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自尊太贵了!
作者:谣初      更新:2021-01-29 08:15      字数:2150
  二十五分钟的路程很短,短到叶天都没有来得及想明白他忽然现在对方的面前,应该说些什么?他的脑子现在很乱很乱,望着车窗外,目光显的深沉而又冗长。
  一切从头来过,那么他应该用怎样的态度,来面对这无比糟糕的人生呢?是对过去的自己全盘否定,一切都重来?一如既往反正是不可能的了,但是全盘否定,那么他二十五年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呢?
  “呵呵,去他妈的意义!”
  叶天忽然笑了,眼角含着些许的泪,那样的人生不要也罢,否则他又为何大醉两次?不就是对他所谓的坚持感觉到可笑吗?
  “小兄弟,你怎么了?”司机透过前头的镜子感觉到叶天的状态有些不对,不由问了一句。如果车上来了个神经病……没准真是,哪有正常人会多付至少五百的?
  “和你无关!”叶天冷冷地道了一句,一切都是那么的自然,换作之前的他一定是态度极好的道一声:我没事。甚至会补上一句“谢谢关心”,他就是这般,哪怕自己心情再差面对陌生人的善意,也会强撑笑颜。
  然而一个人活着需要那么的去考虑周围人的感受吗?自己心情不好,想找个角落把自己藏起来,有人却把你生生地从那个角落给挖了出来,哦,你还得对他说声谢谢?
  这种无谓的善意,并不是所有人都希望接受的,你给出善意那是你的心意,接受的人自然感受到了。然而如果你却强求他回应,那就不再是善意,对他来说却是满满的恶意。
  叶天现在心情很糟,很乱,同时也很烦,他不会再去搭理陌生人,因为那和他无关。他连自己都顾不好了,又哪有多余的精神去考虑别人的感受呢?
  司机师傅被噎了一下,只好讪讪地接着开车,他算是发现这个乘客心情很差,其实这种情况很常见,他也早就见怪不怪了。
  非亲非故的,人家凭什么搭理你,甚至把心中秘密说给你听?这个时代资讯那么发达,随口一句,没准第二天网上就满天飞了。
  不过司机这么一打岔,倒是让沉浸在混乱思绪中的叶天清醒了起来,他的目光变得略微清爽了几分,当务之急不应该考虑那些有的没的,而是应该处理好眼下的事情才对。
  车很快就行驶到了目的地,翡翠小区门口,慢悠悠地停了下来。
  或许真的是上苍给机会,叶天竟然在小区门口看到了拉着行李箱的她。
  二话没说,叶天打开车门就蹿了下去,一把飞奔到她的面前,带着些气喘地看着她。
  叶茜茜的神情是带着哀伤以及不舍的,近乎是三步一回头的那种,然而她忽然看到出现在眼前的叶天,脸上满是不可置信。
  “你……你怎么来了?”叶茜茜语气中带着一丝慌张,眼中有着濛濛的水雾,她紧了紧自己的白色小衬衫,不由问道。
  “我……错了。”叶天看着叶茜茜,目光中尽是歉意,不过他眼角的余光看到了追过来的司机,尴尬地道了一声,“在我道歉之前,你能不能帮我先把车费结了,一共五百……”
  结车费?
  叶茜茜愣了一下,这没头没脑的,他在说什么呢?按理说,这种场景,他飞奔出现在她的眼前,不是应该说些有意义的话吗?
  譬如劝她别走?
  可当她看到后面追来的那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她懂了他在说什么,不由没好气地踩了踩自己洁白的小蛮鞋,从白色的钱包里掏出五张新钞递给了司机。
  司机不由释怀地看了叶天一眼,难怪敢狮子大开口,直接给五百,原来是……
  这眼神很怪异,然而叶天却全然无视了,很主动地拉着叶茜茜的白色小皮箱走到阴凉的墙角,然后细细地看着她。
  她和印象中有些不一样了,曾经的她洁白的如同人世间的精灵一般,每天俏皮地在他身边打转。然而今天的她眉眼中却带起了一种成熟的忧郁以及伤感,叶天知道这些都是他带给她的,他心中不禁一阵叹惋。
  “你怎么来了?都拒绝我了,来看我最后的笑话吗?”叶茜茜走近了,语气中带着浓浓的委屈,以及不甘心。
  这语气倒是没变,叶天提着的心微微有些放下了。
  “我是来道歉的。”叶天直言道,他并不会说什么,我怎么舍得看你的笑话之类的情话,这些话即便是如今的他,依旧肉麻的开不了口。
  “感情的世界,投入的那个必定是输家,又有什么好道歉的呢?”叶茜茜的语气逐渐成熟了起来,似乎这个小丫头一夜之间真的成熟了很多,“如果你是为拒绝我,说的话太过让我不能接受而道歉,那么大可不必。我叶茜茜的承受能力你是知道的,天不怕,地不怕!”
  “不,茜茜,我不单单是在向你道歉,同时也是在向自己道歉。”叶天不由苦笑道,眼中满是悲凉,“我家的情况你是了解的,我真的没有把握能够给你未来,所以我拒绝了你,并不是真的因为我从未喜欢过你。”
  “相反,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我一直觉得我们会在一起一辈子,然而直到你昨天说了那些,我才一下子明白了现实。”
  “我这个人比较好面子,也就是所谓的自尊,没有把握能够给你未来,我选择了放手。可当我回到家,我忽然发现,这份自尊太贵了,贵到我完全无法承受的起!”
  这当然不是叶天一夜功夫就想明白的,而是他被思念折磨了七年才懂得的。他原以为叶茜茜走了,他能够看的开,等未来有机会了还会和她在一起。然而现实却绝不是他的“我以为”,人一旦离开了,就彻彻底底地离开了。曾经在一起的日子,把他拉在回忆里,思念的折磨,正如他所言,这份自尊太贵了,贵到他根本无力承受。
  自尊是每个人都想要的,然而这个社会,不成功,自尊永远不可能属于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