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8 交易
作者:神秘男人      更新:2021-01-29 19:33      字数:3802
  瑞气千条喷紫雾,金光万道滚红霞。
  仙宫宝殿,鹤桥飞峰,四下有清音入耳,鼻尖有醇香扑鼻。
  一位位得道真仙游走其间,彼此举杯问盏,论道、说经、品茗,好一副仙家盛景。
  竹亭内,有三人。
  “哎,果然不愧是上古之时,在我们那时候,怎能会有这种群仙汇聚的场景?”
  欧阳竟无端着一尊清水,眼泛琉璃佛光,面带祥和之意朝着四方看去。
  “是啊,上千仙家齐聚一堂,即使是仙真汇聚的空界,数个会元都未曾有过一次。而在这里,却是常态。”
  素妙真君此时娇颜泛着晕红,眼眸迷离的望着身前的酒盅,轻轻开口笑道。
  “不知传说中的天后御宴,又该是何等盛况?可惜,我等生不逢时,不能一见啊!”
  “和尚不喝酒吗?不是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吗,你竟然还这么迂腐?”
  陈子昂却没有兴致参与他们的感叹,在一旁提着个酒葫芦,四肢舒展的靠在竹栏,不时的抿上几口。
  “何为迂腐?杀生、偷盗、淫邪、妄语、饮酒,佛门五戒,小僧一直都持,永不敢忘。”
  欧阳竟无笑着摇头,端起身前的清水,朝着陈子昂示意了一下。
  “我以为你是个酒肉和尚来着。”
  素妙真君在一旁幽幽一叹,音带遗憾。
  “如今看来,倒是少了一个酒友!”
  “道友看上去却非善饮之人,想不到也能千杯不醉,可见,人不可貌相。”
  欧阳竟无回以一笑。
  诚然,素妙真君想来以端庄舒雅示人,谁能想到这位却是位贪杯之人。
  “诸位,可知我刚才看到谁了?”
  北辰道人长袖飘飘,面上带笑得从外面行了过来。
  “谁啊?”
  陈子昂有气无力的开口,此地乃是南极仙翁的会仙之地,来往的都是上古有着名号的仙家,见到某位大人物,他丝毫也不觉的奇怪。
  从一开始的兴奋,此时的他已经复归平淡。
  “冰魄仙子!”
  “嗯……”
  陈子昂闻言一愣,当即直起身子,朝着北辰道人看去。
  “真的?”
  “自是真的。”
  北辰道人点了点头,拉出一个竹椅坐下。
  “只不过此时的冰魄仙子还未是天仙,修为怕还不及我等。”
  成就仙道之后,修士跳出时光,理论上来说天仙的过去不管多弱,在他成就天仙的那一刻过往都会有着天仙修为,或者如陈子昂一般没有了过去。
  而此地显然不同。
  十三位金仙大罗的战斗,让这里的时空发生割裂,不再受原有的规则束缚,成为一个独立在外的存在。
  “我怎么听说,冰魄仙子本是天庭诸仙之一啊?还是水域一干仙家之中的领头者。”
  欧阳竟无一脸疑惑的看来。
  他们四个身为天庭逆仙,能参加的聚会自然不是天庭之人举办的,来往之人,也都是与他们一般,不受天庭约束的仙家。
  “曾经是,现在这位冰魄仙子已是成了散修。当然,她目前也无意对抗天庭,来此也只是碍于旧友的相邀,不便回绝罢了。”
  看样子北辰道人与冰魄仙子有过交流。
  “北辰道友和冰魄仙子相熟?”
  素妙真君美眸流转,朝着对方看去。
  “不敢高攀,倒是仙子座下的玉泉、北堂两位道友与贫道有过一些交情,因而有缘见过几次仙子而已。”
  北辰道人笑道。
  “当然,那是以前。”
  “应该说是以后。”
  欧阳竟无哈哈一笑,抬首朝着远处一人遥遥摆手。
  “黄龙真君,这里,这里!”
  远处那位道人,盘坐于一头仙鹤之上,束发长袍,拂脸的白须让他更显道骨仙风。
  “有劳大师久候了,诸位,贫道黄龙,有礼了!”
  黄龙真君身材微胖,跃下仙鹤落地之时更是发出闷声巨响,显然身上的分量不轻。
  “久仰久仰!”
  几人纷纷起身,拱手施礼。
  这位黄龙真君的名头确实不小,乃是上古之时有名的多宝道人,当然,也是行走四方的商人。
  只不过,名声不怎么好而已……
  至于这位的未来,同样的,也是不知所踪。
  “久仰就不必了,外界关于贫道的传闻,我还是知道的。”
  黄龙真君笑着入内,顺手接过北辰道人递来的酒水。
  “四位面生的很啊!”
  “听说道友做生意,是不会管对方的来历背景的,莫非传言有假?”
