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广州,石坚父子的杀意
作者:白袍飞扬      更新:2022-08-05 16:11      字数:4883
  张敬刚穿越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有些搞不清楚自己所处的地里位置。
  不过在知道了岭南省的省城名字之后,他就清楚了。
  因为岭南省城的名字,叫广州。
  所以看来这个世界虽然和后世的世界或许很多事情并不重合,但地理应该是重合的,相差不远。
  任家镇离省城广州的位置颇远。
  省城算是位于岭南省的中心位置,而任家镇却是在东边,靠近江右省了。
  不过还好的是因为两处地方都是靠向沿海地带,在这个时代是最繁荣的地区,沿路上都是好走的官道,而且路上还不乏镇子、县城,落脚的地方很多,所以赶路倒也没有那么辛苦。
  最终在五天之后,众人抵达了目的地。
  看着眼前风格迥异的高大建筑,穿着时尚的人群,贩卖着各种新奇玩意儿的小贩,秋生和文才都有些看花眼。
  有种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感觉。
  这两人,都是第一次来省城,原来基本上一直就待在小镇上,见识过最大、最繁华的地方,也就是平安县城了。
  但平安县比起省城来,又是小巫见大巫,根本没得比。
  看着繁华无比的巨大城市,各种稀奇古怪不曾见过的东西,两人眼光都有些不够用了。
  九叔和蔗姑两人,倒是来过省城,但那也是将近十年前了!
  已经过去很久。
  这过去的十年,又堪称是世界动荡不安又变化极快的时间,所以省城与他们记忆中的模样,也已经是大不相同了,几乎都快要认不出来。很多新奇的东西,都让两人啧啧称奇,是不曾见过的。
  当然,蔗姑和秋生文才一样,会将这种好奇与惊讶直接表现出来。
  而九叔是一个比较喜欢端着、很爱面子的人。
  就算心中好奇,也会表现得若无其事,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
  似乎这些新奇的东西,他都见过。
  甚至还会与‘好奇三人组’划清界限,和张敬与任婷婷走在一起,似乎是我们都是见过世面的人,你们三个是土鳖,羞于你们为伍!
  “呜呜呜呜呜……”
  忽然不远处传来一阵奇怪的轰鸣声音,浓烟飘过只见一节又一节裹着黑色铁皮的箱子连接起来,呼啸而过。
  速度极快,就算是天下间最快的骏马也难以与之相提并论。
  火车。
  作为穿越者的张敬,和在省城上了很多年学的任婷婷来说,对于这种交通工具自然不陌生。
  但是对于其他人来说,却是震撼不小。
  “哇,这是什么?跑得好快啊!感觉像是一头大蜈蚣诶!”文才指着火车惊呼道。
  秋生也瞪圆了眼睛,说道:“什么蜈蚣啊!你看它下面明显有车轮啊,这就是马车!嗯,很多辆马车拼凑起来的,所以才会这么长!”
  文才不服气,问道:“马车?那怎么没看见马匹在前面拉呢?你看车轮都是自己滚动的!”
  “也是哦。都没看到马匹。”
  秋生挠了挠头,好奇的转过头,看着一副‘我很懂’、‘我很见过世面’、‘你们不要大惊小怪’模样的九叔,问道:“师傅,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九叔本来正在尽力克制自己不要表现得太不淡定呢,接过哪知道忽然两个徒弟跑过来问他问题,当即身体就僵硬了一下。
  十年前,省城还没有这玩意儿呢,我哪知道是什么!
  不过当师傅的,肯定是不能在徒弟面前说不知道的,面子得维持住。
  于是九叔很快压下了内心的慌张,双手背负在身后,看了眼张敬,淡淡地道:“张敬,你告诉他们这是什么。”
  张敬闻言,费了好大的力气才忍住没让自己笑出声来。
  师叔还是他印象中的那个九叔啊……
  真是一点也没变,还是那么喜欢装面子。
  文才和秋生这两个货,说自己得到了九叔的真传,喜欢吹牛逼,比起九叔来,自己的功力还差得远好吗?
  “这是火车。”张敬笑着说道。
  “火车?车上没看到任何的火焰啊?”文才好奇的道。
  “额……反正他就叫这个名字就对了。”
  张敬无语地解释道。
  文才这家伙有时候真的是神逻辑,脑回路很清奇。
  火车上就得有火,那你的名字叫文才,岂不是有文又有才?
