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石头脑袋
作者:烽火柒月      更新:2022-05-13 09:19      字数:2445
  用力搓着手中的黑袍,罗三幽幽的叹了口气,这是作为威不器教导的代价。
  天色渐暗,赵柯背着手走了进来,看到愁眉苦脸搓衣服的罗三一乐。
  “白天干什么去了”赵柯问道。
  罗三抖了抖手中的黑袍,把白天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赵柯眉头一皱:“这家伙”赵柯不喜欢这种教育手法,一个不小心就容易培养出一个杀人魔头,法家这群人对别人狠,对自己更狠。
  “洗完衣服,来书房找我。”赵柯说道,这最后还要自己擦屁股。
  把门口的灯笼点亮,微弱的光芒照亮青石路,威不器晚上经常神出鬼没,罗三给他留了个门,希望威不器晚上不要走房顶了,把瓦片踩的直响,却还乐此不疲,在这么下去罗三都要神经衰弱了。
  叩门声响起,赵柯头也没抬道:“进来”
  罗三走进不大的书房,赵柯坐在木桌后点着一盏小灯,拿着一小酒杯,青灯微烛,浅酒古书,就这不亮的灯光津津有味的看着书,时不时小酌一口。
  “大人”罗三有些好奇的看着书架上密密麻麻的书籍,有几本罗三也读过,他是云阳大营稀有物种“读书人”。
  “坐“赵柯放下手中的书,温和的对罗三说道,只要不扯上威不器,赵柯就是一个普通的中年儒生。
  “来,看看这本书”赵柯将手中的书递给罗三,罗三接过来一看,“天下三百载”。好奇的翻开了书。
  “苍天当死,儒家当亡。”扉页上印着偌大两行字,罗三好悬将赵柯递来的酒扔回去,这是什么意思?赵柯觉得当书生没前途要去造反?常说书生造反,三年不成,但你要给他三十年就不一定了,云国的崩灭让罗三意识到,看不见的敌人才是最可怕的,他就在你身边,在暗处看着舞台上放映的一幕又一幕,来自外部的武力虽然可怕,但来自内部的思想问题才是最致命的。
  赵柯呵呵一笑,看着罗三一脸狐疑的看着自己道:“这本书呢,是家师早期之作,那时候儒家古板死沉,云国儒家早已变的僵硬不堪,家师悲愤之下写出此书,写的是云国三百年逐渐落寞的过程,别担心,北朝儒家内部这本书流传很广”
  罗三从未关心过这些弯弯绕绕,云国历史他这个土生土长的云国人知道都不多,云国对于当初的历史说的云里雾里。
  翻开第一页“云国八百载,变则通,守则亡.......”翻书声不断,赵柯又捧起一本书看了起来,罗三如饥似渴的看着书,这根他之前看的那些全是之乎者也的书完全不一样,之乎者也虽好,但对于罗三来说未免太深奥点了。
  赵柯又给小灯换了根蜡烛,罗三合上书闭着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书不厚,就几十页,但却讲清了云国三百年的天下,朝廷无能,百家僵硬,草原蠢蠢欲动,但没人去关注。
  “之后呢?”罗三问道,北朝和云国怎样分裂的?云国为何变成这样?儒家又经历了什么?
  “三十二年前,草原统合,金帐屹立,三皇子像朝廷发出警示,草原必为我中原大敌,无人听从,歌舞依旧,第二年冬天,草原入关,杀我百姓,夺我土地,一部分人醒了,纷纷请求出战,王老将军私带军队追击千里,但你知道时任云国皇帝干了什么吗?他私下派人去求和,求和!云国何时需要求和?当草原特使来到王城我们才知道那个胆小鬼干的事情,哈,你知道他在怕什么吗?他在怕自己醉生梦死的生活不在,怕输,怕死,怕那个所谓的草原铁骑。”
  赵柯惨笑道,又喝了一大口酒,那是对一个愚蠢无能皇帝的鄙夷。罗度没说话,皇权至上,云国几任开国皇帝太成功了,他们将无上权柄留给子孙后代,却没留下反制措施,或许是留下了,但被漫长的时光冲刷个干净。
  “内乱,三皇子当朝拔刀,当时只有两个选择,要不把他爹干掉,凭着手下一群铁血将领重铸皇庭,横扫宇内,另一个则是自立门户,他们可以带走大部分百姓领土南下,留给云国一个空摊子,我的老师包括很多人都支持第一个选择,变则通,但因为两个人,三皇子选择自立门庭,带着王老将军一群人离开云国,自立北朝,云国分裂了,曾经那个纵横天下的云国名存实亡,不过在他倒塌之前我们看见了云国最后的火光,云字王旗之下,云国永存,云国死战,真可笑,云国在灭亡之时才展现出他曾经的豪气,这个云国皇帝倒是比他老爹还不少。”
  赵柯在笑,但笑着笑着眼泪就流了出来,泪水打湿白衫。
  “你知道么,当我知道杜安山干的事情时,恨不得提剑去找他拼命,三万官兵齐卸甲,举国无一是男儿,但后来啊我知道了,云国还没死,丰都,云阳,死战,死战还是死战,你们为什么不跑啊,这群石头脑袋,他们只要来北朝求个援,低个头,不就一切都好?”
  赵柯一杯接着一杯往自己嘴里灌着酒,往桌子上一扑。
  “醉了,醉了啊”不知是酒醉人还是故事醉人,这个中年儒生像得知云国消息后的无数人一样,流着泪醉倒。
  罗三沉默的看着赵柯醉倒,把剩下的酒拿走,找一件晾干的儒袍披到他身上,然后轻轻的退出了书房。
  他或许知道为什么那群云国老兵像石头一样,那是他们曾经的骄傲,他们曾在大漠荒原的狂风中前行,在草原的草场上放马,在大海荒岛上戍守边关。或许北朝带走了无数东西,但留在云国的有些东西他们没法带走,那是曾伴随着云字王旗走向天南海北士兵的魂。
  那群老兵油子没有跟随北朝前往更富饶的南方,在云阳大营里天天骂着皇帝,却对那个不知道缝补多少了次的云字王旗宝贝的不得了,或许这个曾经见证了云国辉煌的破旗就是他们最后的骄傲。
  北朝或许有着雄兵健将,有着英明神武的皇帝,有着才智绝伦的宰相,有着一切他们曾经幻想的东西,但这群石头脑袋就抱着自己的破刀烂茅蹲守在边关,一日又一日。
  “一群守着过去的老混蛋”罗三低声骂道,把酒倒在地上,不知在祭奠着谁,有眼泪顺着酒水混入泥土之中。
  北漠狂风,西原劲草,南海潮起,有云旗飞舞。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烽火柒月,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