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你这个骗子!
作者:谣初      更新:2021-01-29 08:15      字数:2167
  叶广木醒来的时候,发觉头疼欲裂,他不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顿时疼的龇牙咧嘴起来。他这是怎么了?喝断片了的他又怎么会对昨天发生的事情还留有印象呢?忽然他看到了床边椅子上的纸条,不由捡起来看了一眼,只见上面写道。
  “爸,你昨天摔啤酒瓶上了,以后不要喝那么多了,给你放了一百,去医院看看吧。”
  叶广木看着空空荡荡的房间,不由呆滞了,攥着钱,将它攥的很紧很紧,眼中竟然有着恨意,半晌才呼出了一口大气,脸上再次恢复起以往的痞态,往床上一倒便算是完事了。这钱他才不会去看医生,接下来一两天的酒钱有了,等头上不疼了,接着喝去。似乎他从来都是这样一个作死的人。
  叶天当然不会管叶广木的事情,他留下那张纸条纯粹是为了能够让叶广木在清醒的时候不至于过来烦他,图一个安静罢了。他如今就读的这所高中名为风华,似乎取得是风华正茂的意思,在本市算得上是一所不错的重点高中了。因为是公立学校,因此学费不是很贵,外加上他妈妈也是学校里的,各项关系非常容易疏通。
  走到学校门口,叶天有些恍然,很多年没有回来了,一切竟然是那么的生动以及熟悉。记忆里的画面开始清晰,校门口的各类小店聚满了来上学的学生,还有很多卖早点的小摊贩,虽然才早上,但很是热闹了。就是来上学的学生精神有些涣散,脸上挂着没睡醒的表情,走三步便伴随着一个大大的呵欠。
  多么熟悉的场景,叶天也入乡随俗地打了一个大大的呵欠,随后满意的伸了一个懒腰,背着书包走进学校。刚开学不久,他又是高一的新生,没什么人认识他,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人过来和他打招呼了。其实学生时代的叶天是一个非常孤僻的人,从小到大除了叶茜茜,就没有什么朋友了。
  高一六班,这是叶天曾经念过的班级,他自然不会忘记。可是具体坐在哪个位置上,他却记不清了。不过这当然难不倒他,走进教室环视了一圈,最后排六个位置上已经坐了四个男生,还剩下两个位置而已。
  叶天的个子很高,高一的他就已经一米八了,从小学到高中几乎都是坐的最后一排的位置。他到了大学之后才能够随意安排自己的座位。
  一个位置靠近廊道的窗户,另一个位置则是靠近花坛,不太好分辨。当然这也难不倒他,他步伐很快地向着廊道的位置走去,故意将脚步声弄的大了一些,随后作势欲往位置上坐去。其实他的目光一直留意着周围,旁边位置的男生抬起了头,有些狐疑地看着,他顿时了然,这个位置应该不是他的。
  弯下腰很顺手地整理了一下鞋带,见到那个男生的眼神变得释然了起来,他嘴角轻笑,拍了拍鞋子上的灰尘,走向了另外一边的位置。
  平时不要忽视身边人的某些小动作,那里面其实蕴藏着他们最真实的想法,因为细微的动作是最不容易隐藏的,都是下意识的体现。
  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打开桌子盖,翻看了一下课本上的名字,见到了“叶天”这两个字。尽管字不是很漂亮,甚至有点丑,然而这满满的都是回忆。
  现在叶天的字到很是清爽干净,大学的时候因为某些原因他不得不苦练了一段时间的书法,没办法,为了生存啊。
  将东西整理妥当,叶天便起身,打算去看望一下妈妈,虽然可能这个时间点,她还没有到校。但那又如何呢?能够再次见到她,见到她慈爱的眼神,叶天一秒钟都不想再等了。
  “咦?怎么是你?”
  可正当叶天起身的时候,他身边忽然传来了一道惊疑不定的声音,他不由转过头看去。
  这个女生有点面熟,应该曾经见过,当然这也很正常毕竟他在这个班呆了三年。但是也有一点点不正常的地方,就是比起其它同学,这个女生要面生的紧。
  这只有一种说法,那就是这个女生后来去念了文科班,在高二分班的时候离开了这个班级。
  下意识瞥了一眼女生手上的杯子,不用多说一定是来打水的,因为教室的饮水机就放在叶天的边上。
  班上有个很入乡随俗的习惯,谁坐饮水机旁边,谁就得负责换水,叶天曾经真的没少换,因此他对水杯这类的物品异常的敏感。
  “同学,找我有事吗?”叶天实在是记不起她叫什么名字了,只好微笑着这般问道。
  林欣欣应该是这个班上最美的那个女生了,眉眼都非常的精致,五官很是灵动,当然如果叶茜茜也来念这个班,她应该才是最美的那一个。当然林欣欣也只是略微有些逊色罢了。
  不过这种班花级别的女生叶天也能够不知道她的姓名,他过道另外一边的男生心中也满是佩服。他早就在林欣欣自我接受的时候就已经偷偷记下了她的名字,万一能够有机会和她接触,也能过增加一些印象分不是?
  “你不是什么华科大学的吗?怎么在我们班上?”林欣欣眼中有着怒火,质问道。
  华科?
  叶天瞬间了然,应该是昨天的骗局暴露了,然而他却没有太多的尴尬以及不好意思。
  为了生存,有些时候不得不做出一些选择,既然选了,那么就必须做好心理准备,人家一指责就面红耳赤的着急忙慌地否认。这种心态是非常愚的。
  叶天几乎没有半分的犹疑,他很自然地“疑惑”着看着林欣欣,丝毫不懂地问道:“华科大学?那是什么?同学你……我听不太懂。”
  旋即他装出了使然地模样,道:“是不是你昨晚做梦,梦到我了?梦到我们以后去了同一所大学,然后……咳咳,再说下去就少儿不宜了,应该是你梦到我什么了,要不然班上同学那么多,我们又是新在一个班上,之前也不认识的,你不会突然和我说这一番话。又或者是……你纯粹认错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