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作者:钰米      更新:2021-01-31 03:57      字数:2504
  安,这里!”
  慕夏安眼角微微一闪,转过头去,目光和黄亦然交接。慕夏安看她落泪的样子,内心酸涩。她心痛的都快被腐蚀掉,伸手抹去黄亦然的眼泪,不知不觉放柔了声音:“黄亦然,你相信我吗?”黄亦然点点头,眼泪簌簌的往下掉。不管是什么时候,她都无条件的相信慕夏安,她愿意把自己的命交给她。
  慕夏安目光停留在她脸上,微喘了一下之后,低声说:“我现在砸开后座的车窗,你小心一点!”慕夏安从后备箱拿出救生锤敲破了车窗:“你能打开车门吗?”
  黄亦然抬起头来,声音有些吃力:“慕夏安,好像有什么卡住了!”慕夏安莫名感到一丝凉意,她全身上下打量了一遍黄亦然:“你别动了,往后靠,背对着我们!“黄亦然从副驾驶爬出来,膝盖跪倒从座位中间往后挪。慕夏安深吸了一口气,目光和郑若阳接触,她的眼里有微光闪动,郑若阳明白了,她马上回去吩咐游轮上的人全部离开。
  慕夏安对着她点点头,她们是天生的宿敌,但关键时刻却是心意相通。慕夏安从车窗探进去,观察了一下黄亦然身上的炸弹,看似平淡,却是极为认真的表情。她小时候在一个腥风血雨的环境下长大,接触过这些东西,但是却不是很精通。
  她先剪断了白色的线,一条黄色和红色的线交错捆绑,另一条绿色的线缠着黄亦然。慕夏安有些紧张的盯着炸弹,连目光转一下都困难,她剪断了绿色的线,把线绕出来,声音急促有力:“你先去开车门,出来!”
  黄亦然只听见自己的心脏强烈地跳动,一下又一下,她两腿发软的从车里出来,慕夏安混乱的气息悉数喷在黄亦然脸上,黄亦然苦苦维持的坚强被击得分崩离析,眼泪无声的落下,慕夏安的声音带着一丝颤抖:“别哭,会没事的!”
  慕夏安屏住呼吸,神色紧绷,咔嚓一声剪了黄线。“滴”的一声时间停止在了4分钟,她深呼了一口气,擦了一下额头的汗,脸上是欣喜的表情。慕夏安刚抬起手就听到“呲”的一声,她惊叫一声:“亦然,你别动!”黄亦然眼里的恐惧显露无疑,慕夏安低下头去,她手上的炸弹时间又开始走动。黄亦然纹丝不动,脖子僵硬的转向慕夏安:“这是怎么回事?”
  慕夏安思维有一瞬间的空白,炸弹上的时间像催命符一样,她的心狂跳起来:“这个炸弹的另一个装置已经启动了,它会感性人体的温度,不能离手。你拆了时间一到会爆炸,如果你等时间耗尽还是会爆炸!慕承俊制作的炸弹根本不能拆,这是一个陷进!”黄亦然心中一凉,错愕地盯着慕夏安。心中有千万个念头飞闪而过,她抓住慕夏安的手,眼里泪光闪动:“慕夏安,你走!”
  慕夏安看着她的的脸色惨白,手心有汗水渗出。她坚定的摇了摇头:“不行!”黄亦然的眼泪在眼眶打转,眼里是不容拒绝的坚定。再这么下去,她们都要死。她狠了狠心,厉声道:“慕夏安,我不爱你,我和你在一起就是因为你能救林氏救亦真,我从头到尾都在利用你!”慕夏安紧紧抓住她的手,眼里情意流转,她轻扯出一个笑容:“亦然,可是我爱你,这就够了!”黄亦然几乎泣不成声,她一根根掰开慕夏安的手指:“慕夏安,你快走!”慕夏安看了一下炸弹上的时间还有一分钟。她做了一个决定,必须赌一把。赌博,她一直都能赢!郑若阳最后一个坐上救生艇逃生。还没多久,就听到一声爆炸声,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游轮随着金属刮擦的声音没入大海。?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被锁,而且好几天申诉都没有解决。已然无语,还差一个番外,此文完结。解锁之日就是上番外之时~
  ☆、番外
  ?  慕夏安坐在自家花园别墅的阳台,加州的天气让她的心情灿烂不少。郑若阳也拿起桌边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自己不知何时跟慕夏安一样,不喜欢喝酒了。她瞥了一眼慕夏安那副享受的样子,调侃:“你现在都把头发染成彩虹头了,真是应景。”
  慕夏安不以为意的笑了:“你跟亦真的好事也快近了吧!”慕夏安的手缠着绷带,她想起了千钧一发的时刻,当时她眼看着炸弹的时间越来越少束手无策,她真的要感谢慕承俊给她们留了那么几米的生存空间。这艘游轮启用的时候,船上搭载了一辆改装的悍马,刚从欧洲运过来。这辆车是慕夏安要求定制的,可以防路边炸弹,是美军作战队军用车MRAP的改装版。她当时带黄亦然上了车直接剪了线,引爆了炸弹,她开车冲出停车场但是还是被巨大的冲力撞入大海,她以为自己死定了。多亏了郑若阳的不离不弃,没日没夜的搜索她们的踪影,终于死里逃生,可是她的手近乎残废。
  慕夏安想起那件事还是心有余悸:“还是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我和亦然才能好好享受余生啊!”慕夏安的手好的差不多了,只是不能做剧烈运动,她有些可惜的叹气:“就是有些方面不太方便。”
  “噗~”郑若阳一口茶喷出来:“你们来日方长,别太用力过猛。我们要走可持续发展的道路。”郑若阳看慕夏安越发柔和的表情,偷笑:“况且,你还可以躺着不动,让亦然伺候你不是吗?”慕夏安一听,简直否定她绝对攻君的地位,心里不爽:“看样子,亦真把你伺候的不错!”郑若阳这下连茶杯都要扔掉了,她适时转移话题:“那个嫩模,你怎么处理的?”
  “这种小角色需要我动手吗?之前在珠宝展公布我们的关系,她的人气水涨船高的同时,也有很多人接受不了她的性取向。所以她的支持者都非常极端,要么爱的深沉要么恨得咬牙。这两年都是我在捧她,没有我,她还能整出什么幺蛾子。游戏规则,永远只有一个,在什么位子做什么事,别踏入不属于你的圈子,”
  郑若阳认同的点头,慕夏安把国内的事务都解决了,安心在美国和黄亦然过起了美满日子。郑若阳羡慕的紧:“还是你好,娶了一个拿美国护照的老婆,直接入籍,难怪我之前查黄亦然的资料都没有结果。”说话间,黄亦然和林亦真拿着果盘进来:“我好像听到了,你们在讨论我。”郑若阳抿着嘴巴笑:“某人在抱怨,绷带导致那些方便不协调。”果然黄亦然的脸微微发红,她嗔怒的看了一眼慕夏安。
  两个人眉来眼去,郑若阳和林亦真实在看不下去了,适时打断:“对了,你在那个手表里藏得芯片到底是什么?慕承俊这么气愤!”慕夏安轻咳一声:“不是他想要的东西,哎,别提了!”见慕夏安扭扭捏捏不想提及,黄亦然也觉得有猫腻:“我也想知道是什么。”
  林亦真起哄:“不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吧,情史?”郑若阳对着她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