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复六节 错综复杂节2
作者:硬是有理      更新:2021-11-25 11:14      字数:2363
  第17节第六节错综复杂2
  第六节错综复杂2
  那人回头,袁悟晴忍不住啊地叫出了声,原来站在她面前的并不是孔云喜,而是孔云天!
  孔云天笑了一下,他一时没有认出袁悟晴,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云喜的大哥,我来找一个人。”
  袁悟晴猛然间醒悟过来,面前这个人是孔家十多年前因杀人被关的孔云天,当时自己和严杰生结婚不久,对经常在外边走动的孔云天并不熟悉,而且十多年过去了,他也并一定能立即认出自己来,于是她赶紧笑着说:“哦,你好!我是严杰生的老婆袁悟晴。我也是……也是路过这儿……你找谁?”
  孔云天笑笑:“我找银珠,我今天刚回来,想……”
  袁悟晴哦了一声:“你找银珠呀,她常年在外做生意,就连逢年过节都难得回来一次。你要找到她,就得找曹叔要联系方式,除了他,村里没有人知道她究竟在哪儿做生意的。”
  孔云天一听这话,脸上有些失落的表情,但并未过多地表现出来,他笑笑,回头又看了一眼曹家紧锁的门,对袁悟晴说:“嫂子,我先走一步,得回家了。”
  孔云天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撇下袁悟晴愣愣地站在风中发呆!
  望着孔云天那么像孔云喜的背影,袁悟晴忽然间觉得,这世间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那么可怜的,任何一个独自生活的人都是寂寞的无助的,他们都在努力寻找着能让自己倾心的另一半,以求在茫茫人海里赶走无尽的寂寞与孤独。自己的丈夫刚死不久,就已经有无穷的不快乐将自己团团围住了,那能不能找到属于自己的快乐呢?这个问题要得到解决,那得能遇到真正让自己感到幸福的男人!
  这个男人也许真的就是远在天边近在眼前的!
  袁悟晴见曹家大门紧锁,她知道姜秋雁一定是在她地里干活还没有回来,而她儿子张欣望也还没有放学回家,那此刻曹胜利还一定在陶天乐家,自己这一去,还真不好找借口了,自己凭什么不在自己家,却要往陶天乐家跑呢?
  袁悟晴的猛然醒悟,又让她出了一身冷汗!她赶紧掉头就往家走,路过自家菜地的时候,她随便拔了几根菜,如果再遇到熟人,那菜就是她掩饰慌张的最好借口了!
  袁悟晴捏着菜,有些失神地往自己院子走的时候,却忽然又听到来自曹家院子的乒乒乓乓的声音,她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有几个身影在曹家门外砸着院门,她惊呆了!
  孔云天离开曹家后,急匆匆地往家走,他的心里此时真的是五味杂陈!十多年过去了,当年自己和曹银珠快要结婚了,可是……现在,银珠心里还有自己的位置么?
  孔云喜拉着孔云娣出了诊所的门后,兄妹二人往家走。走了好长一段路,兄妹俩都不说话。终于孔云喜开口说了一句:“妹儿,你身上究竟有没有病?”
  孔云娣一下子愣住了,她看着自己的亲哥哥,忽然间就不认识了一样:“连你也怀疑我?”
  孔云喜:“不是我想怀疑你,如果你真有什么病的话,一定要早些医治,千万……”
  不等孔云喜把话说完,孔云娣愤怒地打断他的话,瞪了他一眼:“二哥,我在外做了十年工作,都是给老板做的公关秘书,我可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靠卖身挣钱的女人!”
  这下子轮到孔云喜发愣了,怔了好大一会儿,好像那一瞬间至少有十年那么长。当孔云喜醒悟过来,孔云娣已经流着泪走出了好远!
  孔云喜赶紧追上孔云娣,喘着气对孔云娣说:“妹子,别怪我误解你,你这么些年在外边工作,没给家里人说过你究竟做什么挣钱,就连爸看你挣那么多钱,都心照不宣地以为……那村子里的人就更是流言满天飞了!平时人家一说起你的事,我们都无法抬起头的,爸妈为我们家的事儿操碎了心,这次你回来,对我们的冲击真的很大,不过再怎么说你也是我们的亲人,我们不能看着你不幸福!……”
  孔云喜说到动情处,鼻子一酸,有些想落泪的感觉,那孔云娣更是被伤到了心的最深处,她一下子扑到孔云喜怀里,伤心地叫着二哥,连声说着对不起!
  哭了好大一会儿,孔云喜拍拍她的肩说:“应该说对不起的,应该是我们,都怪我们没有照顾好你!哎,还好一切都过去了……我们回去吧,太冷了!”
  孔云娣擦着眼泪,猛然间想起孔云天的事儿:“二哥,大哥回来了。”
  孔云喜一听,吃惊得更是不得了,兄妹二人拉起手往家飞快地奔去。
  兄妹二人奔进院子,却见孔青铁正在院里打扫卫生,他看着跑得上气不接下气的兄妹二人,沉声说到:“跑那么快干嘛?”
  孔云娣缓了一口气:“爸,大哥呢?”
  孔青铁瞪了她一眼,没好气地说:“你疯了?他关在里边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呢!”
  孔云娣走到孔青铁身边:“爸,你没到我房间去吧,大哥回来了,在我房间里睡觉呢!”
  孔青铁拿在手里的笤帚一下子掉在了地上,他愣在了那儿,怔怔地看着孔云娣。
  孔云娣拉起父亲就往楼上的房间走去,一边走,一边激动地说:“大哥下午才到家的,一回来我看他特别疲惫,就让他在我屋里睡觉,他肯定是睡晕头了,到现在还没有睡醒。”
  孔云喜跟在后边,父子三人快步向楼上走去。孔云娣打开房间门,却并不见孔云天睡在床上,她也愣住了:“大哥呢?到哪儿去了?”
  孔青铁愣了一下,失望地:“你大哥在哪儿呢?别骗我了!”
  孔云娣在屋里四处看着,见床上并没有孔云天睡过的痕迹,她奇怪了:“我出门的时候,他就坐在这儿的,我……我……对了,二嫂也看到大哥了,我问二嫂看她看到大哥往哪儿走了没有!”
  孔云娣要冲出房间去叫黎雨,被孔云喜一把拉住:“她不知道在哪儿打牌玩呢,别去问她。大哥一定是出去到处走走呢,多年没有回来了,他总是出去看看,散散心吧!”
  孔云娣停住了脚步,她往屋里看一遍,看到了孔云天放在门背后的他的行李箱,她叫道:“爸,大哥的行李……”
  孔青铁顺着孔云娣的手指看去,那角落里躺着一个行李箱,他慢慢地走过去,把行李箱提起来,放到孔云娣的梳妆台上——( 如意村之小寒大寒.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