  秋生好奇地问道:“师弟,这火车它是怎么自己跑起来的啊?”
  张敬指了指火车头前面竖着的烟囱以及不断冒出来的白烟,说道:“火车是靠蒸汽机运转的!就是这火车里面有煤炭在烧水,使水变成水蒸气,从而推动活塞运动,使火车运行……”
  张敬简单的解释了一下蒸汽火车的运行原理。
  不过看着众人都一脸懵逼的望着自己,随即又好笑的摇了摇头,没再解释下去。
  虽然蒸汽机原理虽然是后世学过物理的初中生都明白的,但对于这个时代的人来说,却都太超前了。
  就算自己解释得再详细清楚,他们也不可能明白。
  就连任婷婷都是目光带着崇拜的看着张敬,说道:“敬哥哥,你好厉害哦。我都坐过好几次火车了,但却不知道火车究竟是怎么运行的呢……”
  张敬笑眯眯地道:“我知道的事情多着呢,以后婷婷你就知道了。”
  任婷婷认真的点了点头,说道:“虽然我在省城读了很多年的书,但是感觉懂的东西比起敬哥哥你来,差了好远,以后得多向你请教。”
  文才和秋生却是懒得听这对小情侣探讨‘学术’上的问题,听到任婷婷说她做过火车,都十分好奇。
  “婷婷,你还坐过火车啊?坐火车是什么感受?和坐马车比起来怎么样?”秋生好奇地问道。
  任婷婷想了想,说道:“坐火车刚开始的时候有点不习惯,后面就好多了。火车的速度比马车快多了,如果任家镇有铁路的话,从任家镇到省城,估计半天的时间就到了。还有就是坐火车的话,再车上可以吃西洋餐……免费不要钱的。”
  “哇!坐火车还能免费吃西洋餐?这么好?师傅,我们也去坐坐火车好不好?”文才和秋生两个好奇宝宝吃货,闻言顿时就忍不住了。
  张敬也是有些惊讶。
  这个他也不知道。
  坐火车还能免费吃饭?还是吃西餐?
  后世坐飞机都没这么好的待遇啊。
  不过想想也是。
  这个时代,坐火车可比后世坐飞机都要高大上多了,普通人一辈子估计也没机会坐上去。
  九叔瞪了两个徒弟一眼,问道:“你们想坐火车去哪里啊?”
  文才和秋生有点垂头丧气。
  是哦。
  他们就算有钱,也找不到坐火车的机会。
  坐火车可不是坐马车,是需要出远门才能坐。而且还是出远门的地方,正好有铁路才行!
  比如,去京城。
  众人大致逛了一圈,开了开眼界之后,还是很快先去了落脚的地方,任家在省城的宅子。
  这套宅子,自然肯定是远远比不上任家在任家镇的独栋别墅那么极尽奢华,占地宽广了。
  但却也不小,至少比起一般的富豪人家的宅子也是一点都不差,也是任家耗费了大价钱才在省城置办上了这么一套宅子,住张敬一行人是绰绰有余了。
  接下来。
  便是打听清楚那阴司之神选举的日期,然后好好替九叔争夺一次。
  至于张敬自己,他对于阴司之神的位置已经没有觊觎之心。他现在想着的是这次省城之行,有没有什么机会,能够让自己赚一笔功德值!
  现在他的功德值,基本上已经花光了,只剩下一百多点,是该赚取功德值的时候了。
  “也不知道这次来到省城,会不会直接开启《僵尸至尊》的情节。”张敬在心里琢磨道。
  要是在争夺了阴司之神后,直接开启了《僵尸至尊》的情节,那张敬可就有机会赚取一大笔功德值了。
  甚至比他在酒泉镇、腾腾镇赚取的功德值还要多!
  因为在《僵尸至尊》电影里面,不仅有着大批的僵尸,而且最恐怖的还是石坚竟然动用了某种极其邪恶的秘法,将无数的地下埋藏的尸骨‘复活’,变成宛如僵尸一般的丧尸大军!
  按照电影里面的丧尸大军规模来看,绝对比腾腾镇的僵尸队伍还要多很多!
  要是能够遇到丧尸大军,张敬将其完全荡平,功德值的收入恐怕得以万为单位!
