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作者:秦守      更新:2021-01-31 20:17      字数:2398
  尊美丽的雕塑,被人当作收藏品一样摆在这里,已经摆了很久很久了,而且还将永远这样摆下去任人观赏。
  “亲亲,有两个朋友无论如何想看看你,我就把他们带来了……”
  余新走到安乐椅前俯下身子,深情款款的凝视着这美女柔声说话,然而她却跟没听见似的动也不动,什么反应也没有。
  丹妮不禁大失所望,转头向小吴望去,后者肯定的点了点头。
  尽管以前只见过几次面,但还是可以认得出来,坐在眼前的这个美女,的确就是当年名震全市的女刑警队长石冰兰!
  “我先介绍一下,这两位朋友都是市电视台的记者……”余新似乎已习惯了妻子的木然,继续道,“他们听说你就是昔日大名鼎鼎的‘F市第一警花’,想要采访你……”
  听到“F市第一警花”这几个字,石冰兰才猛地微微一震,仿佛被刺痛了心脏似的,俏脸上流露出痛苦绝望到极点的凄然。
  但这也不过是一刹那,她马上又恢复了麻木的表情,呆呆坐在椅子上,再也不复见从前的坚毅和英气了。
  “呃……您好,我是记者丹妮,很高兴见到您……”
  虽然失望,丹妮还是快步走了上来,礼貌的主动打起了招呼。
  但是话还没说完,她忽然眉头一皱,闻到空气里似乎有股淡淡的酸味。
  “啊,余先生你看!那是什么?”
  丹妮忽然惊叫着指向安乐椅的底部,那里的地面上竟然有一滩水迹,而且上方还有细小的淡黄色水珠在一滴滴的落下来。
  余新循声望去,也“啊”了一声,手忙脚乱的把石冰兰抱了起来,只见她的黑色睡衣下摆已经湿透了,屁股部位的水渍最为明显,漾开了一大坨痕迹。
  “她……她这是……
  尿了?“
  丹妮结结巴巴的说,面都红了,实在不能相信会有这种事。
  不过事实却是明摆着的,这位“第一警花”不但像个婴孩一样的失禁,而且还尿的特别多,黄澄澄的尿水散发出淫靡的气息。
  “亲亲,尿了就应该早点叫我呀,怎么能捂在下面这么久呢?你这样会得风湿病的……”
  余新痛心的埋怨着,似乎急得眼眶都红了,飞快的解开了湿淋淋的睡衣,随手抛到了旁边。
  他大概是乱了方寸,竟没顾及室内还有外人,就这样当着他们的面褪掉了妻子的蔽体之物。而睡衣里的娇躯居然大半都是赤裸的,只穿着套最贴体的性感“三点式”,以至于整个成熟诱人的肉体几乎都暴露在了客人视线中。
  两个记者很自然的望了过去,然后同时不能置信的瞪圆了双眼。
  首先跃入眼帘的,赫然是一对硕大到无法再硕大的超级罩杯,尺码已经超过了乳牛级的“I”,绝对是通过特殊定做才制成的,而且样式十分的性感惹火。黑色蕾丝的超薄型半罩杯,边缘处镶嵌着波浪般的花边,好像巨大的圆碗一样,从底部托起了两颗足有西瓜般大小的雪白乳球。
  ——天哪!
  丹妮在心里发出惊呼,简直是感到无与伦比的震动。
  刚才在大门口见到女护士长时,她就已经被对方极其丰满的胸围搞的目瞪口呆,当时以为那已经是极限了,万万想不到妹妹的尺寸竟然比姐姐还要惊人。
  阳光下看的清清楚楚,这两颗高耸在眼前的巨乳,已经丰满到了有少许夸张的程度,哪怕只要再大那么一丁点,都会让人觉得可怕了,而现在这种尺寸却正好达到最惊心动魄的视觉效果,使人产生一种呼吸都要为止停顿的震撼!
  “亲亲,别急……我这就帮你换尿片……”
  只见余新伸臂抱着这巨乳美女,大步走向卧房另一头的席梦思床。
  丹妮这才回过神来,无意中扭头一看,身边的小吴已经看的眼珠都快掉了出来,直勾勾的目光死盯着不放,喉结还在贪婪的咽着口水。
  “喂……你收敛一点!”
  丹妮又好气又好笑,忙低声警告了一句,跟着伸手挡住了搭档的视线。
  “余先生,我们在外面等您好了……您先照顾好尊夫人……”
  她边说边拽住小吴的手臂,强拉着依依不舍的搭档走出了卧房,正想下楼等待,余新的叫唤声却从里面传来。
  “等等!丹妮小姐……能进来帮个忙么?”
  丹妮答应了,用严厉的眼神命令小吴下楼去,自己则转身返回卧房。
  只见石冰兰下身已经赤裸了,光着屁股仰天躺在床上,余新正拿着个毛巾在擦拭着她大腿上的尿液。
  “请帮我把屋角的保温瓶拿来,倒半瓶热水在这个脸盆里……”
  丹妮依言照办了,然后站在旁边默默的注视着一切。
  到这时候,她才瞧见这位前警花的四肢果然是被禁锢着的,双腕被反铐在身后,足踝处也拴着粗大的钢镣,而且显然是长年累月都拴着,以至于周围的肌肤都摩的微微溃烂,肿起着醒目的红痕。
  ——这……这也太残酷了!
  丹妮心中不忍,再定睛一看,在那张开的双腿之间,私处的阴毛居然全部剃光了,两片阴唇充满了种饱经开发后才有的肥厚发达,而丰满屁股中间的淡褐色肛门则撕裂的厉害,完全成了一个松松垮垮的肉洞,像是被很粗的棍子给撑开的一样。
  她的脸不由红了,忽然产生了点儿怀疑,这件事真的就像余新所说,是为了防止自残?会不会背后有什么不为人知的真相……
  “乖……亲亲,真乖……”耳边响起这男人哄孩子般的声音,他拧好热毛巾,无微不至的擦拭着妻子的下体,很快就把所有残余的尿滴都擦的干干净净。
  丹妮的疑心顿时去了大半,看的出来,对方的动作熟练而耐心,绝不是临时表演给自己看的,一定是经常这样子给妻子清洗。以他的财大气粗,完全可以请佣人来作的,而他却要亲手服侍,这不正是感情极深的证明么?
  她这边暗暗转着念头,那边余新已经开始给石冰兰穿上衣物了,先拿出一块清洁的尿片垫在股沟里,然后再替她换上新的内裤,整个过程就跟照顾刚出生的婴儿一模一样。
  “余先生,您真是个好丈夫!”丹妮由衷的说。
  余新却叹息一声:“我夫人可并不这么认为……”
  “怎么会呢?”丹妮自然不信,转头问躺在床上的女人道,“余夫人,您能亲自说说吗?觉得余先生对您好不好?”
  她连着吻了好几遍,石冰兰却连理都不理她,还是那副木然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