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 陆护院
作者:苏清颜      更新:2022-08-05 16:11      字数:3798
  不知道哪里跳出来一堆黑衣人,拿着刀就奔着二人过来,白青悠看了一眼,才七个人,云芷在一旁,这些人根本就不算什么。
  而且她方才感知了一下,这些人里面没有人有神诀,对付起来就更加容易,只是一件事让白青悠不解,谢谢人究竟是谁派来的。
  “你们是什么人!”白楚怀挡在白青悠前面,连连后退。神情依旧没有一丝恐慌,将白青悠挡的严严实实的。
  “我们是取你性命之人,不过我们不过也就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罢了,那个女孩拿了本来不属于她的东西,我们是来杀人灭口的。”
  为首的人提着刀指着白青悠二人,可能是太过自信能将二人杀掉,所以将事情交代了一二。
  听这人的意思,是白青悠拿了什么东西,要说拿东西恐怕只有左涵的易容术了。看这些人的身手也并不是很厉害,也不是职业杀手,看来只有那大家闺秀的左涵才会如此了。
  “尔等可知道我是什么人?”白楚怀问道。
  “小小皇商而已,黄金马车不够你惹眼的了。祭个拜也得坐着黄金马车,白楚怀,派我们杀你们的人身份可是你们比不起的。不过……你身后的白家主如果愿意陪我们哥们几个乐呵乐呵,我可以考虑留你们一个全尸。”
  那为首的人看见白青悠的小脸蛋就起了色心,听见白楚怀的话很是不屑地说道。周围的一些黑衣人也一同笑了一起来。
  “怕是你们没那个命!”还不等云芷她们赶来,来的人是白青悠朝思暮想的陆子衿从天而降,将神诀化作冰凌刺向几人的脚尖前。
  那七个人吓得够呛,直打哆嗦。
  陆子衿驾着轻功,走到白青悠面前,只可惜,有个白楚怀挡在了前面。
  陆子衿咧嘴一笑,“伯父好。”
  白楚怀摸不着头脑,这个男子是谁啊。要说是仗义救人的江湖少年怎么着也不会叫他伯父吧,难道此人也是想对悠儿图谋不轨不成?
  想到此处,白楚怀又将白青悠漏出来的头推回了背后,让白青悠不禁失笑,陆子衿的笑容也尴尬在脸上。
  “你们怎么还在这里?难道是想死吗?”陆子衿不好对白楚怀发火,转身冲着那帮黑衣人,眼睛都冒着火光。
  好不容易回来见小悠悠,被打扰也就算了,连脸都不让看了!什么世道!
  “我们……我们……我们这就走……您消消气。”黑衣人见陆子衿这副要吃人的面孔,在不跑就是找死了!都落荒而逃。
  “爹,这是我请的护院,陆子衿。”白青悠将白楚怀的胳膊放下,走到陆子衿的面前介绍道。
  白楚怀皱着眉头表示不信,一个护院居然叫他伯父?而且一个护院居然穿蚕丝绸缎?一个护院长的如此妖孽?
  “伯父……”陆子衿刚要上前拍马屁,结果白楚怀就负气走了。
  “诶?这是什么情况。”虽然同白楚怀相处的日子很短,而且言语不多,可白青悠还从来没见过白楚怀如此不给面子的的时候。
  “没事,我懂我懂。”陆子衿摆摆手,冲着白青悠笑着。
  “你盯着我干嘛?”白青悠被陆子衿盯得有些发毛,虽然自己有时候也挺想他的,可是突然这样,有点不太习惯。
  “许久不见,小悠悠你真是越来越漂亮了。”陆子衿看着白青悠越发白嫩嫩的小脸,真想亲上一口。
  “你个臭流氓!”白青悠踢了他一脚就要走,却被陆子衿抓住了手腕。
  “我找了些药膏,这个清露霜是我特意寻来的,听说涂在伤疤上能让伤疤消除,你试试。”陆子衿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瓶子很是好看,递给了白青悠。
  本来他想亲自抹上的,可不远处白楚怀的眼神死盯着,陆子衿实在是有心无力啊。
  白青悠接过小瓶子,冰冰凉凉的,光是瓶子就很舒服,还有一股淡淡地薄荷香。想不到陆子衿还真贴心,只是不知道是觉得她伤疤丑还是想让她看了不伤心。
  二人朝着马车走了过去,而白楚怀见他们过来了,就上了马车。
  陆子衿跟着白青悠走到她的马车旁的时候,就听到白楚怀的声音从前面的马车里穿了出来。
  “陆护院,你就与我同乘吧。”
  弄的白青悠和陆子衿都是为之一惊。
  白青悠:爹叫他做什么?
  陆子衿:未来的老丈人真不好糊弄。
  无奈之下,陆子衿朝着白青悠点了点头就过去了。
  “伯父。”陆子衿嬉皮笑脸地上了马车,坐在了一旁。
  “你与悠儿何时相识?”白楚怀闭着眼睛问道。
  “两个月前,只不过在下早就认得四小姐了,只是碍于身份,没能提早相识罢了。”陆子衿挠挠头,他这算是提前见了岳丈大人不成?
  “你又是什么身份?”刚好这小子提到身份,那他就问上一问!如此容颜,如此家财居然惦记他家女儿!
