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无耻之尤!
作者:谣初      更新:2021-01-29 08:15      字数:2216
  少儿不宜的画面?
  叶天纯粹就是娱乐文写多了,想要做好一个娱乐文的小编,那么会写一个能够抓人眼球的标题绝对是最重要的存在。
  那么什么是能够抓人眼球,吸引人注意力的标题呢?打一些擦边球,用一些晦暗不明的文字,便很到位了。然而叶天还是有属于他的道德底线的,他写的文章都是曾经看过的影视剧或者动漫点评。
  对于实事热点,某个明星的花边这一类的,他是绝口不提的。因为他又不是当事人,没有实际的证据,随便乱写,这不是他的性子。
  写一些以前大火过的影视剧,将最初的感动带给读者们,分享曾经看影视剧的点点滴滴,这些是他一直在追求的。
  然而这些又怎么能够比得上明星花边来的吸引人呢?热度又怎么可能跟的上呢?
  因此在公司里他永远都是那个拿工资最少的人,部门大哥发话了,阅读量再提升不上去,就把他开了!
  或许吧,这个时代已经不再属于那些古板固执,坚守所谓的底线的人了,在这样一个可以说是“娱乐至死”的年代,这样的坚持又还有什么意义呢?
  不过在零五年,变化还没有那么的大,就连女生可能都相对来说保守的多。
  总之林欣欣在听到这些词的时候,她的小脸不觉红了起来,眼中的怒火旺盛地简直可以把整个教室都着了。
  这个该死的骗子,骗了她也就算了,竟然还出言调戏她,真的不能忍!
  过道的那个男生听着听着,心中的佩服感更盛了,这位真的是大神,撩妹界的高手啊,狠人角色。换作他根本不敢这么聊,能说话不磕巴就不错了。
  面对美女很少有男生能够不动心的,而一旦动心了就想要得到她,这也就带有了目的性。
  目的性是很怕的东西,如果事先没有准备,面对自己很想要得到的,那么紧张这种情绪就会在一瞬间生成,从而阻碍大脑的思绪,使人陷入一种慌乱的状态。
  因此各位如果有看到美女就紧张的,你可以试着幻想对面的是一头猪,或者自己是个基佬,总之对她没有任何的感觉就是了。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次数多了,习惯了,也就克服了,变得从容而又淡定。
  女生总是喜欢运筹帷幄,从容自信的男生,那种看上就很猥琐,有点又苟苟(第二声),又丢丢(第二声)的男生,是真的很难赢得女神芳心的。
  像现在很多小女生都喜欢大叔,除了钱,其实气质也占有一定的因素。在他们的眼里,那些女生都是小孩,好骗。外加上他们经历的多,五湖四海走的也多,不缺乏话题,一聊就能是一天,当然容易得到女生的好感了。
  然而小男生,女生在你们的眼里都是女神,高不可攀的存在,地位上首先就存在了巨大的差距,说话时就不对等,又怎么能够得到你们想要的爱情呢?
  似乎扯的有些远了,还是回归正题,林欣欣有了想要干掉叶天的冲动,她不禁气的开始磨牙了。
  叶天却依旧有些“懵懂”地说着,同时他竟然还非常“腼腆”,“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道:“我也不知道我说的对不对,或许还有什么别的原因是我没有想到的……但同学,我真的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呀!”
  还听不懂?
  连少儿不宜的画面都出来了,你还想要懂什么?
  很果断的,林欣欣直接将手中杯子里的水冲着叶天就泼了过去,温柔善良的女生不代表她没有脾气,一旦真的生气了,她也会做出冲动的事情。
  叶天眼角的余光一直有在留意林欣欣手上的杯子,之前说过了他对这个很敏感,几乎是下意识的。然而他刚才就看到了林欣欣的手开始微微的颤动着,心中有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这么欠打的话都说出口了,不早做点准备怎么行么?不得不说,重生回来的他,不止身体变得年轻了,就连脑子似乎也灵便了很多。
  当他看到林欣欣抬起手泼水的动作时,身体很自然地倾斜了一下,以至于她一整杯水都泼出了窗外,浇在了屋外头花坛里的矮树上。
  “你倒水是为了浇树吗?我觉得用矿泉水不太好,太浪费了,毕竟水费都是班费里出的,班费又是同学们一块儿交的……”叶天依旧很欠地道,“况且换水也是一个体力活,蛮累的,同学,且行且珍惜啊!”
  这个混蛋!
  叶天一席话但是成了林欣欣的不是了,难怪这个家伙脸皮那么厚能够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行骗,要不是没有证据……
  林欣欣委屈的都快哭了,她恨恨地蹬了蹬脚,猛地瞪了叶天一眼,一句话不说就返回了自己的座位。
  “说谎技术不到家啊……”
  叶天神色却有些忧伤,东拉西扯,本以为能够糊弄过去,没想到对方似乎更较真了。
  至于林欣欣生不生气,他却是一点也不在乎,她生气又能怎样?去道歉吗?即便去道歉了,人家又会理睬你吗?
  事情都已经做了,哭天骂地的道歉,一副“我不是人,我是畜牲”的既视感,对方就会高看他一眼么?
  最初的印象决定了很多的东西,在林欣欣的眼里他已经是一个骗子加混蛋了,摇尾乞怜无非只会让她更看不起他罢了。
  况且林欣欣的想法对叶天来说重要吗?
  路人甲罢了,只不过这是一个美一些的路人甲而已,本质上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因此在隔壁桌男生无比崇拜的眼神中,叶天很坦然地走出了教室,半点心虚都看不到。这种事情一旦在学校里传开了,而且他还心虚的承认了,那么后果一定是无比严重加惨重的。
  老妈的办公室在另外一处特殊的建筑群里,这里房间不多,然而能在这里办公的都是学校领导层面的存在,普通教师是看不到他们身影的。
  果然如同叶天猜测那般,老妈还没有到,他百无聊赖地坐在台阶上晃着腿,眼睛却眯了起来,这样休闲,无忧无虑的时光真的很难得,很难得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