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6 八仙
作者:神秘男人      更新:2021-01-29 19:33      字数:4169
  远处的天兵足有三百余人,每一人的身上都泛着一层银白灵光,在四人法眼之下,这些天兵的修为自是一目了然,具是金丹五品至七品之间。
  身上披着的成套战甲,也是不凡,竟是把这些天兵的实力全都提升到金丹巅峰之境。
  三百人气机相交,连接成阵,威能更是再次增加,浩瀚之威,覆盖了周遭百万里。
  头前的持斧大将乃是一位三劫元神,手中巨斧却有着一丝是仙器之意,在有身后众人相助,这一对天兵足可以发挥出不亚于普通地仙的威能!
  更何况,他们身怀天河灵符,可操纵天河水流,身处此间,即使是面对一般的仙道中人,也可困杀无碍。
  虽不知天兵天将总数有多少,但只此眼前显露的冰山一角,已是能够看出天庭仍在之时的无敌威能。
  “困仙阵!”
  迎着四人,前方持斧大将巨斧一扬,水流激荡,无数条水龙突兀浮现在四面八方,汇聚成一个巨大的球体,把四人密不透风的包裹在内。
  “真的是天兵天将,兵甲、战阵,于记载之中的都是一模一样,看来我们果然是到了那不在记载之中的时间线内了。”
  迎着一干天兵,欧阳竟无一脸的感慨。
  “要尽快离开这里了。”
  没人理会和尚的感慨,素妙真君则是上下环视,寻觅着快速离开天河的路径。
  四人随意的态度,也让远处的持斧大将眯了眯眼,当下不在继续前行,而是大斧一挥,四方无数水龙陡然张开巨口,齐齐咆哮。
  “吼!”
  音波在天河水流之中中犹如实质,万余道波纹相互碰撞,直接把这圆球内部尽数化作一片混沌。
  “出!”
  内里,北辰道人面无表情的一挥衣袖,玲珑玉带当即脱手飞出,轻轻一绕,把四人围住。
  玉带之上七彩光晕轻轻闪烁,四方袭来的狂暴音波一经碰撞,就发生偏移、翻转,玉带旋转,任凭四方攻势不停,屹然不动。
  “东西是不错,就是模样花俏了些。”
  陈子昂啧啧轻赞。
  北辰道人特意以玲珑玉带对敌,自是向他展露这件仙器的威能。
  “此物以先天而生的七种煞气融汇如意至宝炼制而成,不仅防身无碍,用之对敌也是无往不利!”
  话声中,北辰道人手诀一变,身周玉带陡然朝外膨胀,压缩着那无量音波直逼天兵天将的困仙阵。
  “嘭!”
  七道煞气一闪而逝,而困杀一方的困仙阵也当即破灭。
  “阵法不错,可惜主阵之人的修为太弱!”
  玉带徘徊,在水流之中舞动,瞬息间分化三百,把一干天兵尽数包裹在内,任凭他们拼命挣扎,依旧脱离不得。
  天兵天将实力虽然不差,但与他们相比,却相隔天堑。
  “阿弥陀佛!”
  欧阳竟无口诵佛号,手中的念珠也不知何时出现在那位持斧大将身侧,一百零八枚佛珠死死地把他锁在原地,就算那仙器巨斧也在他掌中无力垂下。
  “尔等何人?竟敢……”
  大汉怒发冲冠,兀自大吼。
  “叮……”
  如同风铃吹动时的响声在耳边响起,大汉脸色一滞,口中的话语也就此停下。
  “这位将军,还请告知出去的路径。”
  欧阳竟无眼眸之中带着淡然佛光,脸带慈悲之意,出现在大汉身前,佛门他心通悄然而动。
  片刻后,和尚展颜一笑。
  “找到了!”
  “劳烦将军休息休息。”
  僧衣一舞,面前的大汉两眼一闭,当即晕倒过去。
  而另一旁,三百天兵也被北辰道人轻轻放倒。
  “走了!”
