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你这种人?哼!(八八9)
作者:根号离      更新:2021-11-25 11:15      字数:2001
  第十八章你这种人?哼!(9)
  “呵呵呵……”
  黑低保?笑话!
  徐清风的笑容中带有着冷嘲,低保总共才几个钱,况且自己才刚上任,又怎么可能做出那种事情,这不是找着让人抓把柄吗?
  “国家应该给予你生活补助,可不是这并不等于国家应该直接给你钱花!”
  林三宝阴沉下了脸:“你什么意思?”
  徐清风抬手比划着手指,直白的说道:“1-3级的重度伤残,国家才会直接给予社会和经济上的补助,而余下的4-10级伤残,分情况不等,国家也会给予不等的社会福利性补助;就看你的情况,四肢完好,生活能自理,可劳动,充其量最高不过是4级伤残,再加上村里财务紧张,没条件也没必要再批准你的低保申请,这么说你明白了吗?”
  “放你娘的屁!”
  林三宝狠狠啐了一口,气急败坏的骂了起来:“你敢黑了老子的低保,信不信老子让你干不成这个村支书?”
  徐清风冷笑了一声:“如果你对我的决定还有疑问和不满,你可以去村办事处找刘村长和几位村委员开会表决,看他们还会不会通过你的低保申请?”
  留下一句嘲讽的话后,徐清风揽着发愣的曲思婷走出了这小院。
  “你他娘的卵蛋,给我站住……”
  骂骂咧咧的声音,响彻在身后,但徐清风根本就没有理会,对付这种人渣,你如果没有一点表现,他还以为你怕了呢!
  走在村路上——
  身旁的曲思婷一直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脸色不是很好。
  徐清风暗自叹息一声,如果那个娟子对于这丫头来讲,确实挺重要的话,那今天的事情对她而言绝对是个打击。说起来,他自己也很是费解,如果真是被拐来的一个女人,怎么可能会被调教的这么彻底,她分明理智还在,却拒绝旁人的帮助,服服帖帖的简直就像着魔了一样。
  想不通归想不通,可手里的工作毕竟还是要继续做的。
  他犹豫半响,这才出声关心的问道:“婷妮,林三婶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你是同村人,总应该听说过一点风言风语吧?”
  “没有……我才刚回村不久,从没有听说过那些事情,而且村里的人,也根本不会有谁和我主动说这些的啊!”
  徐清风不问还好,话头一起曲思婷顿时就又哭了。
  眼泪簌簌而落,梨花带雨,那柔弱的感觉,真让人有种想揽入怀中的冲动。
  “你先别哭啊!”徐清风觉得一阵头大,急忙劝着:“你现在哭又有什么用,最重要的是先知道,到底这里面发生了些什么事,弄清楚来龙去脉才能知道该怎么办,该怎么去帮她!”
  曲思婷怔了怔:“可娟娟姐从没有对我说过狠话,她是不会让我再帮她的……”
  徐清风笑了:“你要帮她,也由不得她拒绝啊!……其实我也很奇怪,是什么能够这么彻底的改变一个人的人性?”
  这句话像是提醒了她,曲思婷打定了主意:“恩,我要先回家一趟,问问家里人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可这低保的工作呢……”
  “放心好了,这点小事还难不倒我。”
  “那就交给你了,拜拜!”
  打了声招呼,曲思婷就先小跑着离开了。
  微风吹拂,鼓荡着长裙摆动,她的身影真的有种说不出的美丽,一静一动之间,都是那么引人注目,仿佛有种诱人的魔力,让人情不自禁的停留下视线。
  可惜啊……
  她暂时还不是自己的。
  徐清风站在原地,直看到曲思婷的身影消失不见,这才撇了撇嘴的收回了视线。
  林三婶儿的事情,恐怕不是那么简单的啊!
  感叹一声过后,徐清风暗暗的想着,希望最后的结果,不会太伤这丫头的心才好,他心中有所感觉,那林三婶的神情与表现,颇像近几年随着岛国av而疯传的一个词——性奴!
  如果娟子真成了性奴……
  徐清风甩了甩脑袋,暂停杂七杂八的念头,再次将注意力放在了工作上。
  看着手中林三宝的低保申请表格,他发出了一声冷笑,接着拿笔在上面打了个x,随后用红笔写上了不合格。
  翻开第二页,刘玉兰,女,45岁。
  再往下看申请书,千篇一律的家庭困难,实在是毫无新意。
  徐清风仅仅是瞥了一眼,就省略了过去,直接看向了家庭成员状况和家庭住址。
  经过一番打听,在玉禾村边缘靠近下初溪的地方,找到了刘玉兰的家。
  申请表格上写的刘玉兰,家庭成员状况是一个十口之家,并且她自身患病,常年需要维持着药物医治等等——这年头农村还没有医保,普通人根本就没钱看病,有病也硬扛着,所以一般情况下得了重病就只有等死的份儿。
  可实际情况,实在让徐清风无语,如果不是被人硬拉着胳膊,他早掉头离开了。
  起初见徐清风来了,刘玉兰一脸的笑容,简直就合不拢了嘴,
  连拉带扯的要请徐清风到家里坐坐,不同意都不行,那热情的简直有些过分,哪有半点像是常年患病的人!
  屁股臀儿刚在凳子上坐下不久,还没有等他来及说话,刘玉兰就又从里屋拉出来了一个十七八岁的女孩,笑嘻嘻的开始了介绍。
  “听说徐书记还没有结婚吧?”( 原欲:乡村伊甸园.ranen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