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章
作者:佚名(言情)      更新:2021-02-01 20:12      字数:2450
  让卡特吓了一跳,连忙转身跳了开去,不过这条大色狗可不想放弃白素这块已到口的肥肉,牠贼头贼脑的站在旁边看了一阵子,便摇着尾巴再次挨近白素的脑袋旁边,牠先是用舌头舔舐白素的颜面,然后牠的舌尖便专注地刮刷着白素的双唇,那模样似乎是想叫白素张开嘴巴和牠接吻、或是伸出舌头与牠互呧一番。
  而原本闭着眼睛任凭光头壮汉在尽情顶肏的白素,这时也感觉到了有些异样,她睁开眼睛一瞧,乍然看到卡特那付色瞇瞇的怪像,立刻羞得满脸通红,赶紧把脸蛋转了开去,不过她丰满的双峰却明显地激烈起伏起来,那份和大狼狗接吻的意象好象让她觉得非常的兴奋。
  卡特一见白素转首避开牠的索吻,连忙跑到另外一边,丝毫不气馁的继续去舔白素的嘴唇,弄得白素只好脑袋左摇右摆,开始和卡特玩起一场舌头与嘴唇的躲猫猫游戏,但无论白素怎么闪避,终究抵挡不住那头畜牲的纠缠,搞到后来竟然变成卡特跨站在白素的鼻尖上面,那根布满血丝的猩红大肉棒,直挺挺地瞄准美人的嘴巴,正在俟机要肏入白素的口腔内。
  面对这头死缠活赖的强悍对手,白素只能双手紧紧合握住那根怒气冲冲的狗阳具,再也不敢让牠越雷池一步,就这样,美女和大狼狗都累得气喘嘘嘘的,偶尔还会来个面面相觑,只是卡特既不肯放弃、白素也依然坚持,所以场面继续僵持不下。
  最后白素有点无奈的娇嗔道:「讨厌,这头卡特怎么这般固执啊?」说着她便一手套弄起卡特的大肉棒、一手爱抚着牠的大睪丸,但还是不肯用嘴唇去接触卡特的生殖器,只希望能赶快帮牠手淫出来。
  然而白素的另一个对手并未闲着,他不但越战越勇,并且还开始鼓动其它人说:「叫这婊子乖乖的让卡特干她嘴巴,如果不听话你们就把她的手绑起来。」
  光头壮汉的话声刚落,白素的双手便立刻被汪亦达和老赵一左一右的拉开,而卡特的大龟头也立刻垂落在白素的嘴边,并且强劲有力的抖动着,白素环视了那群虎视眈眈的围观者一眼,心中暗叹一声,知道自己再也没得选择,便认命地伸出一小截舌尖,轻轻地点触着卡特那红通通的恐怖巨根。
  周围的那群人则个个睁大眼睛,紧张而贪婪地注视着白素舔狗屌的精彩镜头,他们呼吸浓浊而急促,脸上洋溢着极度亢奋而下流的表情,让原本想闭上眼睛再去含卡特大龟头的白素,却在那群人七嘴八舌的叫嚷之下,不得不脸红心跳的大肆舔舐起卡特的大屌。
  就在她舔遍那根猩红色的大肉棒以后,她才风情无限的看着方老板说:「我都已经帮卡特口交了,你们可以放开我的手了吧?」
  方老板这才如大梦初醒般,连连挥着手说:「放开、放开!你们还抓着她的手干什么?」
  汪亦达和老赵立即松开了白素的双手,而白素的双手一获得自由,便一手握住卡特的大屌帮牠打手枪、一手抚摸着牠那比垒球还大一号的阴囊,并且仔细而用心地舔舐那造型怪异的大龟头,阳台上霎时安静了下来,每个人都屏气凝神地欣赏白素艳丽的娇容,就连正在挥军大进大出的光头壮汉,也频频探头探脑想瞧一瞧美人啃狗屌的淫贱模样。
