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9 天宫
作者:神秘男人      更新:2021-01-29 19:33      字数:3030
  天宫。
  非是传说中天帝的所居之地,而是一处奇异所在。
  此地不在宇宙大千之中,却通达万界,连接阴阳。
  天庭的文武百官、历年的天兵天将,都由此地孕育而出。
  昔年,天宫有四扇门户,而如今,经过大罗之战之后,只有南天门还依然矗立。
  这一日,来自东海龙族的百人队伍正自朝着天宫的方向赶去。
  领头人敖玉,乃是现今东海龙宫之主的第七子,万年前成就地仙,乃是四海龙族新一代之中的青年才俊。
  珍珠宝冠、炫彩华服、五云彩靴,眉清目秀的敖玉一身正装打扮,带着一干手下腾飞于茫茫星海之中,直奔天界南天门而去。
  “殿下,千年天宫之训后,您就会被送往天河水域,作为西海敖漓公主的副将,我们已经安排妥当。”
  龟相在一旁躬身开口。
  “只是天宫里面规矩森严,就算是咱们使了财宝,花了力气,怕也用处有限,进了里面,殿下还要小心为是!”
  “我已活了足有百万年,早已不是小孩子了,如何行事,我自有分寸,就不劳龟相费心了。”
  敖玉神光隐隐的龙眸漠然扫过身旁的龟相,语声冰冷。
  “最近龙宫时遭逆仙,多处水族遇害,宫内事务繁忙,我这里就不劳龟相远送了,您还是早点回去吧!”
  “这……,龙王有令,须得小臣亲眼见到殿下进入天宫才可。”
  龟相面带迟疑。
  “哼!”
  敖玉轻哼一声,似有不悦。
  “我说过多少次了,我已经不小了!”
  当下一拂衣袖,脚下遁光再次增速。
  身后的一群虾兵蟹将,急忙跟去,却似乎因为彼此协调的不好,阵法猛然乱了一乱,浑同一体的遁光也微微一滞。
  “都跟上,别乱了!”
  有着龙族血脉的鳖将军朝后大吼一声,一双大眼狠狠瞪了后方一位干瘦虾兵一眼。
  身为统御之首,他自然知道刚才是手下哪位的气息突然出现了混乱。只是那虾兵也算与他有些亲戚,因而未曾直接把他揪出来而已。
  “要是谁身上再出了岔子,老子绝不客气!”
  “是,是!”
  “末将不敢……”
  “快走,快走!”
  一群身着金银甲胃、手持斧钺刀叉的水族群妖,在虚空顿了一顿,再次卷起一片霞光,直追前方的龙族太子而去。
  在不久之后,群妖在一处虚无之地停了下来。
  天界、天宫,都脱离于宇宙时光之外,须得经由上界之人的牵引,才可入内。
  在龙宫太子拿出谕旨之后,虚无之中陡然大放光芒,上界天宫降下升仙台,经由虚空牵引,一干水域群妖当即脱离时光,进入一处奇异之地。
  入眼处,是一片广达万里平台,外界有繁星点缀,流星横空。
  脚下的平台,全由滢滢玉石铺就,充沛的天地灵气,吸一口都让人为之陶醉。
  在这平台正中,立着一扇高达千丈的巨大门户,最是惹人醒目。
  青铜色泽,岩石质地,门户上绘有宇宙间万物万景,不停变换,自是传闻中的南天门了。
  “东海龙宫敖玉,携一百单三位家将,前来天宫赴旨。”
  踏入平台之后,敖玉脸上傲气全无,一脸郑重的朝着虚空一礼,双手托出一卷金黄绢帛。
  一道神光闻声从天而落,在百余水族身上一扫即逝,随便摄走了拿卷绢帛。
  “龟相请回,其他人进去吧!”
  说话之人并未露面,但龟相却识得这位老朋友的声音,南方增长天王魔礼红。
  “是!”
