦然还是姐妹,识时务者为俊杰。
  郑若阳举着酒杯靠近慕夏安:“恭喜慕总游轮体验项目正式启动!”慕夏安看了一眼旁边的郑若夜:“若夜长得越来越出挑了!”郑若夜脸上维持着淡淡的笑:“还要向慕总多学习才对!”慕承俊看着她们相互寒暄的样子,脸上的笑意味深长:“郑总解决了郑氏集团的危机,整个人变得神清气爽了。倒是姐姐你,有些黯然神伤啊!”慕承俊笑的诡异,那声姐姐让慕夏安浑身起了鸡皮疙瘩,她脸上的笑疏离又淡漠:“还不是托你这个好弟弟的福。”
  慕承俊也不恼,毕竟王牌在手,他不珍惜黄亦然的命,慕夏安还宝贝着呢。慕承俊怒了努嘴:“他们在那边开了一个赌盘,我早就听说了姐姐的赌运很好,每次都能赢,是否赏脸和弟弟赌一把?”
  “赌注?”
  “全部身家如何?”慕夏安不由分说的坐在了赌桌上,分牌的小弟已经分好了一张底牌和四张活牌。慕夏安翻开一张是黑桃J,慕承俊是一张红桃Q,他的手指在桌上扣了两下,推了桌前的筹码:“一百万!”
  “跟!”慕夏安云淡风轻的开口,连眼睛都没抬。慕承俊翻出一张方块Q,慕夏安是一张黑桃10,又是慕承俊大,他挑了一下眉:“一千万!”慕夏安拿起旁边的红酒轻轻戳了一口,脸上依旧淡然:“跟!”慕承俊手指夹起一张牌,刷的一下扔了出来,是一张梅花Q,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姐姐的牌面似乎不太好看!”
  慕夏安手捏着牌是一张黑桃9,她摩挲着手腕上的手链,心中一片柔软,轻扬唇角,把桌前的筹码全部推到中间:“全跟!”旁边的人都抽了一口气,那几乎是慕夏安全部见得了光的财产,而慕夏安的牌面一点都不好。
  慕承俊翻出一张黑桃Q,不明笑意的盯着慕夏安:“姐姐赌注这么大,我怎么能扫兴呢!不如玩的更刺激一点怎么样?我想要姐姐,你的一切!”慕夏安的一切包括身家,名誉当然还有黄亦然。
  “慕承俊,即使我把盛世拱手相让,你也还是被踢出了局!你永远是输家!”慕夏安翻了牌是一张黑桃7,慕承俊额上青筋跳动,仿佛被人抓住软肋。他的手指按在底牌上调整呼吸,只要慕夏安不是同花顺,他就赢定了!慕承俊的手下突然俯下身在他耳边低语,慕承俊脸色大变,拍案而起,眼底闪过凌厉的光芒,他拿枪指着慕夏安:“慕夏安,你设计我!”小杨也警惕性的拿枪指着慕承俊,顿时剑拔弩张。旁边围观的人尖叫声此起彼伏,到处逃窜。慕夏安手撑在桌上,微眯着眼睛站起来,声音冷酷到了极点:“因为我要你的命!”
  慕承俊脸色瞬间阴沉,推开椅子,嘴角都带着凉意:“既然你想玩大,我就陪你玩!我想要你最宝贝的东西!”慕承俊顿了顿,眼神深邃冰冷:“我赌黄亦然的命!”慕承俊翻出底牌是一张红桃8.
  慕夏安漆黑的眼眸里仿佛是深不可见的冰窟,她咬牙切齿:“你对她做了什么?”她掀翻了所有的牌,底牌随着一阵轻微的风翻出,是一张黑桃8。7.8.9.10.J黑桃同花顺。
  忽然一道白光划破天空,紧接着是震耳欲聋的打雷声。不知何时外面竟然下起大雨,雨水溅在玻璃上,声音清脆而有力。风越来越大,拍打着海浪。外面风起云涌,里面暗潮汹涌。
  慕夏安步步紧逼,嘴角是讥讽的笑:“你还是乖乖认输吧!我说过你永远不是我的对手!”
  “慕夏安,你不想要黄亦然的命了吗?”慕承俊语气冷静,轻描淡写的回道。
  “你知道你最大的毛病是什么吗?就是不自量力!”慕夏安的嘴边是不明意味的轻笑:“哦,对了!你的好兄弟高轩呢,他怎么没来?”慕承俊脸色晦暗,他猛然想到什么,怒目圆睁的瞪着慕夏安:“你们两个联合起来设计我?!”
  慕承俊放声大笑,甚至有些癫狂:“慕夏安,你怎么不问问,你一手捧起来的那个嫩模去了哪里?!”他知道sunny的目的,故意让她在帝业盛世认识慕夏安。果然,sunny不仅从慕夏安那里得到好处,竟然还想得到她这个人。他利用女人的嫉妒心,让sunny背叛慕夏安,对付黄亦然。
  正当慕承俊走神之际,慕夏安就用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拽住他的手,绕到他后面,用枪指着他的头:“说,她在哪里?”话音刚落就感觉腰间一凉,慕承俊捂着伤口,手用力扣进他的皮肉里:“慕夏安,这场赌局还没有结束!最后的赢家会是我!”慕承俊鬼魅的笑了一声,语气里夹杂着愤怒仇恨:“我刚才的牌面就是黄亦然的下场!”慕夏安心里不祥的预感逐渐强烈,她的眼里是惊慌,慕承俊的牌面是——炸弹!慕夏安仿佛被人扼住喉咙,呼吸苦难。她手扣着扳机对准慕承俊的脑袋:“她在哪!你把她关在哪!”
  “慕夏安!我没有输,你还有15分钟,之后船上的人都要陪葬!”慕承俊眼里是狠戾决绝,他扣住慕夏安的手,“砰”的一声,鲜血从他的额头流下。慕夏安已经顾不得那么多,撇下船上的人去找黄亦然,慕夏安搜遍了头等舱,匆匆跑下楼,踢开二等舱的门,时间还有10分钟,这样找下去根本来不及。她颓然的靠在门上,身体虚软的蜷缩在一旁,郑若阳拉起她:“慕夏安,你要冷静一下!你想一想,慕承俊想让所有人死,炸弹最易爆炸,甚至能炸毁整艘船的是哪里?”郑若阳眼睛灼灼的盯着慕夏安,她的脸上是无力的苍白。
  慕夏安有短暂的怔忪,她定了定神,她不能让黄亦然死,慕夏安抓住郑若阳的手,很快有思绪袭来,冷冷的开口:“停车场,地下停车场!”慕夏安一路到了停车场,可是那么多的车怎么确认?
  黄亦然用力的踢着车门,但是毫无用处。自己的嘴巴被封住,身上绑着一个□□。炸弹上的时间最来越少,还有8分钟。黄亦然等待着死神的到来,她好想慕夏安。眼泪不争气的从眼眶溢出,霸道的她,温柔的她,一头银色头发的她,抿着薄唇笑的她一一从脑中闪过。郑若阳余光瞥到不远处,借着微光看到有什么晃动。她慢慢靠近,惊呼出声:“慕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