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7 天门
作者:神秘男人      更新:2021-01-29 19:33      字数:3489
  曾经可擎天触地的棍棒此时化作绣花针大小,在双掌之间静静的旋转、升腾。
  丝丝血雾围绕着棍棒,缓慢而又坚定的朝着棍棒之中渗透而去。
  随着时间的推移,金黄色的棍棒之上也多出了些许的红晕,如红铜、又如肌肤的纹理、树叶的脉络。
  陈子昂盘膝虚空,一动不动,默默感受着掌中棍棒内里发生的细微变化。
  这根棍棒由一气仙周通耗费百万年精心炼制,殊为不凡,但还远远未曾达到陈子昂的要求。
  此时,他做的就是增强这根棍棒的威能。
  曾经身为棍中之灵的他,亲手参与了天门所化棍棒的成长,又是自己贴身使用的仙器,自然有资格对此做出修正。
  而最重要的,则是他的元神炼宝诀和霸体。
  分化自身血肉,加持法宝,这是有着极大缺陷的魔门手段,但在陈子昂此时施展出来,却与元神炼宝诀相辅相成。
  短短时间内,有了陈子昂血肉加持的棍棒,威能就增加数倍,其中更是有着几乎与陈子昂肉身一般无二的神通手段。
  但也因此,此棍之中失去了诞生器灵的可能。
  陈子昂似乎似要把它炼制成自己的第二分身!
  “嗡……”
  不知过了多久,棍棒轻轻一颤,一股心血相连的紧密联系就诞生于陈子昂的仙道元灵之中。
  轻轻伸手,棍棒自动变换大小,无比贴合的落入掌中,轻轻一握,即使未曾动用,但陈子昂已经觉察到,此棍就如他身体的一部分,可心随意动。
  “开!”
  满意得而点了点头,棍棒朝前轻轻一划,虚空裂开,一股朦胧烟雨就被清风吹拂而入。
  缓步踏出,脚面轻踩青石街道,四目望去,这里却是一座烟雨朦胧下的古城。
  昏暗的夜色下,那飞檐陡壁、狭长巷道、细雨行人,共同描绘着这座古城奇特的韵味。
  如同蒙了一层轻纱,模糊之中带着幽静。
  这里是繁华盛京,一个修行小世界的凡人都城,四人目前的暂时落脚点。
  远处,在那京城最为热闹的妓馆之中,欧阳竟无正坐于高阁之上,与数位名家女妓谈笑风生。
  和尚不愧为高僧,身处情欲纠缠的青楼妓馆,面上依旧云淡风轻,谈笑间,面目真诚、眼带温润,有对人世情爱的热切却无凡俗的欲念贪恋。
  对面的几位女妓也早已放下心中的杂念,也没了往日彼此争锋的勾心斗角,只是端坐交谈,时而轻笑、时而蹙眉,彼此敞开心胸,说杂事、谈人生。
  在和尚面前,这几位长袖善舞的京城名角,一如大家闺秀,姿态端装,心中无忧,面上泛喜,满是对生活的向往和希冀,笑得纯粹、自然,绝无往日那般陪酒的强颜欢笑。
  在和尚眼中,众生平等,皆有佛性。
  不远处的街道上,北辰道人正手撑一把油纸伞,姿态悠闲的沿街游逛。
  野狗穿出,他会让路。
  高官出行,他也如常人一般,收伞立于路边,静待官队行完,才默默上路。
  在他手中,还牵着一位迷路的女童,女童手拿一串糖葫芦状甜品,正自双眸圆睁,四下寻觅着自己熟悉的街道。
  待到看到双亲之时,女童惊喜的冲去,在不停的感激道谢之中,北辰道人打了一个稽首,告辞而去。
  已识乾坤大,犹恋草木青。
  每一位成道仙人的身上,都有着可敬可佩之处。
  他们见过人世间的情爱恩仇,却仍旧保持着那份温润的初心,只有牵扯到大道之争,才会暴露出修士那无惧无畏的绝世锋芒。
  陈子昂缓缓吐气,默默收回感应,朝着身前看去。
  不知何时,在这小巷尽头,出现了一位身绕彩带的女冠,正是四人行之中的素妙真君。
  “陈道友忙完了?”
  “有劳诸位久候!”
  陈子昂点了点头,也未解释自己去了何地,做了什么。
  “哪有什么久候,只是我等现在算不得安全,如无必要,还是不要在一地逗留时间过长为好。”
  素妙真君轻轻摇头,举步轻跨,两人四周当即虚空变换,定眼时,已是来到一处造型精致的庄园之内。
  “陈道友!”