  “实不相瞒,在下身份只能秘而不宣,如今还不到时机。不过伯父放心,在下守在小姐身边百利而无一害,至于原因,在下猜伯父明白的狠。”陆子衿笑道。
  而听到这里白楚怀却不再言语,不管陆子衿是什么身份,但是他有一句说对了,就是白府不能保悠儿平安。而母亲至死也不知道,白府被人盯上都是因为他。
  许久。
  “那,就请你好好护住她。”白楚怀闭目养神说道。好似在对陆子衿说,也好像是在对自己说,更像是谁的嘱托一样。
  陆子衿听了,应了一声,因为他知道什么承诺都是无用的,只会让人暂时安心而已,希望越大失望就越大。
  又一个时辰。
  等白青悠一行人到门口的时候,白府所有人都跪在圣旨面前。只见那陈公公手里拿着圣旨,看那样子还没有打开的样子。
  陆子衿见状,下了马车趁人不注意就跳上房梁了。剩下白青悠等人走到圣旨面前行跪拜之礼。
  “奉天呈祥,璃皇降旨。南淮私盐事件传的沸沸扬扬,特此批准白府家主白青悠乃皇商白楚怀之女前往平事,三日后进宫接令牌启程,钦此!”
  “民女接旨。”白青悠接过圣旨,磕头谢恩。
  众人起。
  圣旨一下,有人欢喜有人愁,最开心的莫过于周氏了,只要白青悠一走她就想办法将良儿救出来。最忧心的莫过于白楚怀了,但二房嫡系的担心也不比白楚怀少。
  “陈公公……”白楚瑾又开始了他的那一套,想从陈公公那里得知此事是为何。
  按理来说此事应该有当地官员,或者璃皇派个钦差大臣过去,派白青悠过去算怎么回事?一个皇商之女,无权无势,如何压的过那些人?
  别到时候事没办成反而惹得白府满门抄斩。
  白楚怀站起来走到白青悠身边,一直盯着看着她。怪不得对他下家主令,怪不得事情要同他说清楚,原来她早就知道!
  “爹爹,这是做什么?”白青悠歪着头看着白楚怀,眨了眨眼睛。她这个便宜爹是咋了,站在她旁边干啥,还不说话。
  “随我来。”白楚怀走在前面,背着手。
  白青悠也不管什么陈公公了,直接就让烟儿她们去接待,自己跟着白楚怀去了。
  ——白楚怀院落。
  “璃皇这次派你前去一定是有人在暗中搞鬼,我这就写一封信给你,为父在南淮有个朋友,你若有什么困难且去拜访他,凭借这封信,他必然会祝你一臂之力。”
  白楚怀坐在桌案旁开始写信,白青悠看着他写了不到十个字就将信纸放到了信封里。
  如此看来,她爹知道是谁要搞垮白府了。
  “爹,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白青悠将信收了起来问道。她知道她爹这些年经商五湖四海,定然是阅人无数,如若不然她也不能同赤炫国度三皇子订下婚约。
  “不过是陈年旧事罢了,都是上一辈的恩怨,你莫要掺合进来,爹可以应付的。”白楚怀淡定说道。现在让他唯一忧心的是,林锋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如若不然也不会这么快下手。
  白青悠不在说话,坐在凳子上。
  “此次出行你一定要多加小心,怕只怕想要杀你的人不知一两个。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无权无势皇商之女,就是一块诱人的唐僧肉,你一定要万分小心!”
  白楚怀好像有些紧张,眉头一直紧促,不曾展开。
  “悠儿心里清楚。”
  又聊了一些,白青悠就离开了。这次出行虽然杀机重重,可是到也是个不可多得的机会。此次说什么她都要想两个好蛊虫,这个林雨燕说什么精通蛊术,那她就好好研究研究在去对付她!
  上次那么轻松将她杀掉了,她怎么着都得报仇!这次出行钱庄的事情白青悠交给了白楚怀,希望等她回来的时候会有所盈利吧。
  “小悠悠,此次出行我陪着你。”陆子衿突然跳到白青悠面前,绝世容颜冲着白青悠眨了眨眼睛。之前在清风确保安全的时候他放心待在神度了,而这次满路荆棘,他怕清风一个人不行,他要为小悠悠披荆斩棘!
  “怎么?你又不忙了?”白青悠躲开了陆子衿,径直往自己的院落走去。想来她已经一个月余没有看到他了,幸好这次他赶回来了。
  “天下所有的事都不及你的事重要,我自然是将你放在第一位了。”陆子衿看到白青悠有点吃醋的意思,眼睛都已经笑弯了,甚是好看。太好了,小悠悠终于开窍了。
  陆子衿围着白青悠转,一路上说着好话,讨好白青悠,可这一幕让在一旁偷看的白语嫣看见了。
  方才的马车内别人没看见她可是看见了,陆护院回来了,只不过不知道去哪了,但是她可以确定的是,白青悠的院落一定会有他的身影。
  她刚在这里躲着就看到了如此情景,手里的帕子都被她揉烂了。白青悠,你这个水性杨花的贱人!有个三皇子还不够吗!你给我等着!我一定要你付出代价!
  </br>
  </br>
  Ps:书友们,我是苏清颜,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dazhuzaiyuedu(长按三秒复制)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