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异变的命运轨迹
作者:漠月星辰      更新:2022-08-05 16:10      字数:3585
  流苏得了消息,漠北许大将军与北齐五皇子勾结,意图在明显不过。
  可是这两个人勾结在一起首先要做的居然不是一举拿下漠北那片疆域,居然是找一群人,这群人以五瓣霜花为联系暗号,这一群人就是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明霜。
  贺汶君有一支名叫明霜的暗卫,大约四五百人,长期驻扎在漠北境内,贺汶君在京城多少年,明霜就在漠北蛰伏了多少年。
  明霜,说白了,就是一支杀人如麻的暗卫,既要负责杀人,也要负责情报,最重要的是负责监督各个府邸里的奸细。
  贺汶君做的这一切是为了秦南王府,也是为了她自己。
  秦南王府的灭族,所有人都认为是政治权利斗争的牺牲品,但是或许只有她贺汶君不这样认为,她总觉得秦南王府的灭族跟她本身脱不了干系。
  或许就是因为她,才改变了秦南王府原本的命运轨迹。
  问为什么贺汶君要这样觉得,那是因为,在时空裂缝里,贺汶君有幸见过秦南王荣登九五,指点江山的模样,可是如今呢?秦南王早在十多年前就已经尸骨无存了。
  即便秦南王没死,这辈子也跟皇位无缘了。
  贺汶君知道所有人的命运,可是却不知道她自己的命运,她的到来是个意外,也是命运里最多余的那个人。
  贺汶君冷血没错,可是贺汶君只对自己的敌人和不相干的人冷血,对于秦南王府,贺汶君始终是觉得亏欠的,并且是亏欠最多的。
  身边有奸细,“王妃为何不怀疑水清浅呢?”流苏皱眉,不接为什么这种时候王妃居然一点都不怀疑最有可能背叛的水清浅。
  与其说是对贺汶君的的不解还不如说是对自己第一个想到的背叛者不是她而不解。
  “你自己也不是一样不曾怀疑过她么?”贺汶君笑,贺汶君是那种倾国倾城,大气清雅的美,她的美不妖娆,却张扬的厉害。
  流苏愣住,虽然自己不想承认,但是却是真的不曾怀疑过水清浅会做出这样的事。
  “水清浅一定会背叛本宫,但是她绝不会这样卑鄙的出卖本宫。”贺汶君肯定的说。
  水清浅只是不喜欢她贺汶君这个人而已,她的本心不坏,她背叛的只会是贺汶君这个人,而不是漠北大片疆域。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水清浅只是单纯的恨着害她家破人亡的贺汶君而已,她爱漠北那片疆域,一如贺汶君爱着选在千万年之后的那片天空一样。
  所以水清浅背后的人绝不会是鸡鸣狗盗之辈。
  “她为什么要背叛王妃,王妃对咱们虽然说不上一视同仁,但也都是好的,比起别人家的下人
  丫头,咱们跟在王妃身边不知道幸福了多少倍。他还有什么不满足的?”流苏越说越激动,当真是更不得直接那把菜刀冲上去将背叛贺汶君的那个人碎尸万段。
  明霜一直都是江湖上人所皆知的组织,可是却鲜少有人会将这个十余年前这个凭空出现,一夜成名的组织跟朝廷联系在一起,更不会有人刻意去打听这样一个组织。
  明霜在江湖上以情报和杀手出名,只要你有足够让明霜动心的银子,就没有打听不到的消息,只要你出的钱足够多,就没有杀不到的人。
  而今祖祖辈辈一直镇守漠北疆土的许大将军居然倒戈投靠了北齐五皇子,两人正在大力追寻明霜。
  明霜一直都是以江湖组织的形式出现在九州天下,跟朝廷从来都保持着距离。
  若说这两人是想找明霜买消息,或者想找明霜杀个人,别说贺汶君不信,就是这天下随便找个人也不会相信的吧。
  毕竟这两人要实力有实力,要势力有势力,是得多想不开才会找别人买消息?
  明霜的消息确实是绝对的准确无误,可是谁能保证明霜不会将他们的消息转手卖给别人呢?
  如今大肆寻找明霜,总给贺汶君一种不安的感觉。
  “北齐五皇子……”贺汶君捏着青瓷杯盏,嘴里似喃喃自语,“北齐镇南王有什么动静?”