  挥了挥手,欧阳竟无手中的念珠猛的大放光芒,一粒粒佛珠轻轻碰撞,在四人身前撕开一道曲折蜿蜒的漆黑通道。
  陈子昂与素妙真君对视一眼,同时迈步,在和尚身后一同进入通道之中。
  “北辰道友,勾陈帝君乃是天庭六御之一,你身为他的后人,其实不必与天兵天将闹矛盾的。”
  黑暗之中,素妙真君朝着北辰道人看去。
  “我来历不明,未必会被人接受。况且,天河分属北极天蓬大元帅,这位前辈可不是好相与的,我还是等出去之后再寻机见过勾陈帝君为好。”
  北辰道人摇了摇头。
  “据我所知道的,这个世界共有八位天仙。北极天蓬大元帅、勾陈帝君、清源妙道真君、碧虚子苏阳四位归属天庭。”
  陈子昂知道此时是自己出场的时候了,当即把来之前天门传来的讯息说来分享。
  只是在说到碧虚子苏阳之时,他语声稍顿。
  “此外,南华真人、佛门戒贤尊者、神剑司马凌云、蛟魔王四位则是处于天庭的对立面。”
  这八位,都是天地间鼎鼎大名的至强者,就算是他们所在的时代依旧,名号也时常入耳。除了宇内十二位大罗之外,能与他们相提并论的即使在天仙之中也是寥寥。
  而陈子昂此行,却是丝毫不想与这些人打交道。
  他来这里,是因为这里的天门还有许多未曾损毁,他体内的天门之灵,想让他把这里的天门收集起来,恢复往日神威。
  而他则是想把天门之灵在此趁机摆脱。
  此外,冥冥之中,陈子昂感觉,这里也是目前唯一能够让那莫名劫难延缓临身之地。
  果不其然,进入此地,那股压在头上的紧迫感就是陡然一消。当然,另一股危机,也在悄悄逼近。
  “小心!”
  元灵一动,陈子昂已经脱口急喝。
  与此同时,在这漆黑同道的正前方,一个狂卷四方的巨大漩涡凭空生成,狂暴的吸力,拉扯着四人往里投去。
  “阿弥陀佛!”
  欧阳竟无手中一转,一百零八颗佛珠已经闪烁着佛光,把四周虚空牢牢定住。
  “原来是个秃驴!”
  清脆的声音如同黄莺一般悦耳,却带着股凌厉杀机。
  眼前漩涡转动,一头长达千丈的五爪青龙出现在四人身前,而那漩涡,正是她那张开的大口。
  青龙摆尾,化作一女宫装少女,额头两枚晶莹龙角伸过头顶,圆滚滚的双眸在扫过和尚的头顶之时,猛然一愣。
  “呵呵……,现在知道我为何留着头发了吧?”
  欧阳竟无一甩自己飘逸的长发,一副我多有先见之明的架势。
  “那她交给你如何?”
  北辰道人面色不变的扫了对方一眼。
  “呃……,还是联手赶紧打发了为妙。”
  默默感受了一下对面少女的气息,欧阳竟无十分干脆的认怂。
  “快点,又有人来了!”
  素妙真君脸色一冷,抬头朝上看去,肉眼可及之处,那天河水面已是清晰可见。
  “你们四个是谁?我为何从未见过?”
  敖漓龙眸转动,扫过和尚的头发,看着四人的眼神中带着疑惑。
  以眼前四人的实力来说,不可能是无名之辈才对?但她却是从未见过,甚至未曾有过耳闻,当真奇怪。
  “得罪了!”
  北辰道人打了一个稽首,屈指一弹,九柄大小各异的飞剑已经凭空闪现,凌厉而又无声无息的朝着对面的青龙斩去。
  看来,他是不打算显露勾陈帝君的道统传承了。
  “哼!”
  敖漓冷哼一声,身侧一柄法尺紧接着浮现。
  法尺四周雕刻着代表二十八宿的符咒,有紫薇讳、天蓬讳、南斗六星、北斗七星,表面水流旋转、星光沉浮。
  仙道之宝——天蓬尺!