  所以,想到石坚会如此不留余力的给自己制造‘经验怪’,张敬其实都有些舍不得杀他呢……
  ……
  ……
  石坚的道场没有像九叔那般修建在城郊,反而是修建在广州城位置最好的地段之一。
  在这繁华之地,石坚的道场占地还极大,修建得极为有格调。
  虽然他没有把自己的道场弄的很俗艳、豪华的样子,但很多地方却都极其考究,用料、装饰都处处透露着不平凡。
  真正的做到了在‘闹中取静’,在最繁华热闹的地方,修建了一座可以清修的道场,逼格极高。
  当然,想要做到这一点,必然需要大量的财力来支持。
  所花费的钱财数目,绝对是让九叔、四目道长等人难以想象的。
  其实,对于修道之人来说,特别是像九叔他们这样修为已经很高,达到了炼师境的高人来说。
  如果可以不再顾忌自己的道心,舍弃自己所坚持的底线与准则,要赚钱,真的不是一件特别难的事情。
  有一百种、一千种方法可以一朝暴富!
  就像是对于普通人来说,赚大钱的办法都明明白白写在刑法里面。
  而对于九叔他们来说,赚大钱的办法,都写在了茅山戒令里面!
  练功房。
  石坚穿着一身道袍,披头散发,正在盘膝打坐修炼,浑身被雷电缠绕着,威势惊人。
  忽然,练功房的门被人推开,一脸兴奋的石少坚推门走了进来,激动地道:“爹,你猜我今天看见谁了!”
  石坚缓缓睁开眼睛,身上的雷电也逐渐消散,淡淡地道:“看见谁了?难不成,又来了什么门派的高人?”
  因为要选举新的‘阴司之神’,最近的广州城可谓是热闹得很,道教高人八方汇聚。根据石坚得到的消息,现在广州城内,修为达到了炼师境以上的高人,就已经超过两位数了!
  并且这一数字,还在不断在增加中!
  恐怕到了真正选举‘阴司之神’的哪天,争夺的人数恐怕会有将近二十人!
  不过,石坚对此也并不在意。
  炼师境的同道中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并不觉得这些人有资格跟自己来争夺。
  真正让他感到有些忌惮的,只有两三个而已。
  比如那龙虎山天师府的常月真人。
  此人也已经是修为跨入了法师境,实力恐怕也不比他弱。
  不过他的优势是广州城乃是他的地盘,连总督府都与他关系极好,总督本人对他都也很看重。只要他好好谋划一翻,做好准备,常月真人也对他构不成真正的威胁!
  所以阴司之神的位置,石坚是志在必得!
  如果能成为阴司之神,他的修为必将百尺竿头更进一步,将来达到天师境,或许都会有希望!
  “不是,不是!”石少坚眼神中兴奋与仇恨交加,恶狠狠地道:“我看见了林九,以及那个张敬!”
  上次去任家镇,被张敬重伤,这个仇石少坚可是一直记在心里不曾忘记。
  要不是他父亲跟他说,在任家镇他也不是张敬和九叔的对手,真正动手起来吃亏的事他们,他都忍不住要央求他父亲去报仇了。
  没想到,今日他却在广州城看见了这群人!
  石坚闻言也是眼睛微微一眯,诧异道:“他们来广州城了?”
  “是的!我绝对没有看错!就是他们!估计是那林九,也得到了消息,想来争夺阴司之神吧?”石少坚冷笑着说道。“爹,在任家镇,咱们拿他们没办法就算了。可现在他们竟然敢来到我们的地盘,这不是找死吗?可不能放过他们!”
  石坚眼神中也有着杀意浮现。
  但最终,他却是摇了摇头,缓缓道:“此事,不要轻举妄动。”
  石少坚见状一愣,随即着急地问道:“为什么啊?爹你该不会想放过他们吧?”
  “放过他们,自然是不可能的。”石坚阴森的脸上浮现一抹冷笑,淡淡地说道:“不过。现在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去争夺阴司之神。其他的所有事情,都没有这件事重要!在这之前,不要节外生枝!”
  “而且,既然林九也来争夺阴司之神,必然不会早早离去。等我将阴司之神抢夺到手,再慢慢来收拾这几人。”
  “放心,我肯定不会让他们活着回去就是了……”
  石坚可不像他儿子一般,是个毫无城府、沉不住气的人。
  </br>
  </br>
  Ps:书友们,我是白袍飞扬,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