  话锋一转,又提到了北齐那位与东陵容王比肩齐名的杀神。
  “镇南王倒是没什么动静,据说北齐太子主动找上了镇南王,想要与镇南王合作。”流苏亲自为贺汶君斟满一杯温酒。
  “还真是急不可耐。”贺汶君眼角的嘲讽那样明显,也不知是在嘲讽北齐太子还是与太子敌对的五皇子。
  “横竖跟咱们没关系,王妃操心别人不如多操心操心自个儿。”流苏没好气的将酒杯放在贺汶君手边。
  贺汶君笑了,知道这丫头在气什么,这丫头觉得她不珍惜如今的安宁,不珍惜凤离这么个好男人。
  “小丫头还越来越有脾气了呢。”贺汶君宠溺的语气听在被称作小丫头的流苏心里格外不是滋味。
  “王妃,奴婢不小了,认真算起来奴婢还比王妃大半岁呢。”流苏不喜欢贺汶君总是一副少年看成的样子。
  明明她还那么年轻,她该是明媚的,天真活泼的,不该是这样成熟老练的。
  “流苏莫不是忘了本宫是谁了?”贺汶君那余光撇了她一眼,声音不轻不重却足以让流苏听的真切。
  流苏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她们家主子总是有办法让她伤感,也总是一句话堵的她余下的话再难出口。
  “流苏,你要知道这九州
  天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说什么南湘容氏可以掌管九州大局,可是流苏,这个世界上的领土划分,从来不是那一个人说了就能算数的。”
  贺汶君难得的正色。
  确实,这个世界上,人们总是情愿去相信鬼神,也不愿相信事实。
  九州大局四国鼎立的局面已经维持了将近一千年,够久了,是时候合并了。
  “北齐镇南王可不是个只会领兵打仗,征战四方的莽夫,他有勇有谋,比起凤离也丝毫不逊色。”
  所以五皇子和许大将军的秘密联合,连她贺汶君都查的到的事情,她不信那个男人不知道。
  不知道的情况只有一种,那就是故意为之。
  所以他又要干什么?
  “俗话说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同样朋友的朋友未必就不是敌人。”只一会儿的功夫,原本面色沉重的贺汶君缓缓勾唇一笑,似乎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办法。
  “王妃又想到了什么?”跟着贺汶君这么多年,流苏绝对不是个笨的,可是很多时候贺汶君的心思她连十之一二都猜不到,如果贺汶君有心相瞒,莫说旁人。
  就算是流苏也未必察觉的到,或许事情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别人都还没反应过来整件事情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
  “四皇子当了太子杀人的那把刀,可是最后却一不小心将自己给折了。这就是所谓的宝刀已老,不中用了。”流苏皱眉,没空明白自家主子这跳跃性极大的话题究竟是要表达什么。
  一双灵动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贺汶君,求知若渴啊。
  “啧……”贺汶君浅酌一口杯中热酒,娓娓道来,“太子利用了四皇子,秦南王府的灭族少不了太子的手笔。”
  “可是试问当年不过十八的少年,哪里来的那么大能耐扳倒一介枭雄?”
  “纵使四皇子从小就征战沙场,太子也少年老成,可是他们两个加起来恐怕也不够我父王打牙祭的。”
  所以这背后隐藏着的那个人才是最罪大恶极的那一个。
  “是许大将军!”一声惊呼,平地风波,流苏瞪大了眼,不敢置信。
  许大将军不是秦南王麾下战将,却也与秦南王府有着点头之交。
  许大将军曾经还受过秦南王的恩惠,为人也一向以忠厚本分著名。
  “不一定是他,但这个人他一定认识,还很信任。”贺汶君一点都不激动,脸上看不到一丝一毫的情绪起伏,就好像是在说着别人家的事情一样。
  整件事情越来越复杂了,原本所有人都以为秦南王府的灭门惨案是四皇子一手促成。
  直到四皇子倒台,贺汶君才发现了四皇子一直
  都是杀人的那把刀,而握刀的人却是一向以仁厚贤德文明的太子殿下。
  可是整件事情中却一点都找不到太子的痕迹,就好像贺汶君拿到的信息是人伪造的,专门用来陷害太子殿下的一样。
  可是越是这样毫无干系,才越是可疑。
  而且,从北齐来的消息,有了她长姐华荣郡主的消息了。
  虽然并不能完全肯定,但是那一幅画像足以让贺汶君倾尽全力了。
  “朋友的朋友……”贺汶君想到这句话是莫名的想笑。
  那个少年老成,又固执得可怕的大男孩啊!
  贺汶君希望他们都好好的,她不希望那些阴暗的东西将他们的心染的污浊。
  一如贺汶君前世所听过的一句话,“所有的欢喜我与你分享,所有的苦痛我比你先尝。”
  贺汶君大概没想到,这句话在往后余生的许多年里,成了贺汶君生活最真实的写照。
  “我想宫里那位应该是坐不住了。”贺汶君遥遥望向皇宫的方向,眸子里晦暗不明。
  说的是谁,贺汶君没明说,因为流苏知道。
  为什么坐不住了,因为想要皇位的不止皇家子弟,但凡手上有权有势的,有几个人没肖想过那个位置呢?
  不过是有没有勇气坐上去而已。
  (本章完)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漠月星辰,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