  来到这里,敖玉自然再无危险,龟相当下朝着四方拱了拱手,驼背的身躯随即降入下方的浩瀚宇宙之中。
  “轰……”
  平台正中天门开启,内里云霞蒸腾、彩光飞舞的场景若隐若现,敖玉定了定神,朝着虚空抱拳一礼,一整衣袍,当先迈步朝着天门行去。
  此后千年,他就要在这里面渡过了,首次离家这么久,即使有身后一群家将相伴,他的心中也是有些忐忑。
  群妖老老实实的跟在身后,虽然四下无人,但他们却都知道,四位天王的目光,从未离开过此地。
  镇守这里的四大天王曾经都是地仙巅峰的人物,后经天帝赦封神灵之后,虽无逍遥之身,却也因此法力大进。
  有这四位坐镇,此地安全无忧。
  “呼……”
  踏入天门之内,充沛的仙灵之气洗涤着肉身,就算是敖玉的强悍龙体,竟然也能感受到有着一定程度的增强。
  而身后的一干家将,更是双眸圆睁,一脸的震惊之色。
  突然,杂乱之声从身后传来。
  敖玉闻声转身,却见那千丈天门就在他的眼前猛的闭合。
  “咣……”
  音波震荡!
  随后,一个洪亮之声,从天际遥遥响起。
  “何方贼子,竟敢妄想闯入天宫禁地!”
  是谁?
  “殿下,虾闹没进来!”
  身后一个蟹将军的声音如同一记重锤,狠狠的砸在敖玉的元灵之中,让他脸色陡然变的惨白。
  “你……你说什么?”
  “来人,把他们拿下,仔细搜查!”
  与此同时,天宫内部,四方一股股强悍气息冲霄而起,把门前此地死死锁住。
  “大人,小龙冤枉啊!”
  敖玉双腿一软,猛的跪倒在地。
  而在身后,轰然一声巨响,关闭的天门再次打开,而一股无法形容的狂暴之力,也随之横扫而入。
  那股力量,搅动天宫之内亿万里乾坤阴阳,泯灭万物,首当其冲的敖玉与一干家将,更是二话不说晕倒在地。
  “这是什么东西?”
  陈子昂的身子僵在天门之前,一腿前伸,却怎么也迈不出去。
  在天门上方,一面八卦铜镜放出一道赤白之光,落在他的身上,把他死死定在原地。
  前不久,他替换了一位虾兵,本欲跟着一群水族偷偷进入天门后面,却不想就差临门一脚,却被上方一面镜子给定在原地。
  “定世神光镜。”
  一个浩大之音从上方传来,与刚才一般无二。
  “你又是什么东西,竟敢擅闯天宫禁地!”
  在定世神光镜之下,陈子昂的身躯不停变化,虾兵蟹将、龟形龙躯,各种妖物的形体,不停变换。
  “八九玄功?”
  身材魁梧的魔礼红显露身形,一脸沉思的看着陈子昂。
  “不像啊?”
  定世神光镜可以堪破一切虚妄,就算是道祖亲传的功法八九玄功也休想瞒过,但此人身上的神通,却是让他看之不透。
  “在下自创的霸体,比之八九玄功如何?”
  陈子昂脸色僵硬的开口。
  “各有优劣!”
  魔礼红轻轻一叹,双手微拢,一把造型古拙的琵琶已是出现在身前。
  “不管你是何来历,今日却是走不了了。”
  “谁说我要走?”
  陈子昂一笑。
  “嗯……”
  魔礼红眉头一动,元灵之中突起一股警兆。
  “不好!”
  而在此时,陈子昂身躯猛的一涨,瞬间顶起上方神光,而在他衣袖之中,也飞出三点繁星。
  星光一闪,雷霆、剑光、佛音相继落在魔礼红的身躯之上,瞬间把他绞成粉碎。
  “陈道友,逃吧!”
  北辰道人托起雷霆,朝着陈子昂苦笑。
  四大天王可不是那么好杀的,魔礼红虽然被他们偷袭到手,但绝对死不了。
  更何况,天门关闭,已经标志着他们此行的目的告已失败。
  “逃什么逃?”
  陈子昂嘿嘿一笑,陡然挺棍,朝着身前的天门轰去。
  “轰……”
  号称天仙之下不可摧毁的南天门,竟是在他棍下轰然碎裂。
  “我可是被人叫做天门之灵来着,开个门还不是抬抬手的事!”
  陈子昂一收棍棒,一脸豪气的昂了昂头。
  “你们看好门,我去去就回!”
  “门都碎了,还看什么?”
  素妙真君剑光一展,挡开不知从何升起的灭世之音,扫望四方,不知多少仙家的气息升腾而起,让她脸色一白。
  “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