  “去!”
  星光闪现,无数尺影遮蔽四方,不禁笼罩了袭来的飞剑,也把四人罩在其中。
  “定!”
  欧阳竟无手中的佛珠转动,佛光蓦然大盛,在佛光照耀之下,四周时光陡然陷入定滞之中,只有那无数尺影和千丈青龙的身躯还在轻轻颤抖。
  “咔……咔……”
  “吼……”
  青龙吐珠,天崩地裂,定滞的时空也告破碎。
  “缘生无性!”
  此时的欧阳竟无神色凝然,佛珠也脱手而出,伙同北辰道人的飞剑,一起朝着那龙珠迎去。
  素妙真君单手朝上一扬,一道锋锐刺骨的剑气当即从她掌心飙射而出,直奔上空。
  “当……”
  上方水波流转,一柄亮银长枪突兀浮现,持枪之人面生三只眼,面色冷峻,正自挺枪拦住四人上行的去路。
  至于此时的陈子昂,则是手掐伏地印,朝身前虚空按去。
  “轰隆隆……”
  水波浩荡,涟漪由印诀而起,横扫四面八方。
  水波过处,上千天兵、七位天将悄然浮现,各持刀枪斧钺,结成阵法,把此地困住。
  “来的真快!”
  轻轻一叹,陈子昂的掌中已经出现一根通体金黄的棍棒。
  “动手!”
  眼见埋伏不成,上方三眼神将当即一摆手,比刚才强大超过十倍的困仙阵已经凭空成型,把此地牢牢围住。
  “冲!”
  陈子昂并未理会四方的天兵天将,脚下一点,整个人已经直冲上方的三眼神将而去。
  身处天河之中,他们的首要目的是尽快离开,而非是与他们分个胜负高下。
  素妙真君显然与他一般打算,双手一扬,身周的缎带已经带着呼呼裂空之声,朝着上方绞去。
  “哼!”
  面对两位地仙巅峰修士的围攻,上方的神将却只是冷冷一哼,身躯一抖,手中长枪毫不迟疑的朝下点来。
  “叮……”
  看似一个碰撞,而在陈子昂的眼中却有着亿万万次的接触,对方手中的长枪,如同灵蛇狂舞,演化无极,竟是轻轻松松把两人的攻势尽数拦下,锁死上空。
  “诛仙!”
  四方天兵天将也未闲着,在一人闷喝之声中,黑暗笼罩此地。
  那是一道纯粹的黑色剑光,充满着万物凋零之意,普一出现,就让场中四人身躯一紧,心生警兆。
  没人能够想到,这群仅有金丹和元神实力的天兵天将,竟然发挥出威胁到他们的实力。
  “铮!”
  与此同时,天河之中也再次浮现一抹剑光,这道剑光同样充满了杀机,却亮的炽白、纯粹。
  剑光来自素妙真君的后背,那柄古朴的剑身之上。
  “不好!”
  上方正与陈子昂拼杀的三眼神将脸色猛然一变,身躯一缩,手中长枪陡然穿向下方,越过时空的阻隔点向素妙真君。
  “哪有那么容易。”
  陈子昂的声音幽幽响起,金黄色的棍棒带着股帝皇般的贵气,横隔当场。
  “斗战之法,百倍增幅!”
  身躯微微膨胀,滔滔天河之中陡然亮起一道金黄色的光芒。
  光晕波及亿万万里,在这天河之中掀起惊涛骇浪,这一刻,不知多少天兵天将被水流波及,东倒西歪,一干仙家,也一脸震惊的朝着此方看来。
  少顷,一股无形之力从虚空浮现,悄然按下天河的波动。
  “大统领!”
  三眼神将和青龙敖漓拱手立于水流之中,身后一干天兵天将个个神情潦倒,气息虚弱,毫无天兵威严。
  “事情我已清楚。”
  身如童子的天河大统领冷眼扫过众人,最后把目光放在二人身上。
  “元帅有灵,全力缉拿这四人,不论生死!”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