  紧接着出现的欧阳竟无扬手打着招呼,北辰道人则是找了一个藤椅坐了下来。
  “看来几位已经清楚我们身在何方了。”
  陈子昂轻笑一声,也坐了下来。
  在他闭关的时候,其他人自然也没有闲着。
  “十二位大罗不在,这是应有之理,不过天仙似乎却不仅仅只有八位。”
  素妙道人开口。
  “最新消息,神剑司马凌云攻入窃天营,击杀天仙无相和一干营众于阴司某隐秘之地。”
  仙人超越时间,但某人一旦彻底陨落,就无法更正。
  也就是说,神剑击杀无相有可能是数万年前,也有可能是在未来,但在此时,却已经有了结果。
  “哦!”
  闻言,陈子昂挑了挑眉毛。
  窃天营陨落之地,他可是曾经或者说未来去过的,他的一手棍法,就是来自窃天营副营主那头圣猿。
  “最糟糕的是,我们的身份不知为什么暴露了!现在,我们是天庭四下搜索的逆仙,生死勿论!”
  北辰道人扫了三人一眼,虽然脸色没变,语气却是有些发冷。
  “也就是说,我现在已经没有办法正面去见勾陈帝君了!”
  当初,北辰道人有意隐瞒自己的来历,未曾施展勾陈天书上的神通,却不想此时天庭的通缉令上,却有着他真实的来历。
  “北辰道友,你不会是怀疑是我们出卖的你吧?”
  欧阳竟无双肩一耸,一脸无辜。
  “出家人不打诳语,我可没说过!”
  “此时修行盛况仍在,非是我等成道之时。也许是某种神通,也许是某件法宝,都有可能寻到道友的跟脚。”
  素妙真君淡然开口。
  “啪!”
  陈子昂双掌一拍,一脸笑意。
  “如此也好啊!”
  “我们现在全都到了天庭的对立面上,也省的以后彼此对敌,失了情分。况且,天庭诸仙以后的下场,可算不得多好。”
  “没错,没错!”
  欧阳竟无连连点头。
  “再说,我们四人联手,天下何处不可去的?就算是干掉勾陈帝君,给你夺来勾陈天书,也未必不可能啊!”
  “……”
  场中一滞。
  北辰道人更是冷眼看来。
  “和尚,你认真的?”
  “开个玩笑而已,你们干嘛那么认真?”
  欧阳竟无双手一摊。
  地仙与天仙之间,隔着一道天堑,即使有着七宝妙术、大道真言、万法奥妙诀的陈子昂,也不敢奢望能够直面天仙。
  至于围攻,这只不过是笑话。
  “神剑击杀无相,阴司规则改变,无相陨落之地消失。仅仅是余波,就有一整个中千世界受到影响,足有几十万世界在一刹那尽数毁灭,消失在时光长河之中。”
  素妙真君语声冷淡。
  “而据说,当时神剑司马凌云只出了一剑!”
  “天仙之威,不可敌!就算你身怀无上遁法,也不可能逃得掉的。”
  “我知道,我明白!”
  欧阳竟无高举双手。
  “我真的只是说说,我宗前辈戒贤尊者就在此地,关于前辈的记载,我也是看过的。”
  “好了,现在说说我的事吧!”
  陈子昂扫过三人。
  “天门的事,你们可曾打听到?”
  “确实,这里真的有一个叫做天门的地方。”
  北辰道人背部挺直,一脸正色的朝着陈子昂看来。
  “这个天门得消息未曾出现在大劫之后,显然关于它的事都被人以大神通彻底抹杀,消失在时光长河之中。”
  “通常来说,这种手段之下,都会隐藏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隐秘。”
  “天门不是一个门派,也不是一个地方。”
  素妙真君接口。
  “它应该算是一个组织,一个专为天庭提供人才的组织。”
  “怎么说?”
  陈子昂一脸好奇。
  “所有的天兵天将全都来自天门,所有天庭任职的仙人,都有过一段在天门的经历。”
  欧阳竟无回道。
  “十二个大千世界之中,都有天门的分布,从某一方面来说,陈道友要找的天门,就如天庭的基石。天门在,天庭不灭!”
  “可是,总应该有一个核心地吧?”
  陈子昂皱眉。
  其他三人对视一眼,最后又素妙真君点头接口。
  “有!”
  “就是目前已经破碎的天庭,南天门的位置!”
  “我去那里偷偷看了一眼,南天门有摄封神灵的四大天王镇守,就算是天仙擅闯,怕也可以挡上一挡。而坐镇其中的,据闻是天仙碧虚子苏阳!”
  欧阳竟无叹了口气。
  “陈道友,我觉得你还是死了心吧,目前来说,你是进不去的。”
  “那也未必,他们有四大天王,我们这里也有四个人来着。”
  陈子昂却是不服气的撇了撇嘴。
  “至于碧虚子,他总不见得整日都在那里吧?”
  “呵呵……”
  欧阳竟无淡淡一笑,转过身去。
  “哼!”
  北辰道人两眼一闭,不在出声。
  至于素妙真君,则是好像没有听到陈子昂的声音一般,在一旁默默发呆。
  ‘靠……,什么意思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