  陈子昂直起身子。
  “传言到是不假,但那大都只是一锤子买卖,而且麻烦多多,贫道向来不喜。”
  黄龙真君笑道。
  他的意思很明显,在他这里买卖东西可以,但来历不明的人,价钱也同样会有些不同。
  “我们的东西,绝不会有麻烦。”
  和尚双手合十。
  “出家人不打诳语。”
  “呵呵……,大师的话我自然是信的。”
  黄龙真君淡淡一笑,但到底信不信,就只有他知道了。
  “对了,大师制杖吗?我刚接了一笔生意,需要一套佛门法杖,报酬不错。”
  “小僧不善炼制佛宝。”
  欧阳竟无眨了眨眼,似乎觉得对方的语气似乎有哪里不对,但还是客客气气的回道。
  “道友,还是先看看我们的东西吧。”
  素妙真君脸上的酒晕早已不见,单手一挥,一层乳白之光已经把竹亭从此地分割出来。
  “好一手两界分割术,道友剑法超凡!”
  黄龙真君眉毛一挑,眼眸中已经没了一开始的随意。
  他却是未曾想到,这四位不知从哪冒出来的仙家,实力竟然出乎意料的强悍。
  而且,他们竟还知道自己秘境所在的位置。
  “道友好眼力!”
  素妙真君也回赞一句,同时单手一挥,身前桌案上就浮现出七团色彩各异的光晕。
  “七窍玲珑宝玉,内蕴天凰精血,天材地宝!”
  “十二万缕各不相同的天地煞气,乃是修炼都天神通的必备之物,世所难寻。”
  “天地五火,量大十足,不少仙器炼制之时都会用到。”
  “仙灵心花,天地奇珍,内里仙灵已生灵智,可通万木之灵,乃是管理一方灵草世界的无上至宝。”
  “转轮宝镜,内里有一方完整世界,非真非假,可助人堪破虚幻,乃是帮人渡过元神之劫的至宝。”
  “…………”
  一件件物品被黄龙真君一一扫过,并不时额首,只是面上始终不动声色。
  “如何?可能入道友法眼?”
  素妙真君美眸看来。
  “为何只有材料?”
  黄龙真君一手缕了缕额下胡须,不答反问。
  “大师出手的也是一般,都是各种佛门材料,当然,都是极为罕见就是。”
  “因为我们所居之地,盛产各种天材地宝。”
  素妙真君淡然一笑。
  此话不假,大罗之战之后,仙家罕见,各种人迹罕至之地的天材地宝也少有人能够采集,千余会元下来,积攒的东西自然会比较多。
  而如今之地,仙家众多,世间珍宝大多还未出世,都已被人预定,如此一来,他们出手的东西,自然也就价值出众了。
  当然,如今也有长处。
  那就是仙器、仙宝!
  此时仙家众多,各种炼器之法更是远超未来,一干仙家几乎人手数把仙器,甚至某些大宗门,不止元神,就连某些金丹甚至都能手持一柄仙器。
  而在他们四人的时代,仙器的罕见,众所周知!
  “要换什么?”
  双方各取所需,黄龙真君自然没道理不做。
  “攻击型仙器,或者是,威力强大的一次性仙宝!”
  素妙真君缓缓开口。
  “看来你们真的是想玩把大的。”
  黄龙真君倒吸一口凉气。
  这四位的实力他虽未曾称量过,却知道绝非易与之辈,即使是诸多地仙之中,怕也能够排得上号,但此时竟然要购买毁灭性的东西。
  这……
  “道友有兴趣?”
  陈子昂笑道。
  “不,我没兴趣!”
  黄龙真君毫不迟疑的摆了摆手。
  “我只是担心,从我手上出去的东西,会连累到我!”
  “这你放心,我们省的。”
  北辰道人接口。
  “事关重大,价钱要再议!”
  黄龙真君一脸正色。
  “…………”
  “咦……”
  欧阳竟无的迟疑声打断了场中的默然。
  “怎么了?”
  陈子昂朝他看去,却见对方正自看着自己手中樽中清水发呆。
  而那清水之中,竟是泛着涟漪。
  和尚手打颤?
  这根本不可能!
  “地震了?”
  黄龙真君眨了眨眼。
  “这一点都不好笑!”
  北辰道人翻了翻白眼,南极仙翁的秘境脱离于时空之外,外界就算是天崩地裂,也不会影响到这里。
  地震,根本不可能!
  除非……
  有什么波及到这里。
  就在此时,陈子昂和素妙真君同时抬头,朝着天空看去。
  在那里,亿万繁星闪烁,陡然绽放出无量光明,亿万剑光,照耀无量世界。
  与此同时,一道无法形容的浩大剑意,也横隔虚空,贯穿亿万世界而来,斩入宇宙时光之中。
  两者相撞,无数星辰、世界,齐齐泯灭,过去未来,俱都化作虚无。
  恐怖的气息波动,在这方秘境掀起一道遮天蔽地的飓风。
  “诸天星斗剑法!碧虚子苏阳!”
  陈子昂喃喃。
  “剑神司马凌云!”
  “他们打起来了!是因为窃天营,听说窃天营大首领无相与碧虚子的关系似乎不错!”
  黄龙真君的脸色也极为不好看。
  “快点交易,我们赶紧离开。”
  陈子昂脸色一沉,急忙催促。
  “好!”
  黄龙真君也不知在担心什么,当下狠狠点头,从身上掏出一样样仙器、仙宝。
  “随便挑两件!”
  与此同时,四人彼此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眼中的那股律动。
  碧虚子身在此地,分身不得,那南天门也即无人坐镇!
  好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