  而白素虽然被看得双颊飞红、胸膛急耸,但她不但双手没有停止动作,而且还将嘴巴凑向卡特那抖擞不止的大龟头,她由前端开始轻含慢吞、一厘米一厘米地缓缓往下吞。
  当她终于将卡特那颗像被刀削过的大龟头整个吃进嘴里时,只听阿豪「咕噜咕噜」地吞咽着口水闷叫道:「喔,干!光看这一招人生就值得了,妈的!真是开了眼界!没想到高贵的白素是这么会玩的大浪货!」
  听到阿豪的话以后,白素怀嗔带痴地瞟视了他一眼,然后便满脸委屈的展开吞吐和舔舐,并且更进一步吃下大半支的猩红柱身,她那时而柔情似水、时而饥渴万分的口交技术,加上她那幽幽怨怨和羞惭胆怯交换不停的神情,几乎叫那群围观者全都流出了口水。
  而被人狗合力奸淫着的绝色尤物,似乎也越来越陶醉、越来越沉沦,彻底坠落到肉欲的漩涡中而不自觉,她开始一边吃屌一边哼哼呵呵,两条修长白皙的光滑玉腿不仅高举向天,还不断地临空蹭蹬,那辗转反侧的激情扭动、以及那淫荡狂放的绝美容颜,堪称是至淫至美、既野又浪的一代性后!
  这时光头壮汉再度加快驰骋的速度,他像要把白素的鼠蹊部撞烂似的,不但拼命的顶肏冲刺,还一直大叫着说:「干死妳、干死妳!干死妳这个骚屄!噢…
  …喔……真紧、真舒服……喔,真是个千古难逢的大浪屄!」
  随着他昂扬的叫声,白素双脚忽然倏地落在光头壮汉的背上,而且立即紧紧地夹缠住他的腰部,而她原本是在吸吮卡特的嘴巴也瞬间静止下来,然后,只见她和光头壮汉同时浑身发抖,两人一起不断打着寒颤,白素更是双手紧抱着卡特的屁股,嘴里「咿咿唔唔」的溢出令人销魂蚀骨的浪哼。
  就在她们两人像癫痫病发作般的抖簌个不停时,老赵突然发出了不知是咒骂还是赞赏的音调说:「肏!这浪蹄子竟然跟阿宝一起高潮了!他妈的,白素,妳干脆帮阿宝生个胖儿子好了。」
  只听光头壮汉马上接口傻笑道:「好、好,白大妹子,我就帮卫斯理来帮妳下个贱种吧!哈哈哈,这样我就是妳的不记名老公了!呵呵……真是赞呀。」
  听到这些不伦不类的贬抑之词,白素只是以她如痴如醉的细瞇眼神,极尽挑逗之能事地扫视着每个围观者一眼,接着她便忽然吐出卡特的猩红阳具,随即又像在表演特技般,一口咬住了半截的大龟头,她还故意露出两排洁白的贝齿,让众人清楚的看见她深深陷入龟头肉里的牙尖。
  卡特被她咬得发出一声悲狺,牠四肢齐曲,痛得想要逃跑开去,但白素却紧紧咬住牠的大龟头不放,同时又用舌头温柔地舔卷着牠突出的马眼,那种既痛楚又爽快的双重感受,让卡特胡乱的打起转来,也不知牠是要脱离白素的牙齿箝制、还是快乐的想要奔驰。
  就在这个兵慌狗乱的时刻,只听汪亦达怪叫起来说:「看、你们大家赶快看……!哇……白素竟然在吃狗的精子!」
  没有错!只见白素仰起下巴、牙齿仍然咬着卡特的大龟头,而卡特则抖着屁股,正在一股股的射出牠透明而黏稠的浓精,那大量喷发出来的精液,叫白素根本来不及躲避、也来不及吞食,只能任凭那些精子直接灌进她的喉咙里,或是从她的嘴角反溢出来,流满了她泛红的香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