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6章
作者:秦守      更新:2021-01-31 20:17      字数:2398
  包裹着,那种满足感真是比什么都强。
  “呀!呀……肛门要裂开了……啊啊……呜……”石冰兰甩着头大声的哭叫,被反铐的双手下意识的乱抓着自己的裸臀,样子显得极其淫荡。
  随着对方的猛烈抽送,她胸前那对雪白肥硕的大奶子沉重无比的颤动着,两粒拴着金属环的成熟乳蒂早已发硬竖起,看上去真是说不出的诱惑。
  由于失去了奶罩的烘托,这两颗大的令人咋舌的丰满乳球,也已经不复昔日的坚挺了,因本身的重量而微微有些下垂,但是柔软度和弹性却比以前更好,抖出的抛物线幅度更是以前望尘莫及。那汹涌无比的乳波仿佛要引发海啸一般,足以将任何一个生理正常的男人彻底吞噬。
  “哈哈哈……贱奴!你越来越会摇奶子了……哈哈……”
  余新得意的纵声怪笑,油然兴起骄傲的征服感。经过这些年来夜以继日的调教,这个巨乳女警的身体终于完全沦陷了,已经变的比最下贱的妓女还要诚实。尽管她平常外表上都是一副哀莫大过心死的木然模样,但只要一把肉棒插进去,她就会完全失去生理上的控制,完全沉溺在无边无际的肉欲狂潮中。
  虽然,她的心灵上依然不肯放弃,依然还在绝望中苦苦的负隅顽抗,但那又如何呢?不妨就让她保持住精神上的不屈吧!这世上最不屈的精神力量,偏偏配上一个最淫贱放荡的肉体,反而更让自己永远充满了渴望征服的新鲜感,每天都享受到最大的快意……
  “哦……啊……要丢了……啊……丢了……”
  没多久,石冰兰就发出了声嘶力竭的嚎叫,粉脸绽的通红,敏感的肉体猛然间痉挛了起来,迎来了又一次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性高潮!
  “啊啊啊啊……”
  长长的哭叫声中,她娇躯剧颤,阴道里蓦地喷出了一股滚热的淫汁,像是水枪般从双腿间直射了出去。而与此同时,硕大的双乳抖动出最猛烈的惊涛骇浪,两粒勃起的奶头里赫然也各有一股洁白的乳汁直喷而出!
  这副画面真是太淫靡了,三股强劲的汁流分别从胸脯和下阴射出,就好像是喷泉突然爆发一样,射出的汁水如天女散花般在空中交错挥洒,凄美的令人永世难忘!
  余新看的热血沸腾,哪里还忍耐的住,吼叫声中肉棒迅速的弹跳,把滚烫的浓精全部射进了那紧凑的直肠里……
  “呀呀呀……”
  “啊啊啊……”
  男人和女人一起狂喊着,全身的每个细胞仿佛都爆炸了开来,双双冲上了令人魂飞魄散的绝顶颠峰……
  好半晌,彭湃的浪潮才缓缓退下,只有喘息声在室内回荡。
  “太爽了……真是太爽了……”
  余新心满意足的感叹着,双手伸到石冰兰的胸前抓起了那对巨乳,爱不释手的玩弄着。尽管他的十根指头已经张到最大了,但也只能握住很小一部分的丰满乳球。
  然后他的手掌重重的捏了下去,每捏一下,两粒乳头就又喷出了一股白色的奶水,就像是高压水枪还在意犹未足的射出最后的储量,空气里到处都弥漫着奶香。
  “还不打算向我屈服么,冰奴?”
  这是他每天都必问的问题,已经问了何止千百遍,也许还要一辈子这样问下去。
  石冰兰没有回答,俏脸上红潮未褪,鼻孔嘴巴都还在急促的娇喘,仿佛还在回味着那欲仙欲死的高潮。
  以前每次从颠峰中恢复清醒后,她所感到的只有无穷无尽的屈辱和悲愤。然而现在就连最深的痛苦都早已成为习惯了,剩下的就只是肉体和心灵的强烈空虚。
  “死心吧……你已经再也没有可能反败为胜了……你人生的惟一存在意义,就是用这对淫荡的大奶子来取悦我,你再也不可能找到机会毁掉它们了……”
  奶汁四溅喷射中,阿威以胜利者的姿态侃侃而谈,用力揉捏着掌中这两颗柔软之极的巨乳,肥腻的乳肉简直是争先恐后的从指缝间挤出来,几乎要把十根手指都淹没在雪白的肉堆里。
  石冰兰却依然痴痴不答,眼神空洞而麻木,一直到双乳被挤捏的连最后一股奶汁都喷射完……
  “小冰,认命吧……现在的日子多幸福……”
  姐姐不知什么时候醒了过来,抱住了自己动情的喃喃着,双唇已经变的滚烫,正熟练的寻找着自己的唇舌挑逗亲吻。
  眩晕的感觉又来了,电流般麻痒的快意又来了,身体里被虐的渴盼又开始急剧沸腾,完全没法由自己的理智作主,只能悲哀的等待着再次被漩涡吞噬……
  就在这时,有个稚气的嗓音忽然从外面传来:“妈妈?你在哪里?妈妈……”
  石冰兰身子一震,脸露悲痛之色,整个人微微颤抖了起来,早已干涸的眼泪几乎又要夺眶而出。
  ——女儿……这是我的女儿!
  尽管女儿是色魔的孽种,但是母爱的天性却一点也没有因此而减弱,她是多么想亲手抱住自己的亲生骨肉,共享那份母女间的快乐呀!
  然而,一切都是不可能的。
  “进来吧,小兰,你妈妈在这里!”
  耳边响起余新的高声应答,跟着是开门声,细碎的脚步声奔到近前。
  “妈妈,你又不乖了吗?”只听女儿欢快的嚷道,“羞羞脸哦,爸爸惩罚你……羞羞脸……”
  余新哈哈大笑,伸手摸着女儿的小脑袋:“小兰你自己乖不乖呢?今天做扩胸运动的时候,有没有偷懒啊?”
  “没有!小兰没有……小兰比妈妈乖……爸爸叫小兰做什么,小兰就做什么……”
  听着女儿这奶声奶气的回答,石冰兰已经悲哀到了极点,但又无可奈何。
  “嗯,真好!告诉妈妈,你为什么要每天做扩胸运动?”
  “因为……小兰的理想是要像妈妈那样,长大了以后当个大奶警花……”
  脑中轰隆一声巨响,石冰兰心胆俱裂,简直不能相信这是年仅七岁的女儿说出来的话!
  “小兰你……你说什么?”她颤声道。
  “小兰说……要像妈妈那样,长大了当个大奶警花……”女儿摇着她的手臂,撒娇般道,“妈妈你说好不好?好不好?”
  “小兰!”
  石冰兰发出撕心裂肺的叫声,又是痛心又是绝望,仿佛有千言万语想要脱口而出,但又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
  “妈妈……”
  女儿显然是吓坏了,声音里都带上了哭腔。
  “哈哈!乖小兰……你真是我的乖女儿……”